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产业 > 正文

归国十年,指挥家吕嘉见证中国古典音乐市场变化

编辑:
2022-04-20来源:
分享:
  1989年1月,25岁的吕嘉揣着300美元,从北京抵达柏林。那之后的20多年,他在意大利维罗纳国家歌剧院担任艺术总监,在欧洲各地工作生活,身上多了很多“第一”的标签——他既是第一个在意大利歌剧院担当总监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指挥美国芝加哥交响乐团的中国指挥家。
  十年前,他放下欧洲的一切,选择回国。在2012年国家大剧院的“龙凤呈祥:全球华人新春音乐会”上,吕嘉以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首席指挥的身份登台。那时,他想给自己一个挑战,把20多年来在欧洲乐坛累积的经验与方法,以及欧洲乐团的制度与规范带到中国,亲手调教出一个高水准的中国乐团。
  2022年3月,吕嘉在国家大剧院执棒了两场“十载嘉音”音乐会,纪念他与乐团走过的十年。
  音乐会选了瓦格纳《纽伦堡的名歌手》和《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的管弦乐作品,以及布鲁克纳《第九交响曲》。在他的执棒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呈现出了欧洲乐团的音色。
  演出当晚,剧院外排着长队,戴着口罩的观众接受防疫检查。疫情三年,这样的场面,是国家大剧院的常态。“大剧院有四个厅,只要有演出,就是全满,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吕嘉对第一财经坦言,这十年,他与乐团几乎是从零开始,走了很多别人没走过的路。他见到了乐团和自身的成长,也看到这十年中国古典音乐市场的急速变化。
  坎坷与幸运
  如果不学音乐,吕嘉极有可能会选择他喜欢的物理或数学。
  他出生于上海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总政军乐团指挥,母亲是歌唱家。11岁跟随父母到了北京,他才开始正式学音乐,15岁就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当吕嘉考进中央音乐学院,师从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郑小瑛,是当年指挥系唯一的学生。郑小瑛对这位得意弟子的印象是聪明,但贪玩,不用功。吕嘉记得,那时候自己沉迷文学,泡在学校图书馆,把所有能借到的哲学著作和世界名著全都看了个遍。日后回想,他对于音乐、哲学与历史的融会贯通,恰来自于那段时间“杂食”般的阅读。
  去德国柏林艺术学院深造,是吕嘉人生的转折点。1989年大年初一,他带着只够几天住宿费的钱就去了柏林,到处借宿,洗过盘子,当过搬运工,也睡过地铁口的台阶。
  “像我这个年代出生的,见过很多社会的变化,但真正自己吃的苦和坎坷并没有多少,更多的还是幸运。”吕嘉说,当年的5月,他就因为看到一幅海报,彻底改变了命运。
  那是一张安东尼奥·佩德罗蒂国际指挥大赛的海报,他报了名,却因为名额太多,被安排为替补。
  参加比赛的过程也戏剧性十足,从替补到正式参赛,他经历了各种擦肩而过的可能——先是拿不到签证,好容易到了当地,被黑司机宰,身上的钱花光,火车延误,差点错过最后的报到时间。有惊无险地进了比赛,经历五天赛程,年龄最小的参赛者吕嘉拿了冠军和评委会特别奖,获得12000马克奖金,接连不断的演出邀约开始涌来。
  “比赛这件事,起码有20个节点,只要当中任何一个节点出问题,我的人生就是另外一种写法,这也是人生有趣的地方。”吕嘉说,从那时起,他才认定音乐是终生的事业。
  比意大利人更意大利
  赛后第二年,吕嘉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院长的引荐下,出任意大利特里埃斯特市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
  “这家歌剧院几百年历史以来,从没有一个中国指挥家来过。”吕嘉说,他不仅是东方人,还是乐团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监。尽管乐团里有人怀疑,也有人不屑,但更多人对他充满着好奇和期待。
  每天排练后,老资格的乐团成员拉着吕嘉吃饭喝酒,一聊就是三四个小时,给他讲了很多托斯卡尼尼那一代指挥家的故事和经验,“现在看来,那些聊天都是极其宝贵的财富。”
  在欧洲,吕嘉被评价为“比意大利人还要意大利”。他曾经纠正一位意大利女高音的吐字发音,起初女高音不接受,吕嘉跟她探讨整部作品的音乐色彩,不能因声音而牺牲掉语气的精确性和台词的表达,女高音心悦诚服。
  直到现在,吕嘉仍认为做好一位指挥是很困难的,音乐史上,很多著名指挥家都是从助理做起,一点点攀上指挥台。但他一开始就站在了总监的位置上,以不同的视角统领全局。
  他拥有极为敏感的听觉,能敏锐把控音乐的色彩,像调色一样依靠耳朵和经验去调整一个乐团的色彩。他之所以能在欧洲歌剧界出类拔萃,是因为欧洲大部分歌剧指挥最早都是钢琴指导出身,而他身上,则有扎实的交响乐指挥基本功。
  在欧洲的20多年,吕嘉掌握了五六门外语,这是他指挥不同国家歌剧作品的先决条件。他在歌剧和交响乐上的曲目十分广泛,从德奥古典音乐到晚期浪漫派作品,从法国印象派到俄罗斯、意大利的古典音乐及浪漫歌剧,直至现当代音乐都有涉猎。
  意大利《共和国报》曾评论吕嘉,“他对意大利歌剧的传统、歌词、舞台、特别是对于声乐的引导和精确理解,让人感到吃惊。”《德意志南方报》则评论:“意大利国家广播交响乐团在这位年轻指挥家的带领下,散发着如诗一般的细腻和意境,他将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指挥家之一。”
  20多年里,他在欧洲、北美、南美、大洋洲以及亚洲等地指挥过700多场音乐会和歌剧,这个数字,放在世界范围也是少见的。
  回国的指挥狂人
  “中国的古典音乐环境跟欧洲相比,确实有很大差距。”吕嘉回想起十年前,身边朋友劝告他,既然已经在意大利功成名就,可以安心享受接下去的生活。
  意大利的歌剧市场比中国更成熟,观众数量更多。他也清楚,如果留在意大利,工作之外就是享受生活,朋友聚会,假期旅行,美食美酒,自由自在。
  反观当年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是一支刚成立的新团,无论演出经验、曲目量,甚至是乐器,都无法跟国外任何一支乐团相比,新面孔新环境,充满未知。
  “B型血的艺术家就是下决定很快的。”说起当初的决定,吕嘉说,他完全明白当时即将面对的挑战和困难,但他更清楚一件事,“在意大利,我只是他们音乐历史中的一份子。如果回到国内,我可以创造实现一些新的价值。”
  老朋友余隆早在1992年就从德国学成回到中国,1998年创办北京国际音乐节,接着又创建中国爱乐乐团,五年后带着乐团到欧美巡演。这些变化,吕嘉都看在眼里,他也不断受邀回到中国执棒。
  “中国古典音乐市场的变化非常大。首先是全国的剧院、歌剧院、音乐厅,就近千个,交响乐团现在有80多个。”吕嘉说,留在欧洲是“按部就班,什么都不用考虑”,但回到中国则是全新的可能性,无论时间、精力的投入,都将是过去的数倍。
  “我没想过要成就一番大事业,只不过是把自己活得更潇洒一点,别人因为你更加开心,就够了。”吕嘉说。每一次跟乐团排练完,他都会做一个飞吻的手势,说一声“你们是最棒的”,感谢大家。
  这十年,吕嘉带着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举行了八个音乐季,这支两栖乐团横跨交响乐与歌剧,迄今演出了30部歌剧,两次赴美巡演,对一支年轻的乐团来说,演出的密度之高,掌握的曲目量之广,完全依赖于掌舵者吕嘉的高强度投入。
  人们称他为“指挥狂人”。最密集的时候,他上午排歌剧,下午排交响乐作品,晚上又登台演出,全天不停歇。他对乐团的要求是,不光要靠技术,更要有对声音、音色和句子的品味,要互相合作,和声的转换要灵动。
  十年成长
  乐团长号首席刘爽看到吕嘉作为指挥的不易,他们是一支两栖乐团,横跨交响乐和歌剧,这就要求指挥家“既要掌控乐团、音乐和舞台,又要有一定的语言天赋。”
  中提首席庄然记忆中最触动心灵的演出,是勃拉姆斯《第三交响曲》。在台上演出时,她似乎分裂成两个自己,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被旋律、和声包裹着,几乎要流泪。”大管首席姬晶晶印象最深的是乐团第一轮演出普契尼的歌剧《托斯卡》,从舞美到音乐到合唱,严丝合缝,效果很震撼。
  在吕嘉眼里,这支乐团是年轻、朝气、激情、热忱的,他带着这帮年轻人,从普契尼的《托斯卡》到瓦格纳的《罗恩格林》《漂泊的荷兰人》,到威尔第的《奥赛罗》,直至《纽伦堡的名歌手》,创造出歌剧演出的一个个里程碑。他记得很多乐团十年里的闪光点,舒伯特《第九交响曲》演得酣畅淋漓,布鲁克纳《第六交响曲》在韩国巡演,“轰动了韩国音乐界”。
  乐团去美国巡演时,吕嘉观察,来的观众都是当地的资深乐迷。美国《音乐评论》对他们的评价是,“乐团和指挥完全掌控了德沃夏克色彩斑斓的第八交响曲,也掌控了整个交响乐中心的舞台。”
  这十年他眼见中国古典音乐市场的规模变得庞大,观众数量与中国歌剧原创力一起迅速增长。仅国家大剧院,从建院至今排演80多部歌剧,其中二、三十部是中国原创歌剧,大剧院委约创作的交响乐作品也有数十部。吕嘉说,他是与中国创作力最旺盛的一代人一起成长。
  疫情阻挡了乐团原本的北美巡演计划,却也开启了新的“云演出”时代。2020年4月,国家大剧院首开线上音乐会,截止当年12月,四大线上系列演出播出42场,总播放量超过12亿次。
  疫情后,随着剧院的逐步开放,吕嘉更能感受到,“老百姓对高质量演出是很热情,很迫切的。”未来,他想以欧洲好乐团的目标继续带领乐团走上国际,“音乐上还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上个月,吕嘉接到恩师郑小瑛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又开始创业了。”93岁的老人激动地说,厦门的“郑小瑛歌剧艺术中心”开幕,她要登台指挥首场演出。
  “郑老师93岁都能再创业,那我们这一代,还能再指挥40年。”吕嘉说。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