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中场休息:失业的音乐剧演员们

编辑:csm351
2020-04-27来源:百家号
分享:
  2020年春节疫情正式爆发之际,接连不断的演出取消/延期公告就犹如一辆辆失控的马车,撞乱了所有人的规划。在国内疫情逐渐被控制之时,复产复工也被提上日程,但剧场演出何时才能恢复,却迟迟没有消息。
  在焦急的等待中,音乐剧演员们集体沦为失业待岗群体,而这一刻人们才意识到:娱乐、演出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随时需要为防疫牺牲自己。虽然线上演出、直播层出不穷,迅速填补了观众的精神需要,但对于演员们来说,没有剧场演出意味着没有排练费、演出费,生活也瞬间没有了保障。
  “线上”究竟是否能代替剧场?至少从产业的角度来说是不现实的。剧场演出背后牵扯的是各类工种、产业。舞台监督、灯光、舞美等幕后工作者背靠“现场”这座大山才得以生存,剥离了固定的演出场所,意味着他们失去了自身的意义和价值。而音乐剧演员也无法真正适应直播镜头的捕捉,舞台表演的方式无法直接应用于荧幕,转行何其难,生存何其难。
  音乐剧演员所代表的演出行业从业者在疫情的冲击下流离,没有剧目可以演出,也没有固定单位可以依靠。即使舞台上光鲜亮丽,但终究也只是一个个困顿于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人。演出行业的停滞所影响的不仅仅是我们日常的娱乐方式,对于依附于这个产业的无数个体而言,这无疑意味着毁灭性的降维打击。
  无视性别、年龄、智识的萧条风暴,正在席卷我们每一个人,曾经为我们奉献了一场场精彩演出的他们,正在沦为这场防疫战役中的牺牲品。
  访谈1- 罗辑(化名)
  还能再撑一个月。
  罗辑四年前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音乐剧班,在工作期间参演了众多知名度较高的优质作品。剧场宣布停摆之后他的计划逐渐被打乱,距离上一场演出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近期的生活只能在家看书睡觉,和朋友喝酒,近期封禁力度小了后流窜于各个饭局。全国疫情最为艰难的那段时期,罗辑在家吃了两周的速食,几乎没有出过家门。
  “没收入,但这很致命,其它没啥。”
  相对于其他人罗辑心态十分平和,申请的个人所得税刚刚发下来,目前生活还能再维持一个月左右。看书成了他日常为数不多的休闲活动,家里书架上摆满了各类文学、哲学书籍。阅读、外卖、和潮湿的出租屋对抗,成为了生活的常态。待业在家的这段时间内因为生活质量问题,早晨不愿意起床。去年咬牙买了人生中最贵的一件衣服,但因为疫情,一整个冬天都没有穿过。
  △ 罗辑的书架
  “我不太会去考虑下下个月的事情。”对罗辑来说如何过好当下最为重要,他希望近期能够搬家,现在住的地方太潮湿了,对衣服不好。而且噪音太多,每天都在锻炼自己的耐心与专注力,导致睡眠状况差。
  “我想搬到高一点的屋子,隔音效果好一点的。”
  访谈2- 云天明(化名)
  希望舞台早日开放,舞台属于我。
  云天明原定三月份的全国巡演计划泡汤,他迅速从线下转为了线上,做起了直播。因为没有演出,没有排练,时间空闲下来了。他的直播日程非常密集,种类也非常丰富,唱歌、游戏、闲聊,有时也会线下授课,但收益情况不容乐观,按照他的说法目前生活已经维持不住了。
  前几年云天明错过了上综艺的机会,继续留在舞台。去年因为一部作品迅速积累人气后他便逐渐开始学会运用自身优势开拓疆域,音乐、娱乐,邀请三五好友和粉丝分享生活。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将健身又捡了起来,身材逐步恢复到曾经的傲然状态。“以前我一天差不多五百个俯卧撑。”
  去年音乐剧大火,各类演出层出不穷,音乐剧专业出身的他也尝试过话剧、木偶剧,上过国际艺术节,甚至在一些作品中担任作曲和音乐指导,业务能力强也是身边人对他的普遍评价。演出行业的瞬间停摆,使他没有展现自己的机会,几乎每天都直播的他也渴望有朝一日能回归舞台。
  云天明总能和周围人打成一片,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个“惹人喜爱”的朋友。他的粉丝曾在微博这样表白过:“感谢遇见你,出现在我这段暂时有些灰暗的生活里,你更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雨闯进我的生活,我喜欢雨,也喜欢你。开心真的是一件重要且难的事情。”
  访谈3- 叶文洁(化名)
  排练演出除了养活自己之外,
  还是一个追梦的过程。
  叶文洁是近期音乐剧演员中少数还在工作的人,停摆的四个月内生活也接近停滞,做的最多的事情是躺着追剧和打游戏或是在家练歌,陪妈妈一起跳减肥操,偶尔去舞房跳舞。她希望能够逐渐恢复过来,调整好自己紊乱的作息。买菜做饭,出门遛狗,相比之下叶文洁的生活更有质感一些。
  △ 叶文洁的餐盒
  这四个月的“中场休息”也一度让她陷入贫穷,整个人比较懈怠,许多时间不演出就很难找到一个好的状态,期间不规律的生活状态也曾让体质下降。
  去年6月叶文洁刚刚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毕业,接过汽车广告,拍过微电影,更多还是活跃在音乐剧舞台上。她想找到一个舒适的生活状态,“有工作就接了”,一直以来叶文洁不能理解身边的工作狂,她是她自己,何其幸运。
  即使没有疫情,叶文洁的生活也还是会这样下去,唱歌、跳舞、旅行,看土味老爹和悬疑电影。毕业后的第一年叶文洁逐步融入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人生才刚刚开始,困难在青春最火热的时候总是容易被轻蔑。离开汾阳路20号之后,这场大考她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访谈4- 章北海(化名)
  希望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收入慢慢稳定。
  身体健康,家人平安。
  章北海去年迎来了他职业生涯的“至高点”,但疫情来临后原定的多部作品和巡演计划接连取消,导致他完全断了收入来源。距离上一次演出已经过去了快半年,“日子相对比较难过。”
  为了节约生活成本章北海决定自己做饭,最爱吃最拿手的是鱼香肉丝。而这长达数月的空挡也让他得以有时间把之前想看的书籍读完,近期除了在老家忙里忙外,也会抽空读一读手中的《地狱变》,芥川龙之介在书中写道:“我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着生活中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时间。”
  △ 芥川龙之介-《地狱变》
  租金、饮食成为了近期最大的压力来源,但他说:“演员这个职业坚持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现在日子很苦,但不会随便放弃的。”
  在凋零的市场环境中,他总能保持高昂的斗志,给人带来无限的期待和可能性。剧场究竟何时能够重启,这样决定了他合适才能回归正常生活,不论未来将会走向何处,这个冬天都永久地改变了他的命运。
  辉煌已去,静待天明
  去年市场的火热让坚守多年的音乐剧人见到了梦寐以求的花团锦簇,但仅仅过了一年便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为漫长的“中场休息”,我们知道春天一定会来,但众多人即将倒在暖阳前的寒冬当中。
  罗辑下下个月的生活似乎还没有着落,搬到新家成了近期他仅有的期待,之后无需再为房间的潮湿与噪音烦恼。新买的那件衣服只能留到下一个冬天,藏在衣柜的最角落里。
  云天明还在继续他的直播事业,但收入却不见涨,房租的压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有一瞬间也曾想过结婚回归安定的生活。
  叶文洁已经排练一个月了,这部中文版音乐剧或许会让她的事业登上新的高峰,她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美貌的有钱人,但会一直留在音乐剧的舞台上。
  章北海疲于奔走老家的繁琐事务中,似乎永远都不会停下来,沉淀、探索、等待回归舞台,他做好了永恒战斗的准备。
  疫情期间上万场演出取消,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0亿。冷冰冰的数据似乎无法让人产生共情,但数字背后的却是5000块的房租、上百块的水电燃气费和生活物资的层层重压,入不敷出几近成了常态。当剥离了演员的身份,他们是二十郎当岁的沪漂男孩,是刚刚毕业踏入社会的少女,是提前进入“中年危机”的失业者……而不仅仅是个“戏子”。离开了舞台投身于生活的洪流中时,没有一盏聚光灯能真正照耀在他们身上。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们已经习惯了生活永远向上,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生存不是某种意义上的“天赋人权”,而是需要争取且付出相应的代价。没有一种幸福命运是天然馈赠,而遭到天罚也并不是因为他们做错了什么,仅仅是因为“活着”就必须要经历一切。我们不崇尚苦难,不赞扬苦难,磨练意志也仅仅是因为苦难无法避免。
  剧场的大门开启之时曾经的传奇还会归来,熟悉的故事重新上演,我们还会再次相遇。该以怎样的方式去迎接他们,以鲜花?以掌声?还是人类命运深处,代表祝福与各自救赎的长久沉默。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邮轮游学才艺嘉年华   社会音乐教育机构扶持计划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口琴  化蝶品牌

中国音乐教育网公益扶持部微信号:csm351、中国音乐教育网.樂助理微信号:csmes351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