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正文

专访德国音乐家老锣:他可能比你我都更懂中国音乐

编辑:csmes
2018-06-30来源:中国侨网
分享:
  昨晚(28日),德国音乐家老锣和他的妻子、著名歌手龚琳娜,与上海民乐团登上上交音乐厅的舞台,首次献演新作——根据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改编的《稻花香里说丰年》。此前,老锣接受本报专访,这位德国人提出了值得我们深思的话题:中国当代音乐应该融入中国文化宝藏。


图说:老锣在指挥上海民族乐团演奏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中国当代音乐在哪里?
  穿着休闲衬衫的老锣,谈及专业问题很较真,听不得采访时有人开门关门,特地嘱咐工作人员:“帮我盯着门!”他自问自答道:“你说德国音乐的高潮是哪一年?21世纪吗?不,是出了贝多芬的时候,那是四五百年前,是历史。曾侯乙编钟代表的则是2500年前的中国音乐,也是历史,但是谱子都没留下来。”
  仅谈中国声乐——本来是很丰富的,有各种音色。他顺带谈及龚琳娜的专业——就是研究各种戏曲声腔并尽力恢复这些声腔,运用到自己的音乐中,形成自己的语言。“不能只谈《茉莉花》,那也是几百年前,出现在普契尼歌剧中的民间小调。”


龚琳娜在演唱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新的时代要有新的声音。在中国,民族音乐地位肯定比古典音乐低。要改变“中国音乐”等于“民族音乐”,因而显得比西方古典音乐“低”的认识。无论是中国的流行音乐还是艺术音乐,“都应该扎根中国文化,这是多大的宝藏啊!”但是,“现在的流行音乐就是一个巨大的模仿秀,你听,前奏不是钢琴就是吉他。”而作曲系老师教授的都是西方作曲法,“从音乐语言的角度而言,他们还没学过怎么说中文呢!”——“我们要大方得把这个问题说出来,不说出来,怎么也改变不了现状。”
  中国传统音乐好比太极拳
  老锣最近热衷为中国古诗词谱曲,因而热衷研究中国文化。起初,他到中国学文化也是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尊重。当时,他偶然在欧洲听到一点中国音乐,“为何那么伟大的中国,音乐听起来却没啥意思呢?肯定是我不懂,所以我来学。”于是,1992年他来到上海学音乐,跟着古琴名家龚一学琴。龚老师至今记得他,因为当时跟他学琴的外国人里只有老锣是音乐家,其余的都是汉学家。
  老锣对中国传统音乐的“韵”很有想法:不是单纯的“韵味”,“而是一个过程——从一个音符到另外一个音符的过程,好比太极拳一样。非常美,但看起来没有高潮,可是依然十分有力量。”


图说:老锣在指挥上海民族乐团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每一个作曲家都要找到自己的声音、自己的语言。他听了很多中国传统音乐,从民间的到古典的,融入到他自己的创作手法中:“要抓住中国音乐的魂,而当今新的音乐很少与中国文化相关。”
  中国音乐产业只有包装
  中国当代音乐很难寻觅,症结在于中国音乐产业不重视内容,只注重包装。老锣觉得中国音乐产业中存在不少“骗子”。他们告诉大家,发展音乐产业只要做APP应用就行,还有人对标格莱美。老锣十分愤慨:“格莱美是美国音乐工业的宣传品,而不是为音乐本身发展而设立的。”中国音乐为何要对标西方商业化的标准呢?
  他最反感的是一些所谓大V,例如高晓松。高晓松是个公众人物,他对年轻人的影响力非常大,“可是,他说汉族音乐缺乏节奏感,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其次,他不懂中国音乐有什么。汉族音乐的节奏,与维吾尔族的不平衡的节奏确实不同,但是和汉族音乐一样,德国音乐也没有这种七八拍的节奏,那么如果我说德国音乐缺乏节奏感,是不是很二?汉族音乐在锣鼓方面的节奏十分惊人,在戏曲音乐上的节奏也是独一无二。高晓松自己可以喜欢拉丁音乐,但是不能因此就说汉族音乐没节奏。”


老锣在指挥上海民族乐团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中国发展日新月异。“发展太快,让人没有安全感,是必然的。所以我们更应该回望自己的历史,让更多的中国音乐家尊重中国文化,到其中挖宝藏。目前,并没有很多人为此很努力。”虽然,在德国,柏林爱乐的观众也很有限,但是知名度就是高,人们就是认可他们的票价高一些:“虽然也并没有很多人去听,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柏林爱乐是顶级品牌,这就是做得好的音乐产业。”(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