高晓松:当大数据撞上音乐创作

编辑:xisimi
分享:

  在今天的未来互联网峰会上,阿里音乐集团董事长高晓松,跟大家分享”音乐生产过程衍生的商业创新“。大数据对音乐创作有用吗?互联网对传统音乐产业到底意味着什么?音乐版权问题怎么解决?阿里音乐接下来有哪些大动作?洋洋洒洒的演讲全文,小编一字不删全部奉上给大家!
演讲结束,高晓松迅速放下话筒穿过会场抱起吉他,大疯音乐节燥起来啦!

  高老师的演讲全文如下:
  大家好!瘦了吗?确实瘦了有10斤,离向我们马总靠近还是有差距的,还得继续努力。今天让我说创作与互联网,所以就不用很长时间了,因为创作和互联网的关系不是很大。整个音乐产业,内容产业和互联网的关系是很大的。但是创作是其中最特殊的一部分,所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我自己也创作了很多年,现在也服务互联网公司,所以这两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我说一下。
  之前我在一次网上大会上说,大数据对创作没用,然后好多产业人士就很气愤,觉得大数据仿佛是无所不能的,大数据怎么可能对创作没用呢?大数据对所有的一切都有用。从最基本的哲学来说,上帝从来不给人类一个解决一切的方案,因为如果有这么一个解决一切的方案,那上帝本人就没用了。我不觉得人类突然拿一个能解决一切的东西,比如说大数据,或者是什么别的。
  其实互联网对我来说,它主要干三件事,一件事叫数据对数据,数据对数据,其实对音乐产业最大的用处是发行,这些年,基本上数据对数据非常精准,非常普遍,所以基本上把传统的音乐也好,内容也好,发行渠道全部摧毁而且代替掉,这确实是大数据非常管用的地方,这是大数据在发行上。
  第二件事,数据对人,数据对人对内容产业,音乐是内容产业的一部分,实际上对推广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不像数据对数据完全替代了传统的发行渠道,数据对人这件事在推广上,代替了大部分的渠道。但是还是没能完全代替,因为还是有电视,大家发一张新唱片,发一部新电影,还会去快乐大本营比划一下,去电视、传统媒体比划一下。这也是大数据或者互联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第三件事,人和人,数据和数据,数据和人,对创作其实没有特别直接的影响,但是互联网提供的人和人的平台,是对创作有相当大的影响。应该这么说,创作这个事,本身其实跟什么都没有关系。不要说跟什么互联网、大数据没有关系,实际上跟院系都没有关系,跟你在什么地呆着都没有关系。创作本身是回答召唤的过程,有的人心里有召唤就创作了,有的人心里没有召唤,你给他什么数据,你把BAT全部的数据都给这个人,这个哥们还是不会创作,创新不以时代为转移,肖邦时代怎么创作,今天你写一首好听的歌还是一样的,还是那样的创作。创作还是需要人和人沟通,需要人和人在一起互相激发,需要高山流水。过去大家在田野里走,要走很久很久,可能走了一辈子,钟子期也没有遇到余波压(音译)。为什么高山流水那么珍贵,就是因为过去提供的平台,这两个人遇到的机率太低了,互联网时代提供了巨大的平台,让大家相遇。
  创作对相遇,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依赖的。比如说今天传下来的蝶恋花,毛主席写过蝶恋花,有很多人写过,蝶恋花是曲牌,虞美人一万首词。我不理解这些人从哪儿听到这些曲子,并且往里填词。因为过去的时代没有互联网,也没有电台,没有那些传播的工具,为什么这么多人填了蝶恋花,都是按同一个规律填的。湖南口音毛主席也是这样的。这个东西是怎么传播的?我长大了一点我明白,其实还是需要平台,过去古代的平台是青楼,大家只有到青楼里去,最近有什么流行曲子,李师师弹了一首这是蝶恋花,之前周邦彦、苏轼也填过了。那时候青楼就是所谓内容集成的平台,因为除了青楼就没有这样的平台,所以大家跑到青楼去。青楼不是大家想的嫖娼的地方,其实是一个以文化交流为名谈恋爱的地方,因为过去恋爱是一种稀缺的资源,每个人15岁、14岁就被许配了。所以大家需要一个文化交流场合,顺便谈谈恋爱这种稀缺资源。
  包括我入行的时候,觉得人和人的平台不够大,大家要组乐队,乐队怎么组起来?只能去这些摇滚演出的场子,我年轻的时候,刚入行,在北京外交人员大酒家这样的地方演出。人家贝斯手怎么比我们弹的好,然后就把他按过来喝酒,不要跟他们干了,我们鼓手这么好,吉他手这么好,就是贝斯不好,就差一个贝斯好的人。早期的乐队流动性特别大,就是因为平台小,大家选择很小,一共看见了5个贝斯手,哪怕崔健也只能在这些地方看,这个人弹贝斯,看见一个人非洲来的哥们,你吉他弹的好,你给我弹吉他,原来的吉他手就抑郁了。
  互联网这个平台,只在人和人这个部分,对音乐的创作,有这样的周边的影响,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多的人合作,和更多的作词、作曲的人合作。过去林夕那么好的大作词他也得等,他不知道那么好的曲子在哪里,没有更好的平台给林夕。互联网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可能性,我希望把所有的创作懒惰的借口,用互联网强大的人和人之间的见面的能力,把它给消除掉了。
  过去大家都说,我为什么没有创作,我为什么产量低,就是因为曲少,或者说我的作曲我为什么产量低,因为我写了曲没人给我填词。一个人叫高晓松只会写校园的风花雪月,另外一己只会写现代的摇滚,我写了爵士乐没有人给我填词,我只能放在那了。阿里音乐会在全产业链推进整个音乐产业,今天因为让我说的主题是创作,我其他的就不谈了,阿里音乐在其他产业链做什么我就不谈了,只是说在创作上能做什么?数据本身对创作没有什么大的推动作用,不能说把过去发表的所有排行榜前4首歌的音程或者和声分析一遍,发现1234机率比较大,我就到全世界互联网曲库搜1234,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排列方式就有很多,不能说拿和声去搜,1645的排列,大家听李宗盛大哥的歌,以及那个时代台湾最流行的歌,主副哥和声排序就是1645的排列。这个不需要互联网提供大数据,这是小数据。一共40首歌,我听到的都是这种和声排列,我就这样做,这不是大数据。
  在整个娱乐行业,“互联网+”或者互联网化的过程中,包括我来到这里,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互联网行业习惯精算,特别喜欢把什么事精算。但是内容行业,是没有办法精算的。内容行业不是一个西医行业,西医行业需要精算。内容行业精算不出来。我在好莱坞工作几年,我经常问他们,你们经常吹自己如何工业化,我就问索尼,杰克逊去世了,再弄一个出来,你有全球最多的数据,有全球最多的工具,为什么不再做一个杰克逊出来,你也没有弄出一个gaga,不是测量一个数据精算怎么办,然后成批生产杰克逊,是生产2.75个杰克逊正好,还是生产1.5个,你一个也生产不出来,半个也没有。相当于中医行业,你需要有很多的经验,把脉,要看看他的脸也就是这样,大概说一个,为什么大家批评中医,就是因为中医的准确率不够高。但是内容行业的准确率可能比中医还低,把完脉,看完脸,你说你能活,结果没有活,我怎么看你也不会火,但是你又火了。全世界如果有一个数据分析,或者有这样一个机构,我能准确看出内容的价值,这个人就是世界首富,比比尔盖茨还富,但是并没有。
  我跟我的IT同事经常讨论这个问题,他们不明白一个问题,我们以前老觉得产品应该做的更好一点,升级一点,2.0版、3.0版它的价值就更好一点。这个人还是这么唱歌,并没有唱的好,同样的人唱同样一首歌,是五千块钱一场,后来升级上万一场了,但是他并没有升级到2.0版的。今天我来唱歌,你没有给我完整的出场费,你给我七折,我就给你唱七折,如果这个歌手说我能唱七折就唱七折,这就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人。价值和产品本身,不是互联网想象的简单的关系。你不给我钱,慈善晚会我也这样唱,今天给我一个亿出场费,上台也唱不出刘欢那样。这个是不能精算,也不是依托数据就可以做的。阿里云能做的并不是说我们能够抓取淘宝、天猫所有的大数据就可以创作出一百首好歌,完全不是的。
  我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这几年因为阿里跟腾讯,和其他友商拼命拼版权的事,五六年前一年给我十万的版权,基本上这样的公司现在都要到两千万,我们差不多放大了,给到上游版权方的钱放大了100倍都不止。但是大家都听流行曲,大家听到这几年,因为我们给了百倍的钱,他们写出更好的歌了吗?并没有。不是说给你百倍的钱,过去大家都说盗版写不出好歌,版权制度不好,今天给这么多钱,阿里和腾讯一年砸出10个亿,没有写出更好的好歌,不是这样的关系,我怎么激励你。
  大家看我,比写同桌的你的时候更有钱,我穿的一双鞋比我写同桌的你的时候那个吉他还贵,可是我还没有写出更好的歌。不光是我,那么多的人都是这样的。你应该更好了,资源更多了,乐器更好,粉丝更多,你应该写出更好的东西。几乎大家发现,结果第一张唱片永远在人们的心里。当年我为什么爱你,今年你什么都有了,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不是这种比例的关系,不是正态分布的关系。
  互联网提供了人和人的平台,把这个规模做的特别大,只能以大浪淘沙的方式来做,我们阿里音乐在创作的环节上,会做一个巨型全球的平台,过去林夕只认识5个作曲,方文山我们把80个得过格莱美奖的新歌,只要你有意愿来,你保证把它做出来,你10块钱可以拿到得格莱美奖的曲子。蝶恋花为什么今天还有6万首?因为我们中华民族传统少,儒家的各种规定,所以我们作曲能力很低,但是我们作词能力全世界第一枪。那么多作词的人给你曲你去作,给你最好的鼓手,给你最好的歌手,把全球的资源做到最大限度人与人见面,人和人在作品上做优化的匹配。无论如何匹配,都是人和人匹配,而不是数据匹配。任何时候,大数据都不能匹配出,这儿有一首曲子是这样的,如果匹配那首词就一定能产生一个好的作品,这是任何时候都做不到的。电脑读了一个剧本就自动生成应该找谁演这个电影,哪怕这么基本的,更不要说剧本创作细节,连这么基本市场的行为都匹配不出来。怎么办?把人和人放大,把青楼放大,数据没有用,但是人和人之间匹配的可能性更大了。
  今年大家看到阿里音乐有巨大的动作,我们希望在最短的时间,看到中国音乐创作天花板在哪里,过去所有的借口,我都给你满足,你说你穷,我给你10块钱一首,几乎是白送你,阿里音乐在里面做了巨大的付出。你说没有贝斯手,我们有成千上万的贝斯手,你说没有唱小样的人,我们阿里音乐在没有成立之前,在淘宝开唱小样的就有几人,我现在都不用我认识的唱小样的,我就到淘宝店上,我给你一个曲你给我唱小样。我写那种歌找那个人唱小样,有这么多的人在这里,我们提供最大的资源的支持,提供最大的平台。希望能看一看,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产业在创作上,其他的产业链阿里音乐的布局我就不讲了,音乐全产业链,都会做巨大的推进。今天主题是创作,我要说在创作上,我希望造成一个什么呢?看到这个天花板,今天给了你那么多资源,到底能生产出多少。我不相信这是这样的曲线,给你资源越多,你就一直这样,这是不可能的。电影导演原来说没有钱没有预算,拍不好。今天电影已经蓬勃成这样了,你说两三亿,你去拍,拍完以后,男主角进了还可以换一个男主角依然可以拿到很高的票房。
  我们想看到,曲线这样起来,最后这样弯过去了,我们就知道,这个就是目前整个所有潜藏在IT公司里面可能有大量音乐人才。把你们都弄出来,让你们10块钱一首能买一个歌,可能彻底改变你的生活,至少你可以靠它生活。到底能挖出多少人才,到底在IT几十人里面挖出多少,在世界上挖出多少从前热爱音乐的。IT行业音乐人才是最多的,为什么?这是一个小道理,工科院校音乐人才远超过文科院校。我是清华电子系的,出了我,李健、水木年华,去年清华电子系招生简章,因为你在这里可以变成高晓松、李健,女生少,男生疯狂弹琴,竞争激烈。北大这么多文人,我们光一系诞生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北大,也没有看到北大出了什么优秀人才,因为北大女生太多了,北大男生谈一个爱的罗曼丝,入门级的,八个人就扑上,清华的把魔笛都弹完了,都没有几个人。这么多在清华里,在这些工科院校弹这么好的琴的,最后都混进了IT公司,当一个程序工程师什么的。所有的这些借口,我们用我们的能力,尽最大的努力,把它消除掉,让你们能够回归你们热爱的事业。一定也不是源源不断这样的曲线,所以我们要试一下,到底能有多少人才。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但是怀一分才的人也是怀才不遇,但是怀一分才的人是没用的。
  马总教我们一件事,跑起来以后,跑起来以后再看,该怎么调整。头一年,头两年,我们没有任何的盈利模式,也不需要盈利。我们最开始以最大限度的全球音乐资源能力,将整个行业向前推进。在全行业推进的路上,我们再看看,就像阿里巴巴这些年走过来一样,看看中间还有什么事可以做,今年我们会让大家看到阿里音乐有庞大的平台,庞大的资源释放,以及庞大的事件性的东西发生,希望推进这个产业向前发展。
  我这么多年特别想有一个平台,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真正把这个产业先向前推进,我希望我自己有一天,我原来写歌确实不是为了赚钱,也是因为我们学校女生少。但是既然做这个行业就得生活,需要买最好的琴。我终于非常幸福的来到这里,能跟大家汇报这些事,不是拿嘴说,让大家看到,我们阿里音乐集团,对整个音乐产业做的最大限度的努力和推进,谢谢各位。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