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在成为古典音乐大国?中国家庭“钢琴梦”背后的庞大产业

编辑:xisimi
2018-09-03来源:华夏时报网
分享:

  本报记者于娜北京报道
  没有哪一种乐器能像钢琴一样,承载了中国家庭数代人的梦想和记忆。如今中国家庭的钢琴热依然长盛不衰,甚至还在继续升温,在其背后还托起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制造培训产业。每年,中国大约生产37万架钢琴和250万把小提琴,数量超过全球其它任何国家;各类大大小小的钢琴教育培训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琴童的中国家庭也为了这项昂贵的艺术承载着代价,每年花销都不少于数万元。不过产业繁荣和艺术水准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
  滚雪球式的钢琴教育产业
  近日在北京施坦威之家,举办了一场旅美青年钢琴家杨方燧工作室师生音乐会。欣赏着琴童们行云流水般的演奏,很难想像他们学琴时间都在3年以下,短的只学了8个月。钢琴小公主Shannon更是让大家感受到美国学派迷人的艺术魅力。
  压轴表演的钢琴家杨方燧更是令现场观众如醉如痴。毕业于曼哈顿音乐学院钢琴表演系的他,师从钢琴家、斯坦威艺术家、获格莱美奖提名的乔安博尔克(Joanne Polk)。跟中国众多的小琴童一样,杨方燧5岁开始学钢琴,这对一个小琴童而言,称不上 “热爱”音乐。然而,不让他练琴,会激怒他。
  童年的杨方燧天性自由、叛逆,喜爱天文学、哲学。不过意料之外的是,后来他学习的是理工科,并考取了工学硕士,成为了一名硅谷的工程师。杨方燧将这段时期描述为“将手指技术问题工程化、标准化的时期”。不忘初心,心怀童年的梦想,杨方燧在26岁时,毅然投读音乐研究生,回到钢琴这一被他描述为“在自己生活、生命中占有比例最高”的事业。
  当晚音乐会的观众有很多是年轻的父母带着他们的孩子,以及大学生和青少年。这与欧美国家的音乐会观众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早在2012年,时任慕尼黑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的洛林•马泽尔就已发现:“中国的情况不一样,那里老年人不懂古典音乐,音乐厅里多是30多岁和更年轻的观众,他们在幼儿园和小学期间就听过和演奏过古典音乐。” 很多美国和欧洲音乐家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希望能够前往亚洲表演或教授培训学生。
  今天古典音乐在中国的情况跟过去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1979年,著名指挥家赫伯特•冯•卡拉扬率领柏林爱乐乐团访华,当时的演出竟然是在一座大型的体育馆举行,这让这位世界级大师十分无奈。如今各地都建起音乐厅和歌剧院,软硬件都达到国际标准。欧洲媒体在报道中称,西方古典音乐在中国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约有4000万青少年在学习钢琴或小提琴,中国正在向着成为古典音乐大国这个目标迈进。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西方古典音乐在中国就处于最好的时期。现在中国接受、欣赏、学习和从事西方经典音乐的人数,在全球都算数量非常之庞大,和20年前相比,爱好并且深有研究的乐迷不可胜数。
  古典音乐在中国的升温也催生了相关乐器制造教育培训产业的发展,钢琴产业首当其冲。根据《2017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总报告),2016年中国音乐产业总规模达3253.22亿元,音乐教育培训总产值占到757亿元,同比增长13.6%。其中,艺考音乐培训产值57亿元,社会音乐考级培训总值约为700亿元,同比增长16.6%。新媒体技术的广泛应用,金融资本的持续注入带动了音乐教育培训市场新一轮行业洗牌,综合化、多元化的大型连锁经营培训机构成为新趋势。
  有相关机构预测在2018年整体艺术培训市场产值会达到800亿元,而钢琴培训又是音乐培训市场规模里尤为重要的一部分。不仅各种类型的钢琴培训机构、工作室和家庭教师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资本也开始进入钢琴培训行业。
  早在2014年,上市公司珠江钢琴就宣布以自有资金1800万元设立产业基金,专门投资文化艺术教育领域的股权投资,而且重点方向之一就是钢琴培训教育。数据显示,我国城镇家庭的钢琴拥有量超过800万台,钢琴厂家在存量市场中的竞争愈发激烈。发力互联网钢琴服务、钢琴培训是重要方向,在文化教育的运营上,效仿施坦威为代表的高端钢琴制造商的“独门绝技”。
  高水平师资缺乏成瓶颈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家庭的钢琴热一直长盛不衰。其实长期以来,钢琴在很多西方家庭也居于中心地位,更被视为获取成功和地位的象征。他们也承认“在某种非常传统的意义上,钢琴确实代表了一些东西,它是向社会上层阶级流动的象征”。
  罗曼•波兰斯基曾经执导了一部名为《钢琴家》的电影,该片根据波兰犹太作曲家和钢琴家席皮尔曼的自传改编。作为一名天才的作曲家兼钢琴家,瓦拉迪斯劳•席皮尔曼(阿德里安•布洛迪饰)在纳粹占领前还坚持在电台做现场演奏。纳粹占领时他在华沙的犹太区饱受饥饿折磨和各种羞辱。在即便所有热爱的东西都不得不放弃的时候,他仍旧顽强的活着。他躲过了地毯式的搜查,藏身于城市的废墟中。幸运的是他的音乐才华感动了一名德国军官,在军官的冒死保护下,钢琴家终于捱到了战争结束,迎来了自由的曙光。
  “任何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科技水平是社会的发动机,而艺术水准是其脸面,哲学高度是其心脏。”杨方燧认为,科技、艺术、哲学三方面缺少任何一个,都不符合高度文明社会的特点,艺术水准的高度定位了文明整体软实力的潜力。
  据估计,中国约有4000万孩子正在学习钢琴,在每一座大中城市每一所中小学的每一个班里,多则七八名,少则二三名,几乎都有业余学习钢琴的学生。而在一些中产家庭,摆放着的钢琴甚至都是为演奏会定制的。鼓舞他们的,正是钢琴巨星李云迪和郎朗的世界级成功。他们的成功故事,让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更加坚定了送孩子学钢琴的决心。钢琴不仅被视为人生的另一种出路,也是进入名校和出国的助推器。
  “中国的琴童数量虽然十分庞大,而大家的学习目标却普遍不够明确,心态不够踏实,很容易导致跟风、攀比、炫耀等,成为阻碍钢琴艺术学习的因素。”杨方燧认为不仅仅是钢琴学习,也包括所有艺术门类的学习都需要具备或者培养一些基本素质,要有坚韧踏实的性格,清晰的逻辑能力,诚实的态度,当然还要有热爱艺术,真正愿意修炼自己艺术涵养的心态。学习艺术的生涯能修炼人格魅力。
  虽然现在国内音乐教育市场十分红火,比如上海消费者十分偏好古典音乐教育培训,但是专注做音乐培训的正规机构还是缺乏,大部分是老牌的琴行、艺术学校、文化馆和少年宫在分散做此类培训,缺少规范的教研流程与核心教学方法。而来自钢琴家或者艺术院校教师的高端教育培训还处于少数。
  “要理解目前中国所处艺术教育的阶段,我们目前学习的西方古典音乐进入中国较晚,因此,在音乐学院以外的许多教学工作还处于不够规范的阶段。” 杨方燧说 ,在一些社会音乐机构里,师资缺乏规范的教学培训,甚至存在专业水平的局限性,师资供不应求导致不够专业的老师“客串”到教学中,再次影响到规范性。他认为,事实上师资的缺乏,恰好反应了国内爱好者急切想学习古典音乐的事实以及趋势。国内音乐教育产业的发展还需要时间的积累、社会对优秀教师们的认可,以及教师自身要踏踏实实不断提高专业水平。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