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戏曲更丰富的音乐语言

编辑:csm351
2022-07-23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

  核心阅读:戏以曲兴,如何融会贯通各种音乐元素、如何兼顾演员多样化的润腔方法、如何融洽器乐与声乐之间的关系、如何满足观众与时俱进的审美,需要每一个戏曲音乐工作者努力探寻。
  审美不仅包含着对艺术的认知,还包括对社会发展、时代精神的判断。创新首先得分清楚哪些是先进的、哪些是落后的,哪些是观众喜欢的、哪些是观众反感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要把握传承和创新的关系,学古不泥古、破法不悖法,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文艺创新的重要源泉。"
  在中国戏曲史上,每个时代都有新的表现手段丰富到戏曲艺术中来。戏曲至今能够保持旺盛生命力,与它的音乐能够不断守正创新、适应当下息息相关。戏以曲兴,如何融会贯通各种音乐元素、如何兼顾演员多样化的润腔方法、如何融洽器乐与声乐之间的关系、如何满足观众与时俱进的审美,需要每一个戏曲音乐工作者努力探寻。
  我从事戏曲创作50多年,为近200出戏创作过唱腔音乐,深知一出好戏背后音乐创作之艰辛。我这一辈子,只有一个追求,就是让自己写出来的唱腔曲调被老百姓喜欢,传之久远。
  营造熟悉的陌生感
  在剧种范式中破立显章法
  守正创新,关键是要想清楚怎样守正,在哪里创新。
  正在巡演的新编现代京剧《李大钊》是我作曲周期最长的一出戏,前后5年,几易其稿。
  《李大钊》的题材,适用于广阔宏大的史诗性叙事方式,具有"史诗京剧"的艺术特质。经过反复斟酌,我们把《国际歌》的旋律嫁接、融合到京剧唱腔中。大家说,这是神来之笔。为什么用《国际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不仅对于中国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对世界也有着重大影响。《国际歌》的灵活运用,赋予整出戏精神气质,使戏的音乐格调崇高起来。
  戏曲的音乐创作要既大胆又谨慎。传统戏的唱词有自己的格式,多为七字句、十字句,如"昔日有个三大贤""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等。到了现代戏,有很多口语化的、非常短促的词,一句只有四五字,迫使我想了很多"音乐招数"去破解这些难题。但不管怎样,不能"破"了京剧的艺术本体,要让大家一听就是熟悉的京剧唱腔,最大化体现京剧的艺术魅力。
  《李大钊》的第二场,表现李大钊与陈独秀坐在骡车上的一段老生对唱,我在创作中费了很多心血。这段唱腔,我用了一个"宽板"式的"导板"——"抖丝缰,驾轻车,鞭儿响亮"。这是新的板腔模式,既吸收了"摇板"节奏紧拉慢唱的特点,又在一板一眼的节拍基础上,赋予了宽广舒展、铿锵有力的唱腔旋律,使之新颖独特,又不失鲜明的京剧风格。
  李大钊入狱后,一段重要唱段运用了"反二黄"的成套唱腔,并加入了女声伴唱和重唱,使京剧老生唱腔与女声伴唱形成二声部,旋律大气悠扬,给人新鲜感,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李大钊的心境。这出戏的结尾,不在同一情境的李大钊和赵纫兰夫妻二人,在舞台上同时出现,隔空对唱,以"二黄原板"为基础,在唱腔后半段巧妙运用了昆曲,这种载歌载舞的形式和京剧"二黄"声腔形成强烈对比,充分展现出二人心心相印的深厚感情和伟大信仰的精神力量。
  这些地方都是大胆创新,但都谨慎保持在剧种范式中。唱腔设计要分层次和比重,要旧里有新,破立显章法。《国际歌》的旋律与传统唱腔,共同营造熟悉的陌生感,很好地配合了观众的情绪变化。
  声腔布局是第一前提
  "一剧一格"要兼顾大众审美
  剧种的发展,包含着唱腔的不断完善。一种声腔衰落,另一种声腔取而代之,但它并不是抛开传统凭空生长出来的。现在的京剧,包含着汉调、徽调、梆子、昆曲等多种声腔,经过长期融合才形成了比较统一的艺术风格。
  对于戏剧作曲,声腔布局是第一前提,如同建筑的"四梁八柱",音乐节奏则给整出戏勾画出情绪和感情外化的轮廓。
  我们花很多精力排的新戏,作曲人以什么形式创新,能在有限的场次中让老戏迷过瘾、让年轻观众接受?古老的艺术,在这个高科技快节奏的时代,怎么让人们传唱?这都是我们要迎接的挑战。从《赤壁》《天下归心》《大宅门》,到《狼牙山》《下鲁城》《宋家姐妹》《党的女儿》......我为这么多戏作曲,能被大家记得的唱腔也就两三出。这充分说明,戏曲的唱腔需要观众检验。
  电视剧的主题歌为什么能够流传?原因之一就是反复。比如《好汉歌》,因为电视剧《水浒传》流行起来,几十集的剧看完,歌也听了几十遍,旋律自然就走进心里了。1994年,我在创作京剧《夏王悲歌》时,就采用了一曲贯穿全剧的手法,借鉴分节歌,换词不换曲,曲调在剧中反复出现,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京剧《党的女儿》改编自同名歌剧,保留了歌剧精彩的唱词。阎肃的作词像散文诗一样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如果仅用传统声腔就会显得陈旧。因此,我又一次尝试了一曲贯穿全剧的手法。
  《党的女儿》以江西革命老区民歌中"哎呀嘞"这个带有强烈地域特色的曲调,作为主题旋律来创作开幕曲,用京胡"散板"引入独唱"小小杜鹃花(诶),花开漫山崖(嘞)",之后的"小小杜鹃花,默默吐芳华,风雨压不倒,清香送天涯"则融合了京剧四平调与民歌旋律,清新质朴。"哎呀嘞"的曲调变化着贯穿副歌与合唱。还有七叔公唱"娟妹子你不要哭,爷爷给你把泪擦......娟妹子你不要哭,爷爷盼你快长大",虽然是"二黄原板",但借鉴了分节歌的形式,形成反复。
  戏曲音乐必须创新,简单套用旧有程式是行不通的。作曲者的修养和审美非常关键。音乐创新可以引进多种音乐元素,作曲者必须深入生活、积累素材,就像建金字塔一样,要积累像塔基那么宽大扎实的内容,才能从中找出塔尖那么一点儿适用于创新的精华。
  音乐创新还要注意兼顾大众审美。审美不仅包含着对艺术的认知,还包括对社会发展、时代精神的判断。创新首先得分清楚哪些是先进的、哪些是落后的,哪些是观众喜欢的、哪些是观众反感的。
  戏曲音乐人才尤其关键
  既要"一板一眼",也要"南腔北调"
  戏曲传承,音乐人才尤其关键。我国有300多个戏曲剧种,其区别首先在于唱腔。任何一个剧种,没有脍炙人口的唱腔,本子再好、做工再好,也不可能吸引人。但是,作曲者很容易被忽视。元、明、清留下了王实甫、关汉卿、马致远、白朴、汤显祖、孔尚任等剧作家的大名,创造声腔的音乐家可考据的却不多。近百年,大量音乐人才投入戏曲音乐创作,但广为人知者寥寥。相对于演员、编剧、导演,戏曲音乐人应得到更多关注。
  戏曲音乐来自民歌、说唱,因而直接搬用了"宫调""套数"等,板腔体的出现,打破了曲牌联套框架,建立了新的戏剧性音乐体系,"以歌舞演故事",进一步戏剧化。今天的戏曲音乐,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作曲家正主动将更多作曲技法移植运用到戏曲音乐之中。开场曲、幕间曲、结束曲的独立写作,使得剧目音乐富有层次。独唱、对唱、重唱、伴唱等传统戏曲中鲜见的演唱形式,为戏曲人物的情感表达提供了更多路径。主题曲贯穿、一曲多用等音乐发展手法,让剧目音乐的整体性得到加强。尤其是乐队的组合使用,使戏曲音乐中的器乐部分具有了营造环境、推动剧情、烘托气氛等表现功能。但这些都还是初步的努力,还在继续发展和探索中。我们既要坚定地发展,又要审慎地克服盲目性;既要"一板一眼",也要"南腔北调"。
  作为一个戏曲音乐人,只有从每部作品的剧本立意出发,既保留京剧唱腔原有的韵律,又根据人物的特定环境和独特情感有意识地挖掘、寻找作品的特点、亮点,并由此赋予每部戏曲更丰富的音乐语言,才能创作出既有高品位又雅俗共赏的作品。
  (作者朱绍玉为戏曲音乐家)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