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产业资讯 > 正文

俞开明将制琴做到极致是热爱更为传承

编辑:csmes
2018-07-07来源:浙江在线
分享:





       7月3日,记者沿芦马线盘山公路而上,到达半山腰的双明民族乐器厂,扑面而来的空气沁爽怡人,忍不住多呼吸几口;远处,一片浩瀚的绿色与蓝天相接,起伏的山峦、苍劲的古树,给这座工厂增添了一丝灵气。
       “做琴一定要静心。”俞开明说,这里的宁静,把人从都市生活的喧嚣中抽离,仿佛置身于一片世外桃源。2013年搬到这里后,俞开明就在这一方清静之地,为全国最顶尖的二胡演奏家制琴。
与琴结缘 勤学苦耕
       要说俞开明的人生轨很简单又很不简单。
       简单的是,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所学、所做的行业。今年48岁的俞开明从10岁就开始学习二胡、唢呐等乐器的演奏。时间长了,俞开明又研究起了二胡的构造,25岁那年,在企业上班的他月工资不足200元,却花了四五百元钱买来红木、蛇皮等材料,比对买来的二胡,经过近两个月时间的悉心研究,做出了第一把二胡。就这样,俞开明开始与二胡结下了不解之缘。
       优秀的人总是善于自我加压。自己喜欢拉,却又买不到好琴,就想自己做一把。二胡制作名家们不愿将技术随意外传,有时俞开明为了一个技术上的问题,一连要往上海、江苏跑五六趟,直到这些名家愿意教他为止。
       1994年,为了拜上海市乐器厂质检科长陈顺德为师,俞开明曾5次去拜师求学都失败,直到第6次陈顺德才被俞开明的执著感动,收了这个徒弟。在陈顺德师傅的两年教导下,俞开明真正学到二胡制作,自身的艺术视野也更宽阔了。一心想要把二胡做好做精的俞开明,又经人介绍拜师王根兴。王根兴是当时中国唯一一个制作胡琴的高级技师,在看了俞开明制作的二胡后,就爽快地收他为徒。2005年,俞开明又拜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封明君进修学习高档二胡制作技艺。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一些名家的言传身教下,加上自己的刻苦钻研,俞开明练就了一手二胡制作的精湛技艺。王仲宇、陈立正等省内外著名二胡演奏家都用他制作的二胡,这让他感到骄傲。
精雕细琢 终成工匠
       20多年来,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和发展,俞开明始终坚守着手工制琴的传统。
       “制作一把好的二胡要从选料开始,从配料、加工到装配合成,要经过100多道工序,为确保质量,每个环节都是工人手工制作而成。”俞开明说起二胡制作,话语就停不下来。“木工是基础,鞔皮是关键。”制作一把二胡,首先要具备木工基础,任何一道工序都要学上个一两年。“而完成二胡的制作过程需要至少一个月。”
       制琴是一项技术活,工艺要求高,而制作一把好的二胡的话,琴筒、琴皮、琴杆、琴轴、琴弦、琴垫,每一道环节都需要精细无误的制作。一把好的二胡制成后,声音是否通透、圆润、洪亮,演奏是否灵敏、顺畅,这些都是二胡衡量的标准。因此,制琴不仅需要考虑美观工艺,更多的时候还要考虑演奏者演奏起来的感觉。
       “做二胡的人得想着用二胡的人,将心比心。”俞开明告诉记者,好木头好皮子出不来好音,那叫糟蹋东西;有好音没有好看相,那还是糟蹋东西,“真正的极品,是用心做出来的。”
       俞开明以矢志不渝的专心和精湛的技术,赢得社会的认可。2010年,他制作的二胡在“2010中国民族器乐艺术节”二胡制作大赛中荣获金奖;同年10月,又在香港首届国际珍品二胡大赛中再获金奖,并荣膺组委会颁发的“国际二胡制琴大师”称号;2014年3月,俞开明制作的二胡作为国礼赠送给德国埃森伯东高级文理中学。
醉心事业 斫制古琴
       夏日午后,窗外,大雨倾盆,而俞开明神色镇定,手上的古琴传出悠扬婉转之音,仿佛向人们诉说着这五年多来,他鲜为人知的古琴制作求索之路。
       胡琴做得这么好,完全可以做出一把好古琴。在众人的提议下,2013年,俞开明开始研究制作古琴。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活着的音乐,也是中国文人的音乐语言。而古琴的选材和斫制有着极为严格的要求,“我专门收集了400多根120年以上的秤杆,还有许多百年以上的梧桐木。”
       但是当俞开明站在古琴需要的板材面前时,他呆住了。古代斫琴技术少有文字记载,通常均依靠口授相传,目前仍然保留完好的历代古琴,又难以了解里面的构造,无从下手。于是他花2000多元买来古琴书1:1扫描琴腔的情况,不断学习、研究。
       “做一张古琴至少要经过木胚制作、合琴、蒙布、灰胎、装徽位、上漆、上弦等100多道细致的工序,一个过程通常需要1年半到2年时间。”因为在他看来,古琴制作在选材、用漆方面,也应该尊重传统。五年多来,在沈阳音乐学院赵广运教授、中国民族器乐学会常务副会长毕可炜等名家的指导下,俞开明边试边做,基本上每月都要跑到赵广运教授那进修学习,邀请专家调音、试音。
       “去年大年三十、正月初一初二我都趴在厂里,那几天比较安静能让我心静下来。”很多时候,俞开明在制作间一呆就是10多个小时,连吃饭都是家人给他送到屋内,因为要站着制琴,很多时候腿都站麻了…… “制琴的关键在于耐心。”面对墙上挂着的七八张古琴,俞开明声音不疾不徐,温润如玉。“目前许多专家认可我的古琴成品了,我打算今年10月将古琴推向市场。”   
       山中木香浓,一生琴艺梦。如今,姐姐俞碧婉负责乐器厂营销,俞开明负责二胡、古琴的制作和调音,这让他能够安静地沉浸在自己的匠人世界里。当俞开明手中的琴声,越来越多地走上演奏舞台,他的“为中国做最好的琴”的梦想,正在渐渐成为现实……俞开明说,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就是最好。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