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成为一名小提琴家的?

编辑:xisimi
2019-01-28来源:百家号
分享:

  文/彭广林
  我从小到大的扎实习乐过程,为我后来音乐的专业教学与推广教育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当初由于母亲的坚持,在小学四年级时从一般国民小学,转学考进当时台北私立光仁小学刚成立三年的音乐班——音乐班,这个全世界首创的培养儿童音乐专业的教育制度,至今仍是独一无二的音乐教育制度。


  在光仁音乐班,我们除了和普通班的学生上一样的一般学科,同时要上各类型的音乐专业科目,包括:个别主修(我主修小提琴演奏)、副修(钢琴),另外也要上个别的声乐课;至于管弦乐团合奏课、合唱团课、打击乐合奏课都是必修的大班课。除了音乐演奏/演唱课程外,试唱听写(练耳)丶乐理丶音乐欣赏,甚至于芭蕾舞课,都是为音乐班学生量身打造的基础课程。就这样,我在光仁音乐班从小学四年级一路念到初中三年级毕业。
  这是一个高度竞争的音乐学习环境,那时我身边的许多同学,念到初中二年级时就出国到欧美的音乐院当小留生去了。我则是初中毕业后,考上当时台湾的第一志愿艺术专科学校(艺专)音乐科修业五年,仍然是主修小提琴演奏(这些都是我1960-70年代令人怀念的学校生活)。
  但真正影响我后来投入推广古典音乐这条道路上,却是在二十二岁时,有次一位媒体朋友带我去和她一位非常敬重的新闻界大佬家中喝下午茶,席间和这位长者有了一个小小的辩论。他挑战的问我:“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对我来说是在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我却无法清楚的帮助白两者之间的不同处!就是这天下午的这一席对话,成为三年后我赴美留学寻找“什么是音乐”的推动力量。
  我是二十五岁才去美国纽约市念书的,对一个专攻音乐演奏的人来讲,年纪已经太大了。但我并不以为意,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按照自己人生的步骤,寻找自己生命的答案。


演奏现场的彭广林老师

  这一去就是十一年,从学士、硕士,一路念到博士学位——试想对一个从刚开始经济发展的台湾社会,一下子进入世界之都纽约曼哈顿的年轻人来说,那种文化冲击之大可想而知!不过这十一年西方文明的洗礼,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人打掉重练的一个过程。醒的时候就是看听学,睡觉时梦的大部分都是在台湾的情境,很神奇的是就这样纽约vs台北两个城市的版本比较就这样在脑海中慢慢建构起来,比如说“排队”这件事情:在台北是十个窗口十条人龙,还随时会有人揷队。但在纽约是十个窗口一条人龙,没有人插队!
  我是在纽约曼尼斯(Mannes)音乐院念的学士(BM)与硕士(MM),当时我在念这个学校时,她学士班的非音乐课程设计和其他音乐学院很不一样:每个修学士学位的学生,必修三年的《西方文明史》《艺术史》与《西方文学史》!这对我这个非英语系国家背景的外国学生来说,读起来可是非常的……从古埃及、古希腊,到二十世纪的卡夫卡,真是我的天老爷!不过修读这些课程,真的为我打造了跨领域的基础能力。
  但更高的挑战在后面。由于要和一位宗师型的小提琴教授学琴,我考进了纽约市立大学(CUNY)音乐研究所的博士班,念的是音乐演奏艺术博士学位(DMA)。在进来以前,就听朋友说这个学校很难念,没想到真的很难念!光是修完两年的课程,当初一起进来的同学们,大概有一半的人已经放弃了……接下来是一关又一关的博士资格考试、三场个人音乐会、博士论文写作/发表口试,等到最后把修改通过装订成册的博士论文缴给硏究所办公室,才发现自己是第七个从这个博士班拿到学位的人…真的是关关难过关关过!


彭广林老师指挥演奏

  1994那年拿到博士学位,就应聘到台湾台北的东吴大学音乐系任教。也就是在这年,收到硏究所办公室寄来的季刊(那时候还是用纸本!),封面斗大的标题:We Are No. 4!原来,这一年美国的一个专业学术评鉴机构,对当时全美的五十所音乐博士班进行评鉴,我念的博士班排名第四…还好我是事后知道,不然光是看到这个排名,大概就……
  1995年,我的人生又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发展。那年11月,全台湾第一家专业的古典音乐电台——台北爱乐广播股份有限公司FM99.7正式开播,我开始在电台制作主持广播节目,节目名称就叫“什么是音乐”!这一主持至今快要二十三年。我不敢说有什么成就,不过二十三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我时常碰到许多年轻朋友或学生跟我说:老师,我从小听你节目长大的耶!(嗯,我的心中有点虚荣感~)


彭广林老师

  我主持节目的风格应该是蛮特别的,我的节目型态是星期一到星期五21:00-22:00的带状节目,所以节目规化的方式是主题系列的形式。有一年我大概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以解剖分析CD版本比较的方式,介绍贝多芬九大交响曲;又有一次,我用28集的节目长度,介绍音乐之父巴赫所写的“小提琴圣经”——恰空(夏康)舞曲(演奏长度大约16分钟),但我是自己在节目中“现声说法”,直接拉小提琴一句一句的分析给听众听。听众的反应,可想而知!其实,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这首曲子我曾经在许多不同的音乐会中演出过,包括我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的个人独奏会中。


彭广林老师演奏小提琴

  除了主持广播节目外,我也时常受邀在不同的地方场合作音乐专题演讲,例如诚品书店敦南店的定期音乐讲座或是敏隆讲堂的定期音乐演讲,而不定期的演讲则包括台湾的各级学校、扶轮社、基金会、企业总部、政府机关等等。
  举办解说式音乐会则是我另一种推广音乐的方式。自二十年前开始,我陆续和一些志同道合的音乐家,组成不同类型的音乐重奏乐团,包括台北四重奏(弦乐四重奏)丶台北弦乐团(和20位平均年龄25岁左右的年轻音乐家一起创业的团队)与思路空间室内乐集(钢琴和弦乐的组合)。台北四重奏与思路空间室内乐集的成员,都是台湾优秀的职业演奏家;我和这些团队除了会在台湾国家级的音乐厅或各县市文化中心演出外,也会作校园巡回演出,或是去医院为病友演奏服务。


台北四重奏(图片来自facebook@taipeiquartet)

  身为东吴大学音乐系的老师,过去九年来,每年五月母亲节的那个星期六上午,都会带着一群音乐系的学生到台北市忠孝医院祈祥病房为渐冻人病友演奏音乐,藉由学习服务—服务学习的教育理念,让年轻学子深刻体认音乐对人类社会的贡献与意义。自古至今,无论西方的Liberal Arts 或是中国的六艺,均是所有大学为人类社会培养人才的核心价值!在东吴大学服务24年以来,一直希望将上述的精神落实在校园生活中,有幸在第一任学系主任任内(2002-2008),完成当时校长交办之工作——规划执行新建教学硏究大楼中之音乐学系与一专业的音乐厅。自此东吴大学外双溪校区的校园生活,有了人文艺术聚焦的亮点,各类型的音乐艺术演出活动满档!
  当去年初(2017)再回锅担任学系主任一职,因缘际会,开始规划举办「国际大师在东吴」学校旗舰级艺文活动,邀请俄国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赛得主海克、卡萨吉昂驻校两星期,举办小提琴大师、个人独奏会,并与学系管弦乐团合作,在台北国家音乐厅演出西贝流士与柴可夫斯基两大小提琴协奏曲,造成轰动!整个活动过程,并请专业摄影团队拍摄成微电影,放在YouTube 上,全世界都看地到。今年(2018)更邀请到拉赫曼尼玛夫嫡传弟子,有音乐神童美誉,高龄93岁的钢琴大师史兰倩斯卡驻校三个礼拜,举办音乐讲座、钢琴大师班、独奏会与学系管弦乐团协奏曲之夜,又一次造成轰动,两场音乐会一票难求。


「国际大师在东吴」邀请到钢琴大师史兰倩斯卡(图片来自东吴大学官网)

  当初我在思考如何筹备「国际大师在东吴」时,心中想的其实是台湾有许多年轻学子,他们并没有能力圆出国留学接触国外大师的梦,那老师就把国际大师请到学校来,帮他们圆梦好了。
  如今,我作梦都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回到我母亲的故乡——北京,发表自己的书,在豆瓣主持音乐专栏。五十年前,我母亲对我人生安排的坚持,没想到五十年后,她的儿子居然会回到她自己的出生地播种。上苍的安排实在是太奇妙了!


老师在家中备课的书房

  作者简介


彭广林

  台湾东吴大学音乐系教授,博士,拥有30余年的教学经验,与古典音乐相伴50余载;音乐家,小提琴手,曾在卡内基音乐厅、哥伦比亚大学等地举办多场个人音乐会,先后担任多个乐团首席小提琴手;音乐教育家,以“解说式音乐会”的形式,常年在台北和各地演出,普及古典音乐。
  作品推荐
  彭广林老师始终致力于古典音乐教学与普及,豆瓣时间特联合老师推出了古典音乐专栏《古典音乐的奇妙之旅》。
  ▼来自老师的寄语
  教育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在培养一个人诠释自我生命的能力:一个人说自己的故事(story),一群人在一起说故事,就是在创造历史(history/herstory)!
  十八世纪中叶,一位意大利小提琴演奏教育家Francesco Geminiani在他著作的论述<小提琴演奏的艺术>(1751)前言中提到:音乐的意图不只是在取悦(我们)的听觉,更是在表达情感、撞击想象力、影响思维与召唤热情。
  Indeed,我衷心的期待透过豆瓣的音乐专栏,能再次开启您人生动人的乐章,分享彼此生命的温度。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