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资讯 > 正文

77岁小提琴家俞丽拿:21世纪的人一定要懂艺术

编辑:xisimi
2018-08-08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

  中国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首演者俞丽拿77岁了。
  因为精力有限,俞丽拿在70岁演奏状态还很好时办了告别演出,从此专注于教学,偶尔也开讲座。虽然告别了舞台,她还是会拉琴、摸琴,倒也不手痒。
  4月20日,在文化论坛《大家说》上,俞丽拿再次拿起小提琴,讲起了《梁祝》,讲起了自己的教学生涯。靠着风趣幽默大方的台风,俞丽拿在现场圈了一大波粉。
  关于《梁祝》:小提琴民族化的产物
  在中国音乐版图上,《梁祝》是很难逾越的一座高峰。这部问世于1959年的杰作,讲的是中国人的情感,却让全世界人都听懂了,感动了。
  俞丽拿回忆,1958年,上海音乐学院在全国各省深入生活,管弦系“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来到了浙江。从温州到宁波的路上,大家一路都在讨论国庆十周年献礼,写一部小提琴协奏曲的想法被一致通过。
  写什么题呢?当时,全国都在喊“大练钢铁、全民皆兵”,实验小组顺时代潮流报了《大炼钢铁》《女民兵》两个选题,小组成员之一何占豪对越剧很熟悉,越剧《梁祝》在全国早有知名度,他们便在给领导的报告上备注了一个《梁祝》。
  “学校党委书记孟波也是作曲家,他看到《梁祝》,就圈了《梁祝》。现在大家觉得当然应该写《梁祝》,但在‘大跃进’的年代,《梁祝》是格格不入的,他定了《梁祝》是要承担结果的。”
  俞丽拿对孟波满怀感激。提到《梁祝》,就不得不提小提琴的“民族化”,以及上音为什么要成立“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
  俞丽拿说,进入了大学后,她和同学们最大的苦恼是小提琴不受欢迎,不管是进剧场、工厂还是农村,他们都会尽量挑一些普及性很高的外国小提琴曲来演,然而,好听归好听,农村的老妈妈老爷叔根本听不懂。
  “我们唱歌的同学随便唱两首中国歌曲,他们就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热烈欢迎,我们早上6点就起来练琴了,比声乐系同学努力得多、用功得多,但我们不受欢迎。”
  在那个火热朝天的年代,年轻人总想着为国家做些什么。当时,俞丽拿感受最深的,是小提琴几百年来讲的都是西方话,中国人不喜欢也不熟悉,为了让小提琴说中国话,学校才成立了“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
  因为这样的机缘,俞丽拿和同学改编了一批小曲子,向民族音乐学习,也向二胡等民族乐器学习,“我们讲中国话了,大家听了很亲切,能听出来那种语言。”
  《梁祝》就是在“民族化”的氛围下诞生的。1959年5月27日下午3点,兰心大戏院,17岁的俞丽拿一头齐耳短发、一身白衣黑裙,第一次拉起了《梁祝》。这一幕被永远定格在中国音乐史上。
  这么大一部作品压在身上,俞丽拿当时觉得最难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风格问题。
  “最难的是味道,它是越剧来的,你不熟悉中国戏曲,你就不可能拉出那个味道来。我虽然是浙江人,没用,因为我学的是西洋那一套。所以我们研究了中国戏曲,学了越剧唱腔,还学了二胡的拉法。这是一个全新的学习过程。”
  《梁祝》里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缠绵悱恻、扣人心弦的滑音,即便是中国人也不一定能拉出风格,何况是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所以,俞丽拿并不赞同外国人一拉《梁祝》,中国人就宽容地叫好,“我是浙江人我也要学戏曲,才能处理好层次。”


  关于教育:每个学生都要因材施教
  论坛上,俞丽拿挑了《梁祝》最耳熟能详的“爱情主题”进行分节讲述,风趣、幽默、大方、生动,台下观众都被俞丽拿逗笑了,圈粉了。
  用最平白的语言讲最艰深的乐理,这是俞丽拿多年累积下来的教学经验,“因为每个学生的情况都不一样,你作为老师一定要启发这部音乐的风格、特点、内涵、情绪,所以我上课不是那么平静地坐在这,我会不停地说、不停地唱、不停地跳。”
  孩子应该在什么年龄段接受音乐教育的启蒙?
  “每个人不一样,有的孩子很小就开始了,特别是女孩,懂事早,脑子很清楚。我有个学生两岁半就开始学小提琴了,但我孙子5岁了,整天就那样,坐不住。孩子能坐住了就可以开始了,很多人不一定要做音乐家,这是艺术熏陶,好好学音乐的人不会变坏。”
  怎么让孩子坚持学下去,也是不少家长头疼的问题,俞丽拿的建议是“慢一点也要坚持”,“他有这么一个技能,以后会感谢你,因为他会交到很多这方面的朋友。21世纪的人一定要懂艺术,不懂艺术你会OUT,所以,慢一点地坚持,每天练练,每个级慢慢地考。”
  不过说起考级,俞丽拿还是呼吁大家理性看待,考级更多是给家长和琴童一个“奔头”,即便考过十级,离专业水平还是差很远。
  “有人说我十级了就可以考专业音乐学院了,我们一测并没有什么水准,因为考场就这几分钟,有的人练了前面几小节就来考了,实际上就是一个业余的形式,并不能代表你真到了什么水准。”
  从上音附小、附中到本科、硕士、博士研究生,如今,俞丽拿各个年龄段的学生都在带,且每个学生都是一对一教学。
  艺术的魅力来源于不同的个性,有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有的老师的学生是远近高低各不同。在教学方法上,俞丽拿彻底信奉因材施教。
  “我们不可能一起上课,声音都混在一起,你就听不见他对还是不对,所以一定是一对一上课。学生缺什么、需要补什么、学习过程中的特点,你都要知道。有的学生很灵,马上就能领会,有的学生要有好多启发,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年龄段也不一样。”
  不仅如此,俞丽拿还常常从学生的琴声里观察他们的情绪,是不是到叛逆期了,是不是谈恋爱了,心里是不是装了什么事,“有些人谈恋爱是帮助音乐的,有些人谈恋爱是影响学习的。”对学生来说,俞丽拿就像他们的“第二父母”,只不过婴儿期没参与,也因此,她和学生及家长的感情都很融洽。
  众所周知,不管是附小还是附中,上音都是出了名的难考,假如来了一波孩子考学,老师最看重学生身上哪些闪光点?
  俞丽拿说,小提琴最要紧的是听觉,也就是耳朵敏感性好不好,“小提琴不像钢琴,钢琴音不准是调音师的问题,小提琴音不准是他的耳朵敏感性不行。第一是耳朵,我们从他的眼睛里就能知道他的耳朵怎么样。另外,节奏感和乐感也很重要。”
  论坛当天,俞丽拿的儿子李坚也来到现场,在钢琴声里和观众互动了一番。
  李坚是国内知名钢琴家,也是上音钢琴系主任,虽然出生音乐之家,他走上音乐之路却是偶然。
  俞丽拿回忆,儿子是1965年出生的,第二年就“文革”了,“文革”期间音乐学院都停办了,家长都没想过让孩子继续学音乐。俞丽拿怕儿子到处乱逛学坏,小学下了课就把他关在家里,除了做功课,就用小提琴、钢琴把他关住。
  “现在的孩子还没学琴,将来就是小提琴家、钢琴家了,我那时候没这个想法,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将来干嘛,只是在学习过程中发现他是这块料,他的天分也确实比我高。”
  “我这个人没那么聪明,没那么高的天分,也没碰到很有经验的老师,我的特点就是认真,什么事情到我身上我都认真,而且执着。我这一辈子什么事情都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全是分配的,学小提琴是分配的,毕业以后留校做老师是分配的,给我的这个荣誉那个荣誉也是组织上领导分配的,没有一个是我选择的,但我做什么事情,就是我不乐意、我不喜欢,我也认真,我也执着。”
  俞丽拿说,当母亲最幸运的就是给孩子找对了路,路对了,即便辛苦,痛苦也会少很多,“他们这一代不一样,再下一代更不一样,全是自由选择。所以,妈妈就多给他选择最有闪光点的那一部分,你把孩子的闪光点想到了,就是你的幸运,也是这个孩子的幸运。”

-版权声明-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会第一时间删除,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