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做唱功第一就是在玩音乐

编辑:
2019-05-11来源:北青网
分享:
  这几天,小石头的孩子们喜事不断,录完央视《开门大吉》节目在北京胡桃里聚餐时被认出,子乔即兴上去唱了一首歌,掌声一片。“我们不做唱功天下第一,但是我们每天都在玩音乐。”“小石头和孩子们”的音乐老师石栋颖开心地在圈里分享他的心情,不忘调侃,“好多朋友问我们上节目花了多少钱,我们暂时还没有上过需要花钱才能参与录制的节目。”与最后一位采访对象王可儿聊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耳机线那边流转过来的孩子们与音乐的故事,像她们的歌声一样温暖又治愈。
  石老师
  将来不要走音乐这条路,尽量一生把它当成爱好
  2008年,石栋颖音乐专业大学毕业之后,从滕州来到日照。那时的日照还没有像样的录音棚,最初他做的是“小石头音乐”录音棚,服务于当地机构的一些晚会,每年会接触大量唱歌的孩子。随即,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社会上对孩子声音的审美一直停留在高、尖、亮上”,作为内行他知道,让孩子保持这个声音需要管道建立、闭合方式、肌肉的练习等等,周期会特别长。但是很多机构急功近利,等不了这么长的周期,就训练小孩子压喉来获得一个特别亮的声音,他觉得更为可怕的是“这个方法还被许多人认可”,导致很多孩子小时候获奖无数,但变声后再一听,有的音怎么也闭合不了,到医院一查就是变声之前的拉扯导致永久损伤。
  “嗓子就这样毁掉了,一辈子唱不了歌”,眼看着身边很多孩子的嗓音就这么“牺牲”掉,让他痛心疾首。2012年,石栋颖试图写一些唱起来不是特费劲的、适合儿童唱的歌来改变,却发现光写歌不行,孩子们还是习惯捏着嗓子在唱,“我觉得应该在唱法上去改变孩子,就决定去做教育。”最初,他招了三五个有代表性的孩子,“有的从来没学过;有的嗓子沙哑、被声乐老师唾弃,嗓子怎么挤都挤不出来了;有的已经捏了好久的嗓子,我就想试试,结果这几个孩子在我这里很成功。在美拍上,很多人都喜欢听她们的歌。”
  2016年,石栋颖形成了一套教学体系和教材,他注册了“小石头和孩子们”,教孩子们不用捏着嗓子唱歌。“100首练习曲从零开始,从训练音准节奏到识谱,发音到最后风格的形成,成为唱歌高手。” 石栋颖表示,一开始做自媒体就是想让孩子有个“出口”,除了演出,拍MV放到自媒体上,其他并没有刻意去推广。没多久,发现孩子们成了网红是突然之间,“无论我打开哪个自媒体,都几十万条阅读,我根本回复不过来。”现在,每到周六,来上课的孩子,有坐飞机的,有乘高铁的,有绿皮车的,好多家长带孩子赶十几个小时路程来上课,甚至周末课满了,周一到周五,外地孩子也有请假过来上课的。
  石栋颖发现一些嗓音条件很好,但是家庭条件很差的孩子没有学习的条件。“一直吼,嗓子就毁了,以后再也不能唱歌”,他感觉很可惜,就主动去联系孩子的家长。“东北的韩甜甜就是这么来的,我完全资助。”在石栋颖眼中,团队里的孩子就像他自家的孩子,作为孩子王他特别“护犊子”,说起哪一个都特骄傲,“王可儿是大师姐,学霸中的学霸。”令他欣慰的是,团里的孩子学习都很好,“像王可儿会带动整个团队的孩子,比如拍节目、比赛的空当,她会拿出作业跑到角落去写,见缝插针地学习。”有个别因为淘气打架的男孩被妈妈送过来,在专业课中受到了认可,“这类孩子很难受到表扬的,一旦被激发出来,就会辐射到学习上,在校内的成绩也提高了。”
  石栋颖很在乎孩子们对音乐审美的建立,乡村、日韩、民谣都鼓励他们听。选歌时他会“所有风格都去试一遍”。孩子们成为唱歌高手,石栋颖对每一个孩子说的却是,“将来不要走音乐这条路,尽量一生把它当成爱好。”他觉得“一旦变成饭碗,心态就不一样了”。孩子们走红之后,也会有经纪公司来抢人,甚至私下里跟家长谈要签走,他却放下话“不建议孩子签,还是要以学习为主,没必要当明星”。
  “小石头和孩子们”走红之后,石栋颖越来越觉得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他想复制这样的模式来“挽回”更多的孩子,“只有在变声期前形成良好的用声习惯,才能安全度过变声期,不至于毁掉嗓子。”如今,他在武汉成立了第一个试点,“精挑细选各大音乐院校毕业的年轻老师,关起门来培训,让他们施展自己的才能,带出好孩子。”
  王可儿
  我需要更加努力,不让关注我的人失望
  被石老师称为学霸的王可儿,念初一时来“小石头”,是最早的一批孩子。今年高一的她在小石头团队里已经俨然是大师姐,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三年的唱歌学习,可儿觉得最大的收获是视野被拓宽了,生活中,她是与网络切断的状态,将走红变成动力,“有人知道我并已经在关注我,我需要更加努力,不让关注我的人失望。”
  大师姐可儿成为团里的榜样,“我来得比较早,年龄上比他们大,那些热爱唱歌的小朋友特别可爱,我很喜欢他们,也很想给他们一些帮助。同时我也想做得更好一点,尽力去做榜样。”每次聚餐、参加比赛时,刚来的小朋友特别害羞,王可儿会主动去跟他们说话,让他们尽快融入到团队里。她喜欢音乐剧,法语的音乐剧看好多遍,《巴黎圣母院》里的选段《大教堂时代》是她的最爱,也是她的入门作。在石老师帮助下,王可儿参加了很多比赛,成绩都不错。现代的音乐剧像《摇滚莫扎特》《红与黑》,特别喜欢的唱段她都能唱下来。攻克发音难关时,“一开始都是用汉字标,后来字母组合拼在一起,大体上的发音都能反应过来。”可儿从小学时就发现,一边唱英文歌一边学英语觉得特别快,想到什么固定用法就在歌词里挑出来,“回到家会有意多听一些英文歌、去看歌词,学习额外的句式,还挺有用的。”
  唱歌时的可儿文文静静的,却也有不少奇怪又动感的爱好,“轮滑、滑板、画画、跳街舞……我不喜欢把自己定义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很多角度都要尝试一下,多个风格换一下,会有很奇妙的感受。”但她最喜欢的还是唱歌,唱起歌来能把时间忘了,能连着唱好几个小时。“写作业久了,站起来放开嗓子就嚎,嚎过瘾了就接着去学习。嗨的时候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特别开心。”
  让王可儿最自豪和感激的是有个像朋友一样的妈妈,“我妈特别支持和尊重我,平时总开玩笑,聊得可投机了,我有什么事都跟她说。”初中时候,她一度玩得挺狠的,“王者和单机游戏,我爸都打不过我”,还曾一度沉迷日漫,去漫展cosplay,“我们班同学特别羡慕我,他们的票要偷偷买,我妈除了给我买票还把我送到场地,还给我零用钱。”
  对于高考之路,王可儿有自己的规划,“我不会去艺术院校,还是走传统高考的路。”她打算先实现上一流大学的梦想,以后多充实自己,再有所发展。“眼界开阔,见识广一点之后,安稳下来再去发展自己的爱好。我没有特别想把唱歌当成主业,可以作为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调剂自己。”未来她最想陪妈妈一起去旅游,“我妈太伟大了,虽然这么说很俗,但真的是。”
  师葭希
  经过挫折再唱就更好
  很多网友都喜欢师葭希,这个取自“蒹葭苍苍”的名字,文艺感满满,网友亲昵地称她师姑娘,赞她“有颜又有气质”。石栋颖提起她一脸赞许“老天爷赏饭吃”,也难怪,她的声音像极了田震,很是大气,不但唱得好听,小小的年纪就能把歌中的忧伤展现得淋漓尽致,极为动情。对此,师葭希表示,“仔细听,用心就能感受到。虽然我年纪小,但也有伤心的时候,这个不分年龄。我爸爸在外工作,不在我的身边,一年才能见爸爸几次,虽然说习惯了,但有时候心里也会挺不舒服的。”师葭希生活在日照,但老家在四川,“一年才能回去一两次”,这种思念的心情融在《乌兰巴托的夜》《故乡》的歌声里,听得人想流泪。
  师葭希从小喜欢唱歌,在“小石头”学唱歌有两年多了,开口说话也是哑哑的嗓音。唱歌也没有影响到学习,在学校和同学关系都挺好,参加竞选,最终获奖还当上了大队委。今年她顺利升入初中,特别开心。
  师葭希自言在班里没啥形象,特话痨,“比较放得开,跟谁都能唠到一块儿。”她不太喜欢运动,体育老师倒是很喜欢她,“叫我出来领做广播操,但800米最近完全不行,可能吃得比较好,长胖了。”正在长身体的师葭希最近感觉突然之间就长高了,几天不见的小伙伴见面都觉得有些恍惚,“咦,师葭希,怎么感觉你又长高了。”
  可爱逗比的师葭希有特别细心的一面,邻居都夸她“带弟弟带得可好了”。在家都是被弟弟欺负,“打人也不知道轻重,小的时候可气了,现在长大了还好。”虽然被弟弟“虐千百遍”,姐弟俩感情却特别好,她出门看见喜欢的玩具会给弟弟买回来。最让姐姐哭笑不得的是,“弟弟对自己的歌声很自信,觉得自己唱歌贼好听,其实跑调很严重。”每次给弟弟不厌其烦地纠正,他都一副听懂了的样子,但是再唱,“咦,怎么又跑调了?”她的愿望也是长大想多带父母出去玩玩,“可能因为我们一家人都挺贪玩的。”
  嗓音独特,学歌很快的师葭希也有过焦虑,“一周唱十首,那段时间我特别焦虑。”但她相信“经过挫折再唱就更好”。在师葭希的眼里,石老师很厉害,“他人也不凶,看他那样子就不忍心再出什么事了。天天上课跟说相声似的,有时跟同龄人聊天时,网上的新梗都聊不出感觉,但石老师就能get到,也很搞笑,上课可以一直笑一直笑。”
  王一菲
  每周坐十几个小时火车去学唱歌
  王一菲和师葭希这对王炸组合,帅气的和声俘获很多粉丝的心。最开始,王爸爸带着王一菲,周五放学赶绿皮火车,从安徽到日照每周坐十几个小时火车去学唱歌。在石栋颖看来,“菲菲真的是为唱歌而生的孩子,她值得我这样做。她爸爸真的是很伟大,每个星期来,风雨无阻。”好在,现在往返更方便一些,有3个小伙伴搭伴一起上课。和王一菲做电话采访时已经接近周五晚上10点,她们刚刚从安徽开了六七个小时的车赶到日照,上完课住一晚,周日早上再返回。这个状态坚持了有半年,中间一菲也有叫苦的时候,“我妈就说,这不是你的爱好吗?”要是一菲拿出“怕爸爸累”当挡箭牌,妈妈就会掏出车票来说,“那你现在就报销。”
  知道石老师是因为师葭希姐姐,“她上了热搜,我爸爸上网看说唱的好好,然后就带我来日照了”。第一次上完课,她感觉“石老师跟别的老师不一样”,别的老师都会给她压迫感,上课要是聊天的话,“别的老师绝对会骂我们,让站到外面去,石老师就不会,跟个小孩一样。”她最佩服的是石老师讲的笑话成千上万个,脾气又好,“他跟别的老师最不同的是,他会跟我们沟通,没有强迫。”录音状态不好的时候,“他就一个字一个字教,也不发脾气,直到我唱好了为止。”小一菲吊起嗓子用夸张尖细的声音模仿,“怎么5分钟还没唱完,老师真是对你大失所望。”石老师教歌最大的秘诀是“吃饭吃饭吃饭”,就是吃到一半,“叫我唱歌,为的是让我们松弛下来,每个人都要上台去唱一首歌。”石老师的亲和力很强,在这里她“感觉声音到达了高潮”。
  爸爸送小一菲学唱歌的初衷是,“希望我在同学聚会唱卡拉OK的时候别太丢人”。爸爸妈妈唱歌“五音不全”,他们对小一菲的要求是,你想学啥就学啥,但不能学完了不练。“但我总是三分钟热度”,练唱歌她最担心的是“高音老上不去,现在还没有特大的把握。我的音色不发高音,就没什么特色了”。
  唱歌在网上走红后,“学校里只要沾到唱歌边的,他们就第一个投票选我去。”她到“小石头”之前,在《中国新声代》进入总决赛,其他选手都经过专业训练,只有她一个没有,“评委还说我好厉害,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学过就进入决赛的。”
  一菲今年五年级,她的成绩很好,没有学习的压力。在同学眼里她特别沉稳,“下课也不跟她们玩,我就写作业,因为写完就可以打游戏了。”特别神奇的是,跳高、跳远、跳绳、跑步,她都拿过奖,还跑过三公里马拉松,可能因为“平时跟妈妈去公园天天晚上跑一个半小时”。
  学习之余,一菲每周要学会两首歌发到小石头群里,“可以自己选歌,我最近喜欢吴青峰那种风格。”她的偶像是特洛伊·希文,“喜欢他的嗓音,很特殊,要沙哑有沙哑,要懒惰有懒惰,太酷了!”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当下社会,由人心生的音乐越来越少。石栋颖觉得“人造调遍布天下,急功近利,唯利是图,让真正做教育的心寒”,他想通过“小石头和孩子们”让更多人能够了解,音乐是用来品的,与人无关。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