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才艺展播】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登台上海

编辑:
2019-08-07来源:文汇报
分享:
  听完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以下简称NYO-China)的演出,实在喜出望外。这支乐队的成员是从有志于走专业道路的青少年学子中选拔出来的,他们2017年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获得了《纽约时报》的佳评,后者将其演出形容为:“如果(音乐会)是给这支新乐团的一场考试,那么这些中国音乐家高分通过。”然而我听了8月1日NYO-China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演出,我深感那样的评价还不足以说明这些孩子的优秀。
  有一次,身为杰出钢琴家和音乐鸿儒的查尔斯·罗森担任某钢琴比赛的评委时,给一位选手打了很低的分数。面对其他评委的质疑,罗森回答道:如果是学校的毕业考试,我给他80分;然而对于一个立志成为钢琴家的人,这种力求四平八稳却毫不动人的演奏,根本就是不及格。”这才是关键所在。NYO-China的少年音乐家们的技巧把握,更多的是提供一个稳固的基础,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能触及音乐深刻的层面。
  8月1日的演出曲目极为繁重,且不同作品的风格跨度很大。音乐会以叶小钢《天津组曲》中的两个乐章《盘山天光》与《北塘暮色》开场,之后是贝多芬的《第五钢琴协奏曲》(加里克·奥尔森担任独奏);下半场是一首交响曲巨作——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五交响曲》。NYO-China所展现的演释品质,可说是由三个层面循序渐进的,让人们领略到越来越深入的美感。
  站在审视一支青年交响乐团的角度,NYO-China弦乐组的色泽、质感、力度变化与合奏的精确,都让人难做苛评:木管乐器的音质很迷人,把握不同作品的韵味也十分细腻。铜管组的实力让我惊讶,通常铜管是非一流乐队的软肋,尤其是这次居然祭出“肖五”这样的大曲,实在让人捏把汗。毫不夸张地说,这支乐队能演完这个曲子而不发生“车祸”,已经是成功了。NYO-China的铜管乐手们虽然不可避免地有一些小的瑕疵,但整体上居然能以相当满宫满调的姿态撑住全场,实在是一群英气勃发的少年啊。打击乐部分也有精彩表现,有灵巧的节奏把握,尤其是对于老肖的作品中那些复杂而诡异的节奏,把握很见功力。
  在这样的技巧成就之上,就是指挥家和青少年们一同运用这些“资源”,很好地适应了不同作品的风格表现的需要。叶小钢的作品中,不时让管乐器模仿民乐的风格、气质,演奏家们的表现足可称赏。在贝多芬的协奏曲中,钢琴家奥尔森是当代绝对的实力派大师。人们总提到他是第一位获得肖邦国际钢琴比赛金奖(1970年)的美国钢琴家,但他演奏中最核心的传承,其实是得之于阿劳的德国学派的精髓。这位钢琴家至今仍保持着极佳的状态,不少人也是为了听他而来。但我们最终面对的,并非一场单纯由大师提携年轻人的演出,而是独奏与乐队部分真正取得默契,展现协奏曲精神的演绎。
  处理贝多芬笔下风格最宏伟、辉煌的协奏曲,指挥家莫洛(Ludovic Morlot)的构思相当缜密。他并没有特别追求长线条以突出恢宏感,而是通过细致的分句与敏锐的节奏刻画出古典精神。在这种细致的音乐表现中,钢琴和乐队的呼应丝丝入扣。少年们的表现很好地实践了指挥的意图。哪怕有时他们的演奏未能尽善,却是真正和钢琴大师一同创造出感人的音乐。
  由此,听者也就直面了NYO-China最深层的宝贵品质——从技巧和风格的把握渐次深入,最终呈现真正动人的音乐表现的力量。贝多芬是如此,肖斯塔科维奇亦然。莫洛很好地发挥了乐队的全部优势,又谨慎地不让他们跃出(少年们目前演奏能力的)安全范围之外。该作第二乐章深刻地表现出了马勒对老肖的影响,有那种对舞曲风格刻意丑化的运用。NYO-China的首席小提琴、长笛手的独奏声部,以及整个乐队通过默契的节奏彼此呼应的效果,是绝对让人难忘的精彩。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