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议的网红钢琴少年和一个家庭的迷惘

编辑:
2021-06-04来源:红星新闻
分享:

  这是一双孩子的手,指头圆润,手背上有几个浅浅的小肉窝。乍看上去,和其他孩子似乎并无二致。

  可当这双手触及钢琴,稚气便不复存在。88个琴键,手指起落、轻重、来回、缓急,不乱阵脚。

  手的主人,叫王烁然。11岁的年纪,浓眉大眼,面颊红润。王烁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全能音乐人”。每天放学回家,家里的音乐房,就是他的梦工场。钢琴、吉他、贝斯、尤克里里、架子鼓……都是他践行梦想的利器。

  2021年4月,随着系列纪录片《小小少年》的热播,山东淄博男孩王烁然的名字,被不少人知晓。片中,他超乎年龄的琴技和创作才能,让观者印象深刻。采访中,面对红星新闻记者,他又说了一遍纪录片中9岁的自己曾过说的那句话:“音乐就是生命。”

  家人把他弹琴的视频发至网络,赞叹有之,争议有之。

  弹琴手速快,被指“假弹”;男孩早年写的歌,被质疑是父母代笔;也有网友认为,将孩子频繁曝光在网络是想赚钱,或成“伤仲永”。

  对此,王烁然表示,误会和攻击,并未影响到自己学习音乐的热情。他的母亲房女士则称,身处三线城市,找到适合的老师不易,网络给孩子带来了机会。通过网络,找到了北京的名师,而对于有些网友的人身攻击,虽然有时“很难释怀”,但更多的,是“做好自己,剩下的交给时间。”

  【缘起】

  好玩儿的“大玩具”

  近60块湛蓝的定制天花板,组成一片20平米左右的“夜空”。上千盏呼吸灯嵌在“夜空”中,如“星星”般明灭。“星空”下,摆放着一架黑色钢琴。钢琴下铺着圆形地毯,地毯上,绘着黑白琴键图案。这是王烁然的音乐房之一。

  隔壁稍小的音乐房,有一套架子鼓和王烁然最喜欢的白色钢琴,“声音非常好听。”钢琴旁是数十本钢琴曲练习本:《肖邦练习曲全集》《车尔尼299钢琴快速练习曲》《钢琴小奏鸣曲集》……“每天练习至少一两个小时(古典钢琴),周末至少练三四个小时。”房女士称。

  旁边另一间音乐房,则是烁然的创作之所。1台电脑、6对音箱。灰色墙壁上,悬挂着7幅照片,每一幅相片或画像,都是他喜爱的音乐家、歌手以及乐队:贝多芬、披头士、Beyond、周杰伦……“都是我自己选的。”王烁然指着其中一幅披头士的相片,“我最喜欢这一幅。因为他们潇洒地穿着那种西服,走在马路上,太酷了!”

  那是披头士《艾比路》专辑的封面照片。1969年8月,乐队成员四人走过斑马线,留下了这张经典的侧面照。

  “你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这样吗?”记者问。“希望。”王烁然答,“他们在舞台上的台风,他们对音乐的理解,他们在音乐上的表现……能创造出这么好的音乐,太不可思议了!”“(所有的音乐房)一共五十多平方吧,”房女士介绍称,儿子共有五把电吉他、三把木吉他、两把尤克里里。“还真没算过他学音乐花了多少,因为很多支出都是些零零散散的,比方说支付学费,买乐器的费用等,”王先生举例,儿子最贵的一套音箱大概花了“五六千吧”。

  【误解】

  “骂我的人,我不会在意的”

  五月的淄博,阳光已经有些猛烈。

  第一天采访,红星新闻记者将见面地点约在了王烁然的学校。教学楼里,记者寻人未果,正准备拨打王烁然老师的电话时,却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黄衣蓝裤的小男孩。他来到记者身旁忽然停下了脚步,“我就是王烁然。”说话时的王烁然显得既不羞涩,也不局促。

  随后,王烁然与记者边聊天边上楼。像很多11岁的孩子一样,他一溜烟奔上数层台阶,毫不费力。看到有同学在午休,便放慢了步子,回头做了个“嘘”的手势。

  楼上,有几个女生正在做题,还有学生聊起“某某喜欢王一博、肖战”等。对此,王烁然表示,他没参与过这种讨论,“我都不认识,可能因为我不追星,课余时间都去搞音乐了。”

  王烁然的父亲王先生曾给记者发来一张照片:一群同龄的男孩正热火朝天地打电子游戏,但王烁然径直走过,没有回头。

  王烁然还给记者展示了他的歌词本。沉甸甸的大本子,浅蓝硬质封面,每一页歌词,都被塑料膜呵护完好。有些歌词旁,用黑色钢笔或深灰铅笔标注着“转D调”、“重复两遍”等字样。

  “他们飞过好多地方,却发现森林在消亡。他们心中最大的梦想,就是人间再没有猎枪。”王烁然在看到枪击小鸟的视频后,写出这样的歌词。而当他看到路上疾驰的外卖小哥后写到,“我多想,告诉他们,注意安全。”

  对于儿子的创作,房女士表示,有些歌被大家误读了。10岁时,王烁然创作了一首中国风歌曲《逸》,其中的歌词是:“城灯熄灭,不见枯叶蝶,只闻听扇翅麻雀;城巷兰楼,底有花珠帘,亭外牡丹何时开。”有网友留言,“这词感觉不像你这个年纪能创作的。”也有网友猜测,“有可能爸爸是编曲的,他妈妈是语文老师。”

  房女士称,这些答案让人啼笑皆非,“我们都是互联网行业的。歌词是孩子在2020年暑假写的,当时每天都要诵读古文,录视频交作业。现在学校大力推广传统文化,从幼儿园开始就要诵读《论语》《大学》以及诗词歌赋。”

  言及写下《逸》的初衷,王烁然说,“因为我就是向往那么一种境界。那种飘逸、很自由自在、与世无争的生活。”

  “你希望过与世无争的生活吗?”记者问。“一方面希望,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王烁然回答称,“希望是因为那样就没有任何负担了。而又不希望,是因想去大世界多闯一闯。”“你更希望以后走哪条路?”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他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想走全能音乐人这条路。”

  8岁时,王烁然写下第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楼下》。歌词本上,有着稚气未脱的一行字,“风爱草场雨爱花朵花爱绿叶我爱楼下”。今时今日,当年创作这首歌的初衷王烁然已不太记得,“我也不知道,就想尝试创作,我在慢慢摸索,就写了。”

  3年过去了,11岁的王烁然不满意这首旧作,“旋律太幼稚了,歌词还可以。”

  “这个特别高级,曲子全长6分钟20秒,一共有82个轨道。是10岁的时候,用一个寒假写的。因为我经常在新闻、在书上看到很多人捕杀动物,例如大白鲨等。”王烁然给记者播放一首他创作的近期比较满意的歌曲。

  父母还为这首曲子给王烁然录了一段视频。视频里,他一身牛仔,怀抱吉他,轻轻弹唱道,“那灰白色的悲伤,在心中荡漾。我想让,人类收起猎枪……穿山甲、北极熊、还有大象,为何人们那么无情呢?大白鲨、扬子鳄、藏羚羊,这是多么心痛的悲怆......”

  王烁然父母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首曲子将贝多芬的《悲怆第三乐章》汇入其中,是儿子“呕心沥血写的原创。歌曲写给那些被人类残杀的动物们,还有濒危的那些物种。”

  这段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有网友称,“天使的声音”;也有网友说,“小孩,你吃鸡肉吗?你吃猪肉吗?”

  “网上(争议)很多,”房女士称,而对于一些人身攻击的评论,“有时候很难去释怀。王烁然从小就经历这些东西,我觉得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成长,对不对?”“对呀!”王烁然在一旁高声嚷着,声音里没有愤懑。“拉黑看不见就行了,”王先生道,“没法回,你回了他们更来劲儿。”“我弹钢琴,手速很快,他们就说我是假弹。”王烁然回忆。“这些评价会影响你学音乐吗?”红星新闻记者问。“不会!骂我的那些,我不会在意的。”王烁然称,有时他看到“一些网友的留言特别想怼回去,但是又想,不用理这种人。”这一刻的心境,他没告诉过父母或朋友,“因为这种东西,我觉得没必要。心里不会不开心,因为我不会在意的。”

  【迷惘】

  “这不光是他的问题
  也关乎整个家庭的走向”
  曾几何时,“琴童”二字,不再让人感到陌生。

  “在中国,有4000万学徒被钢琴热情所征服。”《环球时报》援引法国某电视台的报道称,“这个数字是世界其他地方钢琴学习者总数的4倍。”

  央视网消息称,有数据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少儿艺术培训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17年全国市场规模约为670亿元,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约1300亿元。

  2020年6月,中国乐器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6-13岁的琴童是主要乐器使用群体,约占84%,平均演奏时长为24分钟/每天。乐器消费主要集中在大城市。

  而对于非一线城市的琴童父母,如何找到优质的教学资源,却是这些父母不得不面临的教育困局。

  “刚开始学钢琴的时候,有很多地方学的不对,我们不得以去寻找正确的方法。而且在我们这个城市,身边那种特别规范、资深的老师不是很多,就只能从网上去找一些大师的视频或者教程,一点点地抠。”房女士称,“有时候他弹一首曲子,我看一个视频能看几百遍,他(王烁然)看得肯定更多。我们一起来研究哪个细节、哪个指头应该怎么样。”

  “很多人说,哎呀,孩子在家好好练就行了,你干嘛要发出来?你这么秀孩子了,肯定有目的,是想通过孩子赚钱。”房女士回忆道,“我干嘛要通过孩子赚钱?我就是想记录他的成长,因几个视频一不小心火了,然后有很多人认识烁然,带给他很多的建议,还有机会。我在三线城市,不像北上广那些地方,唾手可得很多的(资源),想找一个教授很容易,但我们这边是没有的。还好现在网络发达,我能够从网上直接跟他们对话,(他们)也能通过网络,全面了解烁然的情况。所以他们说‘伤仲永’什么的,我都不愿去理。”通过网络,房女士为王烁然找到了一位北京的著名音乐家。

  “有时半夜2点多(妈妈)还在问(老师)。”王烁然告诉记者,妈妈为了让他学好音乐花了很多心思很不容易。“我没有觉得不容易。”房女士称,“别人可能觉得我们付出了很多,其实完全没有觉得被动,‘唉,我今天还得陪他干嘛,’没有这样子。”

  老师在北京,王烁然只能通过网络进行学习,日后是否会让孩子去一线城市考音乐学院附中?对此,房女士表示尚未决定。

  “如果我们现在停下所有东西,让他去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他能够八个小时练琴,我觉得应该是问题不大的。”房女士颇为踌躇,“我也在矛盾。因为考附中的话,真的每天花八个小时练琴,那么现在这些东西就必须放下,和现在是完全两种状态。”她举例,“到了音乐学院的话,文化课只能上半天,不可能像现在在学校里文化课学的那么扎实,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房女士认为,“如果以后真的成为音乐人的话,也希望他成为有文化的音乐人,这样写出来的作品肯定是不一样的。”

  “我想的是先让他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王先生说,“起码初中要读完。”

  如果王烁然赴异地求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高中阶段,“至少要有一个人去陪读。”王先生坦言,“那个阶段很关键。放他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太放心。”

  当被问及是否有可能放弃工作,一心陪读时,王先生表示,“顺其自然吧。”房女士则称,“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的话,肯定要做这样的选择。”而如果“工作没有地域的限制,那是最好的。目前,我们的工作都是本地化的东西挺多,所以对我们本身来说也是一个挺难抉择的东西,我们真的需要放弃很多。这都是一些很现实的问题,这不光是他的问题,还有以后我们整个家庭的走向。”

  除此之外,采取何种教育方式也曾让父母迷惘。“其实特别多(学琴的)孩子,就是从小被打着长大了。他(曾经的老师)就觉得学琴就是一定要打,才能出成绩。王烁然学得比较快,挨得是最少的,但是也会被打。”房女士说,“我们那时候不懂。网上有很多这样的文章,说从小就必须严厉。”而现在,她认为,鼓励不可或缺,“我们不去干预太多。干预太多,会挫败他的积极性、主动性。”

  不同于一些琴童父母要求孩子必须成名家,王先生认为,“不去过早地局限他这些东西,顺其自然吧。”

  走出音乐房,推门就是开满花的阳台。蔷薇和凌霄都开了,风里有微微的香。王烁然戴着墨镜,抱着吉他,坐在台阶上,身旁。繁花摇曳。

  “如果给花儿们即兴创作一首曲子,你会取名叫什么呢?”记者问。王烁然拨动琴弦回答道,“叫《花之舞曲》。”乐声铮铮,雨点一样轻。不经意地,手指触到了一朵风中的月季,“哇,扎着了,”乐声骤停,“是这个月季上的刺。”王烁然说。“你会怪这朵花儿吗?”红星新闻记者问。“不会。”“为什么不会?”“因为弄到了,花儿就会不好看。”“你觉得花儿会疼吗?”“会的。因为花儿是有生命的。”


 ↑↑↑长按上方图片进入“中音联博览会”微信小程序
 
  由本网主办,“奇美乐器”协办的全国中小学生口琴、竖笛、口风琴、排箫、尤克里里等小乐器大师班免费学员名额开始申请!学习时间:10.1-7日 / 学习地点:中音联国际邮轮嘉年华才艺大舞台(学校及机构集体报名联系微信:csm351)
 

 
 ↑↑↑点击图片带你进入《才艺号船长日记》拍摄地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