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魔法”推开音乐之门——访刘锐

编辑:csm351
2022-04-01来源:京报网
分享:

  周末,在北京大兴区的“敲击魔法”社区教室里,刘锐带着孩子们通过节奏语言和多元的敲击乐器,正在开启一段具有魔法般的音乐体验。他的娃娃脸上留着看起来有点违和感的小胡子,于是孩子们都亲切地叫他小胡子老师。
  刘锐,中央音乐学院打击乐专业研究生毕业,明明可以在舞台上从事专业演奏,却花了十年的时间研究如何用打击乐为幼儿做音乐启蒙。他所创立的“敲击魔法”在业内得到高度认可,不仅在北京,在广州、深圳、天津、长春等地也已经陆续落地。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理解他的人都不多。十年前,大家不理解他为什么对幼儿教育感兴趣;而现在,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愿意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免费提供给其他老师使用。刘锐说,“我希望通过我的分享,让更多老师能够掌握科学系统的教学法,最终运用到自己的教学实践中。”在他看来,教育是一个不能急躁、不能有功利心的过程,“播撒下种子、浇水、施肥,然后静待花开。”
  子承父业,入门打击乐
  刘锐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父亲刘雪林曾是山西省歌舞剧院的打击乐演奏家,也是乐团里的定音鼓首席。刘锐从小在山西省歌舞剧院大院生活,在这样的艺术环境里,刘锐4岁半开始学习钢琴,7岁跟随父亲学习打击乐。但在刘锐心里,“相比音乐,从小更喜欢画画,喜欢去后台看舞美道具。除了听交响乐的演出外,他还喜欢看舞剧、音乐剧等,感觉自己更容易被综合的艺术形式所吸引。”因为父亲从事音乐工作,便为他选了音乐这条路。多年之后,刘锐还是将自己的兴趣与专业结合在了一起。当然这是后话。
  自从开始跟随父亲学习打击乐,刘锐眼中的父亲就不再是慈爱的爸爸了,而是随时严苛管教的老师。当父子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后,父亲把刘锐交给了他曾经的学生、中国爱乐乐团打击乐演奏家刘瑛。刘瑛是刘锐父亲的第一个学生,刘锐也成为了刘瑛的第一个学生。于是,从13岁开始,刘锐每半个月跑一趟北京,“周六从太原坐一夜的火车,周日一早到北京站,去刘老师家上课。上完课,刘老师做饭。在她家吃完饭,下午我再匆忙坐大巴车回太原。”
  1997年,刘锐往返两地跑课的状态,被中央电视台大风车栏目拍进了系列节目《100个孩子的梦》,单独用一期节目介绍这个怀揣音乐梦想的小男孩。
  跟随刘瑛老师学习一年后,刘锐以打击乐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从附中到本科阶段,刘锐跟随央音打击乐教授刘刚学习了十年。保送至研究生院后,刘锐跟随央音打击教授刘光泗开始研究打击乐教育方向。
  “魔法”的诞生
  刘锐上附中时,中央院音乐教育学院举办了一次国际音乐教育年会,从世界各地请来了很多柯达伊、奥尔夫和达尔克罗兹的教学法专家。活动期间,这些专家们就在学校的小演奏厅为学生们上示范课。最让刘锐印象深刻的是奥尔夫专家沃尔夫冈·哈特曼(Wolfgang Hartmann)的音乐课堂,在充满童趣的音乐游戏中,依然能保证教学脉络极其清晰。孩子们仿佛被专家施了魔法一样,随着教学的层层递进,音乐能力逐渐显现。回想自己从小学习音乐的苦楚,刘锐很震撼,“从小习乐,我是从拿鼓槌练习技巧开始的。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过程自然是枯燥的。虽然当时我的年龄也不大,但通过专家们的示范课,已经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培养音乐爱好、帮助学生持续热爱音乐才是关键。”原来除了掌握乐器技巧之外,还可以通过歌唱、音乐游戏、体态律动、人文通识,用多元的音乐教学法帮助孩子认识音乐。无论是奥尔夫教学法的节奏乐器,还是教学中提及的“节奏入手”的音乐学习方法,都让刘锐对教学法充满了兴趣,也为他后来开始研究音乐教学法辅助打击乐教学,埋下了一颗种子。
  在刘锐本科阶段,打击乐演奏家李飚从德国回到中央音乐学院任教,带回了纯正的欧洲教学理念。在不同的老师身上,刘锐吸取到不同的养分。从大三开始,刘锐作为乐务陪伴李飚打击乐团在国内巡演。乐团除了李飚,其他都是活跃在欧洲的当代打击乐演奏家。在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刘锐认识了很多从未见过的世界各地的打击乐器,也很快了解了这些乐器的演奏方式和技巧。在这个过程中他一下子打开了视野,认识到了艺术表达的多样性,比如身体也可以是乐器的身体打击乐,抑或是声光电融合的打击乐作品。后来,刘锐加入到李飚青年打击乐团中,参与了很多演出。
  2009年,有一家出版商想要出版一套幼儿启蒙教材。当时国内只有奥尔夫音乐课程,课程会运用到打击乐器作为教学手段,带领小朋友探索音乐。那时的刘锐刚开始读研,在同学的推荐下加入到幼儿启蒙教材的研发团队中。他和其他幼儿教育、奥尔夫音乐体系的老师一起设计课件、游戏,引导孩子们参与音乐游戏。在课程研发过程中,刘锐专业能力强,思维敏捷,做事认真,研发团队与出版社研究决定,在幼儿启蒙教材研发之余,支持刘锐自己再研发一套幼儿打击乐启蒙教材。
  通过走访北京各区多所幼儿园,他发现,当时(2009年)国内在幼儿音乐教育中,打击乐教学部分都是由专业打击乐领域的老师担任,相对缺乏技巧以外的能力。而常年在婴幼儿音乐教育领域的老师,在打击乐技巧和演奏水平上又相对薄弱。国内的幼儿打击乐基础教学,一般是以奥尔夫音乐课程和架子鼓课程为主,专业的鼓手或打击乐演奏者很少会教3岁至6岁乃至更低龄的孩子。大部分教婴幼儿的老师,更偏向于综合音乐素养方向。于是他想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通过自己的专业能力,结合教学法,用打击乐帮助幼儿开启音乐的世界。2011年,刘锐创立了“敲击魔法”。
  刘锐还记得,他第一次走进幼儿园给小朋友们上课,完全没办法控制住二十几个活泼好动的小朋友,“最后一节课下来,我设计的游戏完全没办法推进,就一直在维持秩序,希望他们能安静下来听我讲话。”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他意识到教学法的重要性。只要有时间,他就去听艺术管理专业、音乐教育方向的课程,并且跟随奥尔夫教学领域中的名师曹利学习教学法。那时候,身边很多同学都不理解,尤其在刘锐父亲看来,明明有能力在舞台上挥洒热情,带来精彩的演奏,为什么选择每天跪在地上,带着三四岁的小朋友做游戏?父母虽然不反对,但总觉得他选择这条路有点大材小用了。但刘锐对自己做的事充满信心,在他看来,幼儿音乐教育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一年后,由他编写的《敲击魔法》与《敲击魔法经典入门》出版发行。这两本教材,是他自己在整个研究生阶段学习、实践、总结的幼儿打击乐教学的成果,也是大陆地区最早的幼儿打击乐启蒙教材。
  公益播撒音乐种子
  毕业前夕,周围的同学都在忙着考取国内的交响乐团。但刘锐考虑到,即使进入乐团,大多数乐手还是会在工作之余从事音乐教育。既然他已经在教育领域中有了三年的探索,不如直接选择音乐教育方向。于是,他在2012年6月研究生毕业后,选择留校进入中央音乐学院考级委员会工作,负责全国各地考点的开展和考务。工作中,他接触到了很多三四线城市,以及偏远地区的音乐机构、音乐老师,看到了各地音乐教育资源的差异。这也让他认识到音乐教育的重要性,萌生了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音乐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2016年,刘锐离开考级委员会,开始研发供音乐教育资源薄弱地区幼儿园使用的音乐课程。
  刘锐希望研发一款App,供基层的音乐老师们获取授课资料,通过身体打击乐、锅碗瓢盆自制打击乐器,就能实现互动教学;再通过视频捕捉功能、声音识别功能,实现系统自动给孩子们打分。在学生家长的帮助下,刘锐得到了天使轮投资100万的启动资金。拿到投资后,刘锐从一个人的“敲击魔法”,变成了一支包括老师、技术人员在内共25人的工作团队。他和团队把这套课程带到山东、河北、山西的很多个地级市甚至乡镇的幼儿园。通过在几个省的测评,评估方认为音乐教育并非是教育中的主流方向,很难实现变现,最终决定放弃后续A轮融资。没有了资金支持,刘锐解散了团队,“敲击魔法”又变成了只有他自己一人的孤军奋战。刘锐记得,当他解散掉团队,退掉位于北京东三环紫荆豪庭的办公场地时,天色已经见晚,周围的大厦都亮起了灯,“其他的创业公司还‘活’着,我们‘死掉’了。”以前,每天9点前,他一定会进到办公室。团队解散后,他依然会按照原来的生物钟每天早上6点半醒来,但他却已经不用赶早高峰去上班了。
  虽然,App的研发最终没有上线,但这次失败也让刘锐认识到音乐教育很难完全依靠线上教育。他要为幼儿音乐启蒙、为更多地域的孩子们能够从小学习音乐寻找新的出路。
  随着近些年国内音乐教育行业的发展,很多人意识到了幼儿音乐启蒙的重要性,许多毕业于国内各个音乐学院、师范学院的学生纷纷投入到音乐教育行业中。对于提前一步开始探索幼儿打击乐的刘锐,他研究生阶段编写的两本教材得到了很多基层老师的关注。很多人找到他,希望能在教学中使用他编写的教材。刘锐的《敲击魔法》与《敲击魔法经典入门》,是以北京作为考察土壤编写的课程,其中融入了一些北京音乐元素、人文介绍,生动有趣,他就把自己多年的经验分享给各地老师,由当地老师结合各自地域的情况,在他原有课程的基础上进行地域化改编。
  于是,从2018年开始至今,在珠三角地区,“敲击魔法”与广州番禺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和深圳青少年活动中心合作,分别由当地的打击乐老师改编了“敲击魔法”的广州版课程和深圳版课程。天津的“敲击魔法”课堂也研发了和非洲鼓乐融合的天津版课程。例如,在深圳,有些孩子来自香港,所以课程中加入了一些粤语的念谣。在“魔法漫游”“敲击去旅行”等课程中,加入本地地标性建筑,通过孩子们熟悉的人文环境引导他们学习音乐。在北京,除了刘锐亲自担任教学的大兴区,在丰台区、海淀区、东城区都有培训机构使用刘锐设计的节奏体能打击乐课程。
  不仅在城市中,刘锐也把“敲击魔法”的课程与乡村小学中的音乐课进行融合,目前,课程已经在宁波古林镇中心小学进行实践。“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把‘敲击魔法’的课程与不同地区的小学音乐课做结合,为各地的老师提供更多的打击乐融合教学方案,设置专属学校的校本课程。”
  自从刘锐离开央音考级委员会,没有了固定收入,多年来他一直靠教学、商业讲座、打击乐演出养活自己,然后花时间学习、研究教学法,分享给更多老师。刘锐觉得,自己做“敲击魔法”的初心,就是看到了国内在音乐教育上忽略了孩子对音乐的兴趣培养,而直接进入到专业技术的学习阶段,这样孩子很难在学习过程中喜欢上音乐。在刘锐看来,应该先在幼儿园、小学里,通过音乐游戏带领孩子们感受音乐。通过游戏的方式,在所有孩子中发现对音乐感兴趣的孩子。这些孩子可以到少年宫或者培训机构,选择一门乐器进行学习。在学习过程中,有音乐天赋、愿意深入学习的孩子,再跟随更高阶段的老师进行更专业的演奏学习。他创建的“敲击魔法”,想要解决的就是第一步——在孩子们心中,播撒下音乐的种子,静待生根、发芽。
  自从他接触幼儿音乐教育以来,无论是在考级委员会工作期间,还是他带领团队在各地测试App阶段,他在基层见到很多像邓拓女儿邓小岚一样从事基层音乐教育的老师,“在他们身上,我能感受到作为音乐工作者的使命。也许他们的一生,在物质生活上并不富裕,但他们用自己的光芒照亮了很多孩子的心灵。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