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版《我和我的祖国》冲上热搜 天府音乐:不同的词曲 同样的传承

编辑:csm351
2019-10-09来源:封面新闻
分享:
  “忆往昔、弱小的你,受人欺凌,衣衫褴褛。他们将你家庭分离,掠走你的子女。如今你带我们飞上月亮,编织纵横交错的网……”你可能难以想象,这是新版《我和我的祖国》的歌词,搭配上轻快动感的音乐节奏,大大有别于原版的柔情诗意。此前,这首嘻哈版《我和我的祖国》登上微博热搜第一,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也为其转发点赞。
  虽然如此,部分网友依然难以为这种混搭买单——“不是所有的主题都可以和嘻哈搭配,也不是所有的曲风都能衬《我和我的祖国》。”有人赞便有人踩,甚至是不堪入耳的谩骂。别人的不理解和看似的针对,这在创作者“天府音乐”主唱王梓鑫那里,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天府音乐乐队
  缘起:“年初的快闪没唱过瘾”
  嘻哈音乐是上个世纪在国外兴起的一种流行曲风,颓废与暴力通常被认为是嘻哈的主流。当几名中国四川的90后小伙要用嘻哈来歌唱中国时,他们在国外受到了广泛关注,国际知名媒体纷纷对其采访,然后将他们的创作曲解为长期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
  2016年国庆,王梓鑫与几名志同道合的伙伴在成都成立了“天府音乐”说唱组合,随着《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THIS IS CHINA》等歌曲以说唱的形式演绎后,他们也遭到了来自国内嘻哈圈的排挤——“这真的太不REAL”。
  而事实上,这可能是“天府音乐”最“REAL”的表达。
  1993年,王梓鑫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奶奶是一名老党员。他自小跟随奶奶长大,在他小的时候,奶奶最爱唱的两首歌,一首是《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一首便是《我和我的祖国》。如今,这两首歌都已被他改编成了嘻哈歌曲。致敬祖国,也是他与奶奶之间的亲情回忆。“这是我的童年,是伴随我长大的情感纽带。”每当有人DISS“天府音乐”的不真实时,王梓鑫总是笑得很无奈。另外几名队员,也同样来自于军人家庭。
  当之无愧的,《我和我的祖国》应该是今年国内最火的歌曲。年初,受央视邀请,作为四川本土新生代音乐组合的代表,与台湾音乐人陈彼得、四川歌唱家马薇一起,在宽窄巷录制了快闪版《我和我的祖国》。歌曲融入了川剧、火锅等四川元素,“天府音乐”为其演唱了中间两句说唱。
  只有两句,这对于有想法、敢于表达的王梓鑫来说,显然是不够过瘾的。
  批评:不要用英文歌词改编歌曲
  今年上半年,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策划的大型纪录片《我给祖国唱首歌》正在积极筹划中,以大量具有感染力的细节,抒发中国优秀艺术家及普通百姓对祖国矢志不渝的热爱。他们找到了在爱国青年群体里具有代表性的“天府音乐”,以及知名歌唱家李谷一,希望能通过两代人心目中不同的中国,讲述“我和我的祖国”的故事。
  队长王梓鑫欣然应允了。正是这个契机,让王梓鑫产生了新编《我和我的祖国》的想法,经过共青团中央和央视的介绍,王梓鑫将自己改编的意愿告诉了李谷一,她只回复道,“只要他们好好弄,我都全力配合。”
  得到了李谷一前辈的支持和鼓励,王梓鑫和几名队员干劲十足。要将已经烂熟于耳的经典歌曲,融于富有节奏律动的说唱,歌词必须重新填写。大量的英文说唱,是“天府音乐”一贯坚持的风格,这和他们的初衷是希望外国人了解真正的中国有关。
  然而当“天府音乐”的几名小伙将熬夜填好的英文歌词交到李谷一手上时,却遭到了这位老艺术家的批评:“不要总觉得英文就比中文洋气。”从艺数十载,《我和我的祖国》是李谷一唱得最多的一首歌,她充满了自信与骄傲。
  “我并非觉得英文不好,我的父亲就是外语教师。但是语言是交流的工具,没有好与坏,也不存在代替关系。”在李谷一的建议下,王梓鑫放弃了原本的英文歌词思路,转向中文创作。但是内容如何填充呢?王梓鑫很是“抠脑壳”。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