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美国伟大音乐家埃里克·克莱普顿的悲剧故事

编辑:xisimi
2019-01-10来源:百家号
分享:

  每当你讨论(或争论)20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家时,埃里克·克莱普顿的名字肯定会出现一两次。从《蕾拉》(Layla)的狂怒能量到《泪洒天堂》(Tears in Heaven)的由衷哀悼,他的歌曲是历史上最受认可的曲目之一。
  然而,可悲的事实是,伟大的艺术往往要付出沉重、悲惨的代价。从童年到现在,这位传奇的英国音乐家经历了一生中不同寻常的痛苦、心碎和悲剧,从死亡到浪漫的痛苦,再到上瘾,所有这些他都融入了现在全世界都在背诵的音乐中。以下是埃里克·克莱普顿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真实而悲惨的故事。


  1。他有一个不寻常的家庭状况
  在他很小的时候,这个后来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名人之一的男孩并不知道他的家庭状况特别不正常。他有两个父母,一个姐姐叫帕特丽夏。据《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报道,在他还不到十几岁的时候,他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当时,他的家人向他透露,他所谓的“父母”实际上是他的祖父母,他的“妹妹”帕特里夏(Patricia)是他的生母。这绝对是一种奇怪的进入青春期的方式。
  显然,帕特丽夏在16岁时偶然遇到了一位名叫爱德华·弗莱尔的加拿大军人,他在二战期间驻扎在英国。埃里克从未见过他的父亲,尽管后来的研究表明,弗赖尔——1985年死于癌症——在各地都有孩子。在服役一段时间后,弗莱尔似乎成了一个在各种酒吧里弹钢琴挣钱的流浪汉。在他的一生中,克莱普顿一直在与父亲的缺席所带来的情感影响作斗争。据《渥太华公民报》(the Ottawa Citizen)的一篇报道称,他的歌曲《我父亲的眼睛》(My Father’s Eyes)的灵感来自于他对父系纽带的渴望,这位音乐家解释说,“我从未见过我的父亲。”我意识到我最接近我父亲的眼睛是当我看着我儿子的眼睛。


  2。从痛苦到音乐
  毫不奇怪,这些惊人的家庭丑闻对年轻的埃里克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并可能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根据鲍勃·古拉的书《吉他之神:创造摇滚历史的25位演奏者》,克莱普顿一直以来都是内向安静的,但发现真相戏剧性地改变了他的个性,使他变得“喜怒无常、冷漠”。他的成绩也下降了。
  然而,这些年来,埃里克对艺术的热情始终如一。13岁时,他找到了自己的使命。杰里·李·刘易斯在电视上表演“大火球”,他被眼前的景象和声音迷住了,于是他想要一把吉他作为生日礼物。起初,这种乐器令他害怕,因为他觉得演奏起来既痛苦又困难。然而,在他开始上艺术学校后,他又给了吉他一次机会,并一直坚持下去,因为他对池塘那边的蓝调音乐有了新的热爱。不久,弹吉他成了他的主要爱好。


  3.艺术学校被乐队、乐队和更多的乐队所取代
  随着克莱普顿对吉他越来越感兴趣,他对艺术学校的关心也越来越少。据鲍勃·古拉(Bob Gulla)说,他开始做的工作太少,以至于学校把他开除了。克莱普顿对此没有意见,因为到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十足的吉他发烧友了。白天,他开始为祖父工作以支付账单;到了晚上,他做了任何一个有抱负的年轻音乐家都会做的事,加入了一个乐队。
  克莱普顿的第一支队伍“公鸡”只持续了不到一年。不久之后,他与艺术学院的老朋友基思·雷尔夫(Keith Relf)取得了联系,并开始与布鲁斯乐迷保罗·山姆威尔·史密斯(Paul Samwell-Smith)聊起了音乐。很快,克莱普顿就成为了“空中花园”乐队的一员,这是一支将美国布鲁斯和英国摇滚结合在一起的流行乐队。克莱普顿在“庭院鸟”乐队18个月的演出为他赢得了很多歌迷,乐队沿着滚石乐队的足迹,在滚石乐队之前离开的克劳达俱乐部获得了居住权。然后克莱普顿跳上了乐队的主吉他手。到那时,他的名字已经大得足以让一个匿名的粉丝把“克拉普顿是上帝”这句话喷出来了。到1966年,克莱普顿与金杰·贝克(Ginger Baker)和杰克·布鲁斯(Jack Bruce)一起创立了英国摇滚三人组合“奶油乐队”(Cream)。


  4。然后他爱上了他最好的朋友的妻子
  可悲的是,音乐的成功并没有治愈克莱普顿生活中的痛苦,如果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它可能加剧了他的成瘾倾向。当克莱普顿成为明星后,他也对海洛因上瘾。
  上世纪60年代,根据《终极摇滚》的说法,克拉普顿与披头士乐队的超级巨星乔治·哈里森建立了亲密的友谊。不幸的是,没过多久,克莱普顿就打破了友谊中最重要的规则。他迷上了哈里森的妻子帕蒂·博伊德。克莱普顿对博伊德的单相思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激发了《蕾拉》(Layla)和《美妙的今夜》(Wonderful Tonight)这两首歌的灵感。在后来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博伊德详细讲述了发生在克莱普顿和哈里森之间的战争,当时克莱普顿醉醺醺地向他的朋友坦白说:“我得告诉你,伙计,我爱上了你的妻子。”很明显,这种说法从来都不会成功,它造成了严重的裂痕。有一次,两位音乐家甚至为博伊德的爱情进行了一场“摇滚对决”。在整个过程中,博伊德拒绝离开她的丈夫,克拉普顿花了三年时间越来越深地沉迷于海洛因。


  5。克莱普顿和博伊德终于在一起了,但并不顺利
  正如《每日电讯报》解释的那样,博伊德拒绝克拉普顿的原因很明显是他对海洛因的依赖。然而,就在博伊德和哈里森的婚姻即将破裂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哈里森一再欺骗她,克拉普顿最终将海洛因踢到了路边。在她丈夫的允许下(他当时正准备离开),根据《终极经典摇滚》,博伊德和克莱普顿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一对真正的夫妻。五年后,他们甚至结婚了。
  不幸的是,由于三个大问题,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克莱普顿所希望的天堂。首先,克莱普顿的清醒状态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好。他只是把海洛因换成了酒精,每天都要喝掉两瓶白兰地。第二,他们都想要孩子,博伊德甚至接受了受精治疗,但他们无法怀孕。最后,克莱普顿的不忠使船沉没了。1986年,克拉普顿与意大利模特洛里·德尔·桑托有染,他在伤口上撒了盐,告诉博伊德,德尔·桑托已经怀上了他的儿子。大约在同一时间,《旗帜晚报》指出,他还与电影制片厂助理伊冯凯利(Yvonne Kelly)有过一段婚外情,后者后来怀上了一个名叫露丝(Ruth)的女儿。(后来的怀孕保密了很多年。)不管怎样,博伊德很快离开了他,成为了一名旅行摄影师也就不足为奇了。


  6。他终生与毒品和酒精作斗争
  克莱普顿的药物滥用有多严重?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据NPR新闻的报道,克拉普顿每周花在海洛因上的钱约为1.6万美元。甚至,当海洛因被酒精和频繁的可卡因狂饮所取代时,克拉普顿也不愿意接受自己的上瘾倾向,并试图忽视这个问题。有一次,他在舞台上喝得酩酊大醉,躺着表演,因为这是他能做的最好的表演。2007年,克拉普顿回顾了这件令人尴尬的事情,他说:“回想起来,那种上瘾很有趣,我总是想,‘我在处理这件事。’”我能应付。我可以随时停车。我只是不想现在就停下来。
  根据克莱普顿的自传,一切都在1986年发生了变化,洛里·德尔桑托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康纳。身为人父的现实让克莱普顿以前的情感感到不安,尤其是考虑到他从自己缺席的父亲那里所遭受的创伤。克拉普顿不希望他的儿子看到他喝醉,这就意味着他要忍受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第二年,这位音乐家终于意识到他需要治疗。他住进了戒毒所,从那以后就戒了酒。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