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跨界的四个维度

编辑:xisimi
2018-06-25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分享:

  核心素养时代,捍卫学科与突破学科的“较量”每天都在发生。
  在一节小学语文课上,教师吹响陶笛为学生诵读伴奏,学生顺其自然地醉心于教师营造的氛围中。某教研员评课时却指出:“语文就是语文,要上出语文味,那些花哨东西统统不能要。”
  如此这般,许多学科教师、学科教研员捍卫着他们的领地,将非学科的东西剔除,追求更纯粹、精准的学科教学。这样做或许对学科建设有益,但是忽略了学生的感受、兴趣以及培养学生核心素养需要具备的要素。
  核心素养时代,教师首先要做的是将人的整体发展置于教育中心。然而,人的整体发展并不是将学科知识简单相加的结果。我认为,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建设必然是跨界的。学科教学应该充分考虑学生的成长规律,而不是过分追求学科体系自身的纯粹和完备。如果没有跨界思维,教师、学科教研员都可能成为核心素养推进过程中最大的阻力。
  怎样跨界?跨界的本质是整合。课程整合并不是创新,而是课程建设本来应该有的样子,至少涉及4个维度的跨界。
  一是课程资源的跨界。一般包括4个层面:超越学科、交叉学科、双向探究和“去学科”。
  超越学科主张超越学科的局限,补充或删减教材中的内容,让学科更好地为实现核心素养服务。
  交叉学科主张发挥多学科的“杂交”优势,可以是一个学科对另一个学科的丰富和强化,也可以是两个学科共同解决一个问题,还可以是寻找不同学科的共同目标。
  双向探究则是强调打通生活与知识的联系:生活探究学科化,学科探究生活化。课程向生活进行整合,绝不会错。
  “去学科”是跨学科的最高境界。去学科,就是摒弃一切学科标准的干扰,进入一种超然状态,从而开启学生的生命智慧。
  二是学科教师的跨界。学科教师跨界强调教师拥有课程智慧,能够根据核心素养的需要,将天地万物当作育人资源。特别是不能囿于学科,根据自己的特长与学生的需求开发、实施课程,打破学科界限,整合、建构、创生优质课程资源,拓展学习时空,实现国家课程、地方课程与校本课程的整合贯通。
  学科教师的跨界,在工作状态上更加强调协同。比如我校音乐教师和美术教师把音乐与美术进行整合,两人合作完成一节课或一个主题成为工作常态。两人共同开发、集体备课、协同实施、合作展示,实现了学科的完美融合。
  以“蜗牛与黄鹂鸟”主题为例,两人共同确定学习目标,开发主题课程文本,设计了“春天音乐会”主题学习任务,并合作完成“项目开题”课堂教学。接下来的两周,两个教师带领学生探究节目的制作与演出,带领学生设计舞台布景,最后呈现出“春天音乐会”学习成果展示。整个主题学习过程中教师协同工作,没有学科的清晰界限,带给学生的则是对“春天音乐会”的完整认知与实践创生。而两个教师呈现的跨界之美、协同之美、互补之美、综合之美,给予学生更加深刻的启迪。
  三是思维方式的跨界。这指的是立足事物本质,多角度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一种思维方式。在“互联网+”时代,与技术的重要性相比,跨界思维、连接思维、“互联网+”思维更重要。
  以“陶音”课程为例,学生不仅可以把一块泥巴做成各种泥塑、茶具等工艺品和器物,甚至可以做出陶笛,用自己制作的乐器演出。在教师的支持下,学生自制工程模具,探究陶艺技术,测量打孔,调音试音,设计绘画,上釉烧制,组建陶音乐团。有了跨界思维,小小泥巴也拓展出一系列跨界课程。
  四是师生角色的跨界。核心素养时代,教师不只是负责教,学生不只是负责学。教师也是学习者,而学生可以是教学者。教师不一定是主导,学生也不仅仅是主体,师生互为合作伙伴,甚至是家庭般、亲情式的师生关系。
  在我校,教师“把自己当成孩子”,给学生以安全、温暖、希望,学生则视教师为哥哥姐姐、爸爸妈妈。我们用浓浓的爱打通精细化、网格化管理带来的冰冷,让人性的温暖充盈校园每个角落。这种角色跨界带来的民主、尊重、平等、和谐、发展的师生关系,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隐性课程。
  当课程走向跨界,核心素养才能落地。

(作者系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双语小学执行校长)
《中国教师报》2018年06月20日第7版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