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阅读音乐之理,音乐失读症存在之据

编辑:xisimi
2018-05-14来源:中国数字科技馆
分享:

       西方社会的音乐教育通常会重视培养音乐读写能力,也就是流畅阅读音乐记号的能力。但这不总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就算对于专业音乐家来说也是这样。于是问题来了,是否会存在一种叫音乐失读症的病呢?
       失读症是一种学习障碍症,尽管患者此前已接受过正规的阅读训练,失读症仍会导致他的大脑无法处理书面文字信息。研究人员对于失读症的隐性病因和治疗方案存在争论,但主流观点认为失读症患者会有音位阅读障碍,也就是说他们无法将一个符号(一个字母或一个音位)与它的发音联系起来。失读症难以诊断,但人们认为总人口中高达10%的人会患病。
       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了大脑中负责阅读音乐和阅读文字的区域存在差异,在2000年的时候,一位退休的儿科神经学家Neil Gordon据此提出了存在音乐失读症(dysmusia)的猜想。
       其实,失读症会影响患者的非语言符号阅读能力并不是什么新鲜观点。举个例子,计算障碍症(dyscalculia)就是指对于数学符号的阅读和理解存在障碍。最近的研究有力地证明了失读症和计算障碍症是各有特定病因的两种不相关的情况(计算障碍症被认为是由大脑顶叶的空间信息处理能力损失而引起的)。如果大脑会对文字和数学符号进行不同的处理,那么为什么不也对音乐符号信息进行分别处理呢?
       音乐的书写系统
       像语言一样,西方音乐有着一套高度成熟的标记系统。这使得音乐能够被记录下来,并从作曲者的大脑里传递到表演者的手里。但与语言书写系统不同的是,音乐标记系统给音高进行了空间布局的安排。整页乐谱由多组五线谱组成。一般情况下,五线谱上音符的位置越高,所代表的音高也就越高。
       不同于文本中的字母,音符是可以被堆叠在一起的,这表示它们需要同时被演奏(和弦)。音乐也有一个演奏法记号系统。记号可以表示音长(节奏)、音量(力度)以及其他演奏要求。音乐也使用书面文字来表示音乐的情感特征和声乐作品中的歌词。声乐表演者可能并不会说歌词所属的语种。
       由于书写系统的物理特征存在差异,大脑会以不同的方式来阅读音乐和文字其实也讲得通了。这似乎就是事实——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如此。
       大脑中文字和音乐的阅读过程
       在大脑里,阅读音乐是一项涉及面广的、多模态的活动,这意味着阅读音乐会同时涉及大脑中很多不同的区域,包括运动神经、视觉神经、听觉神经、视听互感、躯体感觉、大脑两半球的顶叶、额叶区域以及小脑,因此阅读音乐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全脑”活动。通过训练,相关神经网络会得以强化。就算是阅读单单一个音符,也可以激发音乐家大脑里广泛的神经网络活动。尽管阅读文字和阅读音乐共用一些神经网络,但其实它们是非常独立的。阅读音乐符号和阅读字母时大脑活跃的部位会有很大差异。
       脑损伤可能会损害患者阅读文字以及音乐的能力,尤其是像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代表作《波莱罗舞曲》)那样伤及多处的情况。他患有一种额颞叶痴呆症(frontotemporal lobe dementia)。
       但是,也存在局部脑损伤只损害其中一个记号系统的阅读能力而不影响另一个的情况。
       Ian McDonald是一位神经学家和业余钢琴爱好者。他记录了自己中风之后音乐阅读能力失而复得的经历,而他阅读文字的能力没受影响。Oliver Sacks描述过一个专业钢琴家的情况,她患有一种退行性脑疾(后皮质萎缩,Posterior Cortical Atrophy),一开始便丧失了音乐阅读能力,但文字阅读能力却保持了好几年。另一个例子则展示了相反的模式:一位音乐家丧失了文字阅读能力但仍可以阅读音乐。
       脑损伤音乐和语言能力的影响不尽相同,各种事例数百年来一直吸引着研究者的兴趣。发布在1745年的文章《关于一个能歌唱的哑巴》是最早关于不能说话但能唱歌的人的报道。
       就在前不久,俄罗斯作曲家Vissarion Shebalin在一次严重的中风后丧失了语言能力,但他仍然可以作曲。在失语的情况下仍可以歌唱这一事实促成了一种叫旋律语调疗法(Melodic Intonation Therapy)的治疗手段。这种疗法本质上来说就是用歌曲代替了说话来进行治疗。这使得患者可以与其他人进行口头交流。类似的事例还有很多,它们都证明了音乐和语言从某种程度上是相互独立的神经进程。
       甚至对于音乐记号系统里的不同元素也会因为脑损伤而表现出阅读能力的差异。音乐家无法阅读音高但仍可阅读节奏的案例和无法阅读节奏但仍可阅读音高的案例都已经被报道过。fMRI(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研究确认了大脑阅读理解音符(空间信息)和节奏(符号识别)的方式是不同的。
       音乐失读症
       有研究开始指示出某种特别的音乐失读症病发的方式。丧失的能力可能是识别音符或音乐记号的能力,或两者都有。暂时仍未有令人确信的关于音乐失读症的报道事例(尽管Hébert和他的同僚已经有些接近的成果),而且关于失读症对阅读音乐记号能力的影响是否存在也未有定论。
       西方社会的儿童会被教导如何去阅读文字,但不总是会被教导如何去阅读音乐。甚至当他们接受了音乐教育后仍无法阅读音乐时,人们也不认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音乐家里很多有天赋的人可以仅仅通过听觉,来学习音乐作品并达到专业水准。音乐家之中,音乐阅读能力强弱差别跨度很大,这种能力的强弱在视奏(首次对乐谱上的作品进行演奏)时可以特别清楚地看出。明确音乐失读症的定义有助于解释音乐家群体的音乐阅读能力此强彼弱的原因。
       关于作者:
       Jennifer Mishra
       音乐教育副教授,圣路易密苏里大学。
       (翻译:张辉程;审校:戴晨)
       文章来源:
       https://theconversation.com/how-the-brain-reads-music-the-evidence-for-musical-dyslexia-39550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