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三个人的“钢琴课” 美国琴童如何踏进精英社交圈?

编辑:csmes
2018-08-04来源:华夏时报
分享:

  19世纪中叶,空旷寥落的新西兰海岸,美国少妇艾达带着9岁的女儿和一架漂洋过海来的大钢琴,嫁给了美国殖民者斯图尔特。由于运琴到家路途艰难,斯图尔特便将钢琴遗弃在了海滩上。艾达为此痛苦万分。自小丧失说话能力的她,钢琴是她唯一宣泄情感的出口。于是,她经常带着女儿去到海滩,面向大海疯狂地弹奏钢琴。狂风暴雨般震憾的琴声打动了当地土著乔治·贝因。贝因用自己的一块地从斯图尔特手中换取了钢琴,并千辛万苦将它运回自己家中。从此,为了弹琴,艾达开始每天去贝因家给他上钢琴课……一份凄美狂暴的爱情由此滋长。
  2018年6月的北京夏夜,施坦威之家音乐厅,一场3个人的“钢琴课”正华丽上演。
  舒曼的《大卫同盟舞曲》、肖邦的《B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李斯特的《狩猎》、卢托斯瓦夫斯基的《帕格尼尼变奏曲》、巴赫《羊儿安静地吃草》……当一曲曲或优雅或激越或欢快或忧伤的钢琴曲在演奏厅流淌、回旋,本场音乐会的3名艺术家也渐被熟识。
  他们是美国曼哈顿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博导、美国钢琴家乔安·波尔克(Joanne Polk)女士,以及Polk教授的两位高徒、青年钢琴家杨方燧先生和周雨婷女士。在这场名为“施坦威艺术家 Joanne Polk与杨方燧、周雨婷双钢琴音乐会”上,3位钢琴家奉献了他们独奏和双钢琴的精湛技艺。
  音乐会后,3位艺术家接受了《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杨方燧更讲述了美国音乐学院预科班琴童,如何晋阶平台、一步步踏进精英交际圈的秘籍。
  三个人的钢琴之旅
  Joanne Polk早年毕业于茱莉亚音乐学院(本科及硕士)及曼哈顿音乐学院(博士)。醉心于音乐世界的她,专辑曾被格莱美音乐奖提名,并荣登全美古典音乐畅销排行榜第一名。Polk还致力于录制美国本土作曲家作品,施坦威旗下唱片公司为其录制的最新专辑已于2017年9月发行。
  旅美青年钢琴家杨方燧,毕业于美国曼哈顿音乐学院钢琴表演系。师从Polk教授的他,曾是一枚妥妥的“理工男”,并有过硅谷工程师的简短经历。杨方燧将这段时期描述为“将手指技术问题工程化、标准化的时期”。
  但梦想的种子其实早已种植心田。和众多小琴童一样,杨方燧5岁开始学习钢琴。其时的他,对钢琴有一种本能的痴迷,不让他练琴,会激怒他。但天性自由、叛逆的他,并没有顺势走上音乐之路,而是考取了加州州立大学圣何塞分校工程系,随后成为一名工学硕士。
  当无数人的梦想渐渐遗失在奔波的路途,杨方燧却成为重拾少年梦想的幸运者。26岁那年,杨方燧放下周遭一切,毅然投考音乐学院研究生。回到钢琴的这一美妙时刻,被他描述为“在自己生活、生命中占比最高”的河流中。
  在訇然开启的音乐之旅中,杨方燧珍视而勤奋。一路走来,他收获了第24届美国音乐公开赛协奏曲高级组第1名、独奏高级组第2名,其个人独奏音乐会更遍及美国、中国、俄罗斯、爱沙尼亚、芬兰、拉脱维亚等各国。而他传奇的个人经历,也让他获赞“钢琴家里的工程师”。
  演奏风格粗狂豪放的周雨婷,也是Polk教授的得意门生。她既是曼哈顿音乐学院的音乐艺术博士生,也是该校本硕生钢琴助教,同时是摘得国际奖的钢琴家。
  在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古典音乐和钢琴演奏是非常普遍的艺术修养之一。而在中国,这个曾经是西方古典音乐荒漠的国度,如今正蔓延着一场狂飙突进式的音乐风暴。统计显示,约有4000万青少年在学习钢琴或小提琴。业内人士更认为,目前西方古典音乐在中国处于最好的时期,欣赏、学习和从事西方经典音乐的人数,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爱好且深有研究的乐迷更不可胜数。
  涌动在中国社会量级增长的“钢琴热”,让大洋彼岸的杨方燧深受触动。今年5月,他和周雨婷邀请自己的两位老师,教专业课的Polk教授和音乐史的Jeffrey Langford一起来中国巡演。Jeffrey Langford是曼哈顿音乐学院助理院长、音乐历史系主任,也是Polk教授的亲密爱人。
  巡演行程为期16天,遍及台北、广州、深圳、杭州、北京等地。两位老师所到之处,和音乐学院、大学师生开设大师课、音乐讲座,Polk教授还在主要城市,与杨方燧、周雨婷继续着3个人的钢琴巡演。
  在北京施坦威之家的献艺,是他们3位今年夏季在中国举办的最后一场双钢琴音乐会,也是他们一致认为的近期“最满意”的一场音乐会。观赏当晚音乐会的,有驻外机构的官员、有大学生和媒体记者、有学钢琴的家庭主妇,更多的则是年轻的父母和他们学钢琴的孩子。
  美国预科琴童的精英社交
  音乐,从孩童开启的理念,催生了中国音乐培训产业的爆发式增长。相关机构预测,2018年,中国整体艺术培训市场产值会达到800亿元,而钢琴培训是其中尤为重要的部分。学习和演奏钢琴,被很多中产人士视为向社会上层流动的基石。
  在谈及因何机缘开启巡演、加入钢琴培训产业时,杨方燧阐述了自己的理念:钢琴演奏发展到今天,是大师们的学派代代相传的结果。如果钢琴家们不开展教学工作,那就不存在所谓“名师”,更没有“高徒”了。如今,美国、俄罗斯、欧洲各国的许多著名音乐学院,都对17岁以下的琴童开设预科班。“我希望中国的更多琴童,能在幼年,有更多的机会进入这些音乐学院的预科班学习。这样既能有一个精英的平台和社会圈子,也可以全面、客观地了解世界各国最前沿的艺术教育理念。”
  对于国内的钢琴热及其培训模式,杨方燧也表达了自己看法。“首先,钢琴热是一件好事!但琴童必须明确自己学琴的目的。学琴可以是为了培养音乐涵养,也可以是为了培养一种爱好。”
  但他也表示,中国目前的钢琴培训模式,大体上还不够规范。“很多时候,小孩只有在进了音乐学院的附中、附小以后,才能接触到更好的老师和更规范的教学方式。更多时候,家长们则盲目追求考级。这样有时确实能为小孩提供一种学琴的动力,但有时却南辕北辙,让琴童远离艺术教育的正确轨道。一味追求考级,结果长时间反复练习考级曲目,不顾基础的培养,也不管兴趣的保持,最后拿了一张考级证书,就不再继续练琴。”
  杨方燧对这样的半途而废,深感痛心。“因为长期的练琴,将随着孩子的放弃而付诸东流。而那一纸考级证书,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认为健康的培养模式,应该是孩子们能真正学到钢琴的技巧,并在学琴过程中开发大脑、小脑,锻炼思维能力,提高记忆力,培训精确、敏锐的协调性,以及通过音乐精细要求,培养敏锐的观察力和高情商。
  对此,杨方燧以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音乐培训教育为例,“在美国,各阶层都很注重艺术教育。越是高层人士,越注重音乐的精英教育。中层家庭,通常会希望小孩能考上美国音乐学院的预科班,进行大学前的艺术培养。上大学以后,学生通常会自己决定未来的方向。而美国的音乐学院预科班,对重视艺术的家庭是很友好的。一旦进入预科学校,学生们会有很高的平台,和精英的交际圈。预科班的学生上大学之后,他们在预科班的学习经历,将成为未来高等教育录取时的重要参考项目。这一点在名校录取中,体现得更加明显。即便学生们此后不选择从事音乐专业,曾经的音乐学院预科班经历,也都是他们的一块分量很重、位置很高的垫脚石。”
  最后,对于中国海量的钢琴学子,杨方燧也以自己的经验和技巧直言相告。“最宝贵的经验就是:踏实、勤奋、动脑。因为不踏实是什么事都做不成的;勤奋是练琴的基本心态;弹琴是一种脑力游戏,大脑控制逻辑,小脑控制动作的协调性。动脑,是弹好琴的基本条件之一。”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