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与音乐相遇,长出鲜嫩的花

编辑:
2021-02-22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

  在文学艺术的诸种门类中,没有比诗歌与音乐更为密切的了。在人类的远古时代,诗歌与原始音乐、原始舞蹈相伴而生。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诗与音乐是结合在一起的。后来诗与音乐虽然分了家,但二者一直是互相渗透、互为表里的。诗歌与音乐有相近的本质,它们都表现人的心灵世界,都要在时间的流动中展开。

  正是由于诗歌与音乐的相近与相通,所以诗人欣赏音乐,受音乐触发进而把对音乐的感受升华为诗,就很自然了。古代诗人以诗歌描绘音乐的颇不少见,仅唐代就有钱起的《湘灵鼓瑟》、韩愈的《听颖师弹琴》、白居易的《琵琶行》、李贺的《李凭箜篌引》等杰作。现代诗人中沈尹默的《三弦》、徐志摩的《半夜深巷琵琶》、艾青的《小泽征尔》、韩作荣的《听桑卡弹古筝》也均是以诗歌写音乐的名篇。

  青年诗人许劲草钟情诗歌,酷爱音乐,继承了前辈诗人以诗歌写音乐的传统,致力于音乐题材的诗歌写作。她把自己写音乐的诗篇收集在一起,推出了诗集《音乐女神》(中国民族文化出版社2020年6月出版),这是在诗与音乐接壤地带长出的一簇鲜嫩的花,也是诗歌与音乐相结合产生的宁馨儿。

  诗集《音乐女神》中的作品,可以大致分为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听乐记感,就是把自己欣赏音乐的感受用诗的意象、诗的语言传达出来。另一种类型是音乐礼赞,即诗人对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思考、追寻与赞美。

  前一种类型,听乐记感,说来简单,写起来却是颇有难度的。诗歌与音乐尽管有相通之外,但作为两种不同的艺术门类,还是有所不同的。最重要的是艺术符号不同,音乐的符号是有规律运动的乐音,诗歌的符号是语言。乐音诉诸人们的听觉,语言诉诸人们的想象。诉诸听觉的乐音可以传达欢乐、悲哀、悠闲、绝望等情绪,不受民族、地域的隔阂,因此音乐是世界通用的语言,是没有国界的。而诗歌则由于各民族、各地域语言的差别,理解起来就没有那么便捷。诗歌与音乐艺术符号的不同,导致了所传达的信息的明确程度的不同。诗歌的符号是语言,同一种语言内,符号的能指与所指是确定的。音乐的符号是乐音,乐音既是能指又是所指,符号与实体、形式与内容融合为一个浑然的整体。这一整体固然与主体的情绪状态相联系并与他的精神运动协调一致,但是它所唤起的只是一种朦胧的感觉与共鸣,这就导致了音乐内涵的不确定性与多义性。即使是描绘性很强的音乐或标题含义很具体的音乐,在听众心中也难于唤起明晰的概念与确切的意象。所以说,音乐是可意会不可言传,是很难用具体的文学语言把它“翻译”出来的。

  许劲草写这种音乐诗,就是在做这种“翻译”工作,这是一种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因为正是由于音乐表达的不确定性,不同的听众之间,由于他们的生活经验不同,心境不同,情绪不同,就会产生不同的感受。许劲草传达的感受,可能正是他们的感受,也可能偏离他们的感受。与他们感受相同的自然会颔首称赞,与他们感受不同的就难免蹙眉不语了。不过,即使是面对后者,许劲草的诗歌也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因为它起码表示了乐曲“多义”中的一义,它在召唤着更多的听众来做出自己的诠释。

  欣赏音乐,有赖于主体的审美心理结构。对于非音乐的耳朵,最美的音乐也没有意义。鉴于当下,“非音乐的耳朵”还普遍存在,国家大剧院经常请专业人员做音乐普及的工作。许劲草所写的音乐诗,实际也有个阅读对象的问题。如果读者是音乐内行,那么对她所描绘的音乐内涵,可能会有先得我心之感。但如果是音乐外行,那么阅读起来也就难于有所共鸣、有所会心了。考虑到读者的实际情况,作者特意设置了“艺术小贴士”,即对所写的名曲、名家及着名演出团体等进行必要的背景介绍,这既点明了作者诗思的由来,也有助于读者对音乐自身及诗的理解。

  作者写这类诗作的时候,要做的是用诗的语言把音乐唤起的内心感觉传达出来。音乐本身就是不确定的,它所唤起的内心感觉也就更不确定了,现在要用某种确定性的语言把它传达出来,并让它得到听众的共鸣,这几乎是办不到的。正如她在《如果协奏曲有颜色》一诗中所说:“我多想把这奥妙/用文字表述/成为永恒可以碰触/但我不能且没人能”。这表明诗人充分认识到用诗句描述音乐的局限,她之所以还要写,是因为她要发挥诗歌作为语言艺术的优势,她觉得一首好的写音乐的诗,不能简单地停留在对音乐的印象与记录上,她要借助音乐的酒杯,浇自己胸中之块垒。也就是说,听乐记感,更重要的是通过对音乐的描述把内心的情感释放出来,从而把自己内心的情绪与音乐的意象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浑圆的整体展示给读者。像这首《舍赫拉查达》:我躺在云朵里了/看阳光烘焙着云团/散出一阵金色的暖/看银鱼群穿过天际的乌云/暴风雨躲在后面/我躺在云朵里/风推着没有我的云/缓缓掠过我身边我开始变得/没有一丝重量/比风更轻盈地/在云朵间跳起/古老而美丽的舞蹈/所过之处/云朵笑了,绽放彩虹的欢颜我躺在云朵里了/比风更轻盈/比阳光更暖此诗写出了听雅尼克与费城交响乐团音乐会演奏的交响组曲《舍赫拉查达》的感觉。这感觉是《一千零一夜》的女主人公舍赫拉查达的,也是诗人自己的。了解交响组曲《舍赫拉查达》的读者固然会有同感,即使不熟悉该组曲的读者,也会从诗中体会到许劲草与自然相融合,与天地相统一的心态,把它当成一首优美的抒情诗来欣赏。

  许劲草的另一种类型的诗作是对音乐的礼赞。与前一种类型作品的思路是沿着音乐的流向而展开不同,这类作品体现的是对音乐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的思考,是对音乐美学的追寻。比如听取捷杰耶夫与伦敦交响乐团音乐会后,诗人发出感慨:“音乐女神/为何偏爱你的子民?/赐予他们/驾驭弦、键、管的天赋/在木头、金属、丝线、皮革上”。这是对音乐生成材质的揭示,与我国传统文化中“匏土革,木石金。丝与竹,乃八音”的提法不谋而合。再如《致音乐》一诗中所说:“你用陌生的旋律/带我进入熟悉的幻境……/你用熟悉的旋律/带我进入陌生的幻境……/我渴望/将身体变作某种器乐/这样便可长久地逗留/在陌生与熟悉的幻境/那些音符早已等候在此”。这里所说的“陌生”与“熟悉”,不只是针对一首具体作品的旋律而言,而是深入到音乐艺术辩证法领域的一种思考。

  在这类作品中,诗人还尽情地表现了自己对音乐的礼赞与崇拜。她还把欣赏音乐中自我与音乐的融合看成是对音乐之神的“祭献”:祭献了双眼/让自己坠入无边的暗夜/舍弃了呼吸/身体像一条起伏的波浪/耳朵长在跳动的心上/听人类文明的颂歌/无需掌声,祭献了双手/不再,几张单薄的纸/写下执拗的词句/索性祭献了自己/获得乐神的恩赐。

  像上述几首诗所写已不单是音乐鉴赏心理的描述,而是彰显了在音乐与自我相融合、音乐与生命相同一过程中所获得的心灵的自由,这才是音乐鉴赏的最高境界。
 
 ↑↑↑点击上方图片可以直达
 
       关键词: 中国音乐教育   中国音乐教育网   CSMES  音乐教育    中小学音乐教育  音乐教育投资  音乐投资   中音联投资    才艺擂台赛  音乐培训   钢琴    中音联新文旅一带一路艺术小镇  C.CMU艺术小镇   中音联邮箱csmes@126.com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