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读书会】逐梦音乐路 唱响彩云南

编辑:
2021-04-04来源:
分享:
  “螃呀么螃蟹(hai)哥,八呀八只脚(jio),两只大眼睛,一个硬壳壳(kuo)。一个螃蟹八只脚,两只眼睛那么大呢壳,两把夹夹尖又尖,走起路来么撵也撵不着。一个螃蟹八只脚,钻进水里撵也撵不着,两把夹夹尖又尖,夹着哪个么甩也甩不脱!”

  对于20世纪50年代的昆明人来说,如问及当时最流行的音乐,无疑都会回答:“昆明调。”

  3月31日,云南政协报社以“岁月如歌·音乐和音乐人”为主题开展第26场彩云读书会,刚刚斩获“唱响昆明”音乐比赛第一名的王斌与同行们一起讲述了各自的音乐逐梦经历。

  儿时的“音”缘“儿时的记忆就是音乐!”王斌说,由于父亲从事京剧并拥有自己的乐队,母亲从事滇剧,自己从小就接触到不少乐器。且当时京剧院在排练大量的样板戏,自家就住在排练房旁边,每天清晨,就开始跟着排练团边听边学,时间久了,自己也学会了唱样板戏。

  王斌回忆,母亲每次下乡演出的时候,都会把自己拉到台上给乡亲们唱一段京剧“暖场”,这也让自己越来越胆大,演出时不会出现太过紧张或怯场的情况,为后来的演出打下了坚实基础。

  “京剧院说普通话,滇剧院说昆明话,但有时也会‘不一样’。”王斌说,到京剧院时,他说昆明话,而到滇剧院时,他又说普通话。京剧院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说普通话或者京腔?他调侃道:“因为我是昆明人,所以我要说昆明话。”

  “在上学的时候就参加过学校的鼓号队,也接触过其他音乐,但在记忆深处,很难抹去的仍旧是戏剧。”他说,童年时期,他每天都在“听戏”。父母亲从事戏剧工作,最初的音乐知识也都来自于戏剧,这对他之后的音乐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是一个让那个时代的人回味的年代,王斌初次接触流行音乐就是在那个时候。

  一次,王斌的父亲到欧洲参加演出时,带回来一个立体声录音机和两盘磁带,其中有一盘是歌手张帝的专辑,王斌便反复地听。之后,随着大量流行音乐进入市场,王斌逐渐喜欢上了流行音乐,认为自己更加适合唱流行歌曲,每天放学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练习。

  “在那个年代,学习流行音乐的难度要比现在大很多。”王斌说,由于网络不发达,而且流行音乐和戏剧的基础性知识也有一定区别,只有通过不断地背曲谱和练习来适应流行音乐,但好在当时的文化市场也是一片繁荣。

  母亲看着他如此用心,就买了一把吉他送给他。通过不断练习,王斌学会了唱第一首流行歌曲——《迟到》。

  在第一次演出中,王斌唱的就是《迟到》。当时为了唱好这首歌,王斌在家里准备了很久,可由于唱法的原因,演出时一开口就跑了调,引来台下观众的“抗议”和嘲笑。那一次演出,让王斌有了挫败感,他反复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行?”

  “幸运的是,我有一群支持我、鼓励我的朋友。”王斌说,从台上下来后,看到朋友们都为他加油鼓劲,也出于对流行音乐的热爱,他决定再唱一次。第二天,他调整了唱法,完整地把《迟到》演唱出来,重新拾起了信心,并且组建了乐队,参与各种各样的演出。

  用音乐讲好“昆明故事”

  到了20世纪,昆明市出现了大量的流行音乐、民歌比赛,王斌的演出也越来越多。

  “有两年,每天都有七、八场演出,每场唱三至四首歌,从下午五点开始要练到凌晨两点才能结束。”王斌回忆,那段时间非常辛苦,几乎每天都在“赶场”,长时间下来,他便开始思考,是否需要换一种演出方式?

  如何换演出方式?如何才能拥有自己的专辑?王斌在演出和排练之余,去参加了录音节目。在这过程中,王斌结识了不少知名音乐人,遇到了“伯乐”刘晓耕。

  在刘晓耕的指导下,王斌的演唱水平快速提升。1995年,云南省举办民运会,其中的主题曲《在一起》原本是刘欢演唱,但由于档期问题没有来。王斌幸运地得到了演唱这首《在一起》的机会。

  从那以后,王斌也有了一定的名气。后来,王斌参与“经典昆明”征歌大赛,写了第一首自己的歌曲《昆明我们的家》并成功入围。接着他又开始创作童谣,以及《东寺街西寺巷》《非常板扎》等影视和电视台节目音乐,创作了大量云南、昆明的本土音乐。

  “在我心里,一直觉得昆明很美,也常常和朋友说,只要来昆明待上几年就不想走了。”王斌说,在自己创作的后期,由于创作量太大,时常感到身心疲惫,导致作品质量下滑,事业走入低谷期,滋生出了给自己放假的念头。但后来一想到昆明的美,又坚持了下来,并加入了云南协成科技团队。

  在加入团队后,王斌感受到了团队的力量,创作也更加得心应手。随后一年,不仅完成了《蓝楹花开》的创作,《这里是昆明》也荣获“唱响昆明”歌曲征集活动一等奖。

  “在以后的创作过程中,将会尽自己所能,创造出更多具有代表性的昆明作品,讲好昆明故事。” 王斌说。

  让昆明成为音乐品牌城市用心聆听着王斌的讲述,大家思绪在翻飞。

  “15年前,我和王斌就认识了。王斌是一个独立的音乐人,当时民间搞音乐创作的人还比较少,当地文化局、广播电视局举办活动,他都积极来参加。作为一个音乐制作人,??音乐是他的生命。”昆明市政协原秘书长周忻说,昆明是一座与音乐结缘的城市。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在百年当中,??昆明就有一位着名的音乐家、作曲家——人民音乐家聂耳。

  1912年春天,在昆明市甬道街73号,人民音乐家聂耳出生。在其短暂的23年的人生中,聂耳从昆明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他创作了数十首革命歌曲,他的一系列作品影响中国音乐几十年。如今,已举办六届的中国聂耳音乐(合唱)周已经成为云南的音乐品牌。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人民音乐家“聂耳”命名的交响乐团,聂耳交响乐团就是昆明的一张名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云南有一批老一辈的音乐家,比如杜丽华老师,她在云南??民族音乐方面已经崭露头角。后来,黄虹老师演唱的《小河淌水》,??被昆明市??花灯团改编成了??花灯歌舞剧??,成为了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

  “2005年我就在思考,昆明这座城市??能不能有经典的乐曲?时隔15年,王斌创作的这些经典作品还在广泛流传。近年来,我们为全国??培养了一批专业型音乐人才。”周忻说,???何纾、龚婷、欧阳丽梅、??高淑琴等??青年音乐家,??他们在??近10年来??参加了云南省和昆明市的一些??重大题材的??演出,为云南文化作出了贡献。昆明也成为音乐人才辈出的城市,成为了有音乐品牌的城市。??

  “在云南这个多民族的省份,这批音乐人深入基层创作了很多流传至今的作品。王斌的音乐风格是流行音乐,他的作品视野比较宽、有群众基础。我希望音乐人深入生活,发挥自身优势,为乡村振兴多创造出?一批??接地气的作品。?”周忻说。

  独特的云南“音符”

  音乐能表达非常直观、直接的文化认同。针对此次读书会的主题,对云南音乐有着特殊情怀的邱健以《云南音乐的再回首与再出发》为题,提出了两个方面的问题:本土性与民族性的问题、传统性与时代性的问题。

  在现场,陈艺心女士声情并茂为大家进行朗诵:什么是本土性?简单地讲就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们听到《小河淌水》会想到弥渡,听到《螃蟹调》会想到昆明,听到《有一个美丽的地方》会想到德宏、西双版纳,听到《马铃儿响来玉鸟唱》会想到石林,听到《蝴蝶泉边》会想到大理,听到《海菜腔》会想到石屏等等。这就是音乐中的本土性。

  什么是民族性?简言之,是一个民族对语言、文字、历史、风俗、信仰、服饰、饮食、建筑等各个方面的文化认同。例如在云南少数民族歌曲中,“扎西德勒”“呀啦嗦”唱的是藏族,“江三木罗”唱的是佤族,“崴莎啰”唱的是傣族,“啊哩哩”唱的是纳西族,“啊嘞嘞”唱的是白族,“辽辽罗”唱的是壮族,“哦得得”唱的是怒族等等。

  本土性和民族性的核心在于“守正”。“守正”就是恪守正道,了解文化生长的根脉在哪里。坚守本土性,是因为“云南音乐”中的“云南”二字天然就有一种地域的属性,云南音乐的开花结果,与来自这片土地的泥土芬芳,有着重要的联系。这种“芬芳”恰恰是艺术的个性所在,是云南音乐区别于四川音乐、广东音乐等的特殊性所在。而坚守民族性,也不只是关乎少数民族的问题,而是对整个国家、中华民族基本价值的认同。

  什么是传统性?云南音乐是在自身的传统中发展起来的。我们可以从歌曲来说明。云南是歌的海洋,无论是汉族的号子、山歌、小调、花灯,还是25个少数民族的古歌、叙事歌、情歌、酒歌等,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其丰富性和多样性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

  什么是时代性?简单地讲就是把历史、文化的根脉与时代的精、气、神相对接。用现代音乐的方式激活古老的传统,并彰显时代精神是非常重要的。转回来看,云南音乐也遇到了时代性的问题。我们是否能在音乐中把握时代精神,是关键性的一步。

  ……“这次王斌老师的《这里是昆明》就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在‘唱响昆明’中获得一等奖实至名归。这首歌让我们用耳朵品尝到了一碗用现代音乐思维创作的老昆明音乐‘小锅米线’的味道。”陈艺心深有感触地说。

  浓郁的城市“味道”

  作为昆明电视台资深编剧,蔡立和王斌自第一次在昆明电视台合作制作《东寺街西寺巷》至今已快有20年了。

  《滇中红色记忆》主题歌是一首充满激情和正能量,向英烈致敬的歌曲。

  在《滇中红色记忆》创作之初,王斌沉寂了十天,没有一丝进展。

  有一天在哼唱之中,他突然找到了灵感,把歌曲中“敬天、敬地、敬英烈”的感情完整地表达出来。

  “直到今天,我仍在想,王斌能完成这首歌的创作,是不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就充满了激情?”蔡立说,王斌从小接触戏剧,后来开始自己创作,可以说是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中进行创作。他的歌曲并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而是有感而发,作品里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和人生经历。

  其实,王斌的歌曲具有浓郁的城市“味道”,带有民族风格的歌曲也被改造为非常适合城市人来歌唱的城市歌谣。

  “从《东寺街西寺巷》的主题曲到一些党史影视剧的主题曲,处处体现出了他的信心。”蔡立说,要是用一个词来形容王斌,那就是“更新代”。昆明老一辈作曲家留下的辉煌历史逐渐老去,青年一代又少有能和王斌媲美的作曲家,这个时候的王斌,正当其时。

  “和王斌的认识,是因为《蓝楹花开》这首歌,因为这首歌,我们产生了很多的交流,最终成为了好朋友。”云南出版社原社长胡廷武说,在创作的时候,应该恪守着民族音乐这样一种风格和高度,就如诗歌创作一样。他希望王斌在今后创作中继续坚持民族的、通俗的、城市的创作风格,把城市歌谣打造成自己独特的名片,创作出更多城市年轻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都喜欢的城市歌谣让音乐唱响彩云之南云南省文联原主席郑明说,云南作为一个文化大省,云南音乐是全国音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云南创作出了一大批优秀歌曲,如《阿诗玛》《五朵金花》这样的经典,还有被俄罗斯芭蕾舞团以芭蕾舞的形式来演绎的东方小夜曲——《小河淌水》,都是值得骄傲的。

  “《滇池圆舞曲》是一首非常好的城市音乐,这样的作品无疑是受了昆明市的音乐熏陶和文化滋养而产生的。”郑明说,昆明在早期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中西方文化碰撞较早,但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音乐节。应该拥有一个和“雪山音乐节”“抚仙湖音乐节”一样属于昆明自己的音乐节。

  “新时代新歌声,我们需要用歌声来表达心声,用歌声来伴随人生,就需要培养一批优秀的音乐人。”郑明说,在音乐人的培养中,不仅要培养歌唱家,更要培养作词家和作曲家,才能让我们的音乐不断产出优秀作品。

  云南着名歌唱家杜丽华说:“参加本次读书会,看到王斌所创作的城市音乐后,感到非常激动。艺术就是要接近生活,??就是要跟大家打成一片,他的作品真正把老百姓心里的所思所感表达出来了。希望云南、昆明音乐继续蓬勃发展,尤其是把‘云南元素’作为最原始的题材推广出去,推向每一个人的心里,让大家可以随口唱出来,认识到这是云南的歌曲,这是昆明的歌曲。”

  “我们的团队因为共同的情怀而走在一起,之后又相互学习、??相互吸引。”云南协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辉感慨地说,在融洽的氛围中,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标,怀着对家乡浓厚的情怀,大家发挥各自所长,可以把一首歌曲拍成一段MV,也可以把一段故事拍成一段微电影,甚至可以朝着电影、电视剧等更高的方向去发展。
 
 ↑↑↑长按上方图片进入“中音联博览会”微信小程序
 
       关键词: 中国音乐教育   中国音乐教育网   CSMES  音乐教育    中小学音乐教育  音乐教育投资  音乐投资   中音联投资    才艺擂台赛  音乐培训   钢琴    中音联新文旅一带一路艺术小镇  C.CMU艺术小镇   中音联邮箱csmes@126.com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