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产业 > 正文

揭秘艺考培训产业链:特训班半年20万,宣称知名高校在职教师任教

编辑:csm351
2021-12-13来源:凤凰WEEKLY
分享:
  “从进门那一刻起到离开,也许不到三分钟,命运就在短暂的那一刻决定,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能想象。”一年一度的艺术考试季拉开序幕,一位艺考生表示,“我不敢在班级里练声,怕打扰同学学习,就只能在学校餐厅门口练声,寒风把稿件吹得到处飞,不敢伸出手,脸冻得通红,嘴巴直打哆嗦。”
  2020年,高校取消校考,各院校招生时使用全省统考成绩。这样一来,新政不仅增加了专业课的竞争,文化课成绩也水涨船高。艺术生的高考,需要经过专业考试和文化课考试两次考试,需两头兼顾。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高考总报名人数为975万人,艺术生100万左右,艺考生占比超过10%。一些考生表示,“几天跑几个省参加考试是家常便饭,不在考场上,就是在去考场的路上,面对文化课,既感到陌生又觉得恐惧”。
  艺术考生轮番参与专业考试,需要大笔报名费及车旅费,校外培训费少则三两万,动辄十万二十万,考生不仅仅要承担巨大的费用开支,更面临巨大的精神压力。
  “百里挑一”艺考路
  凌晨四点,天还没亮,李涛就早早下床,十分钟开嗓子,再用十分钟用来熟悉平时练习的稿件,穿好定制的西装,一路向东,前往北京定福庄中国传媒大学考点。
  李涛是山东临沂莒南一中的学生,这是他第二次备战艺考。2018年他拿到了浙江传媒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的专业课合格证,但因为文化课不过关,咬牙复读继续报考。2019年,他虽然已经通过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初试,但还是非常紧张。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有5万人报名参加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类本科专业初试,比2018年增加2万人。李涛报考的播音主持专业报考人数1万多人,1400人参加复试,最终录取100人。
  李涛五点多到达传媒大学时,门口已排起了长队,很多考生边听节目边跟着念,努力矫正自己的发音,争取吐字更加准确清晰、字音尽量圆润。
  那些从中传走上荧屏的响当当的人物,是李涛们“赶考”的动力。“只要仔细听一下他们的播音腔,就知道哪些人是这个专业的,真是羡慕。”想起这所学校培养出的康辉、海霞、周涛、李湘等等知名主持人,李涛认为,仅就在这所学校参加考试,也有些许激动。
  和丰满的理想相比,百里挑一的录取率最容易泼人一盆冷水。从2014年起部分艺术类院校文化课门槛提高后,“艺考”不再是上名校的“捷径”,但各类艺术类院校报考人数不降反增。比如央美、北电、上戏、中传等院校众多专业录取分数高达500多分,新政一出,竞争更加激烈。
  李涛从小生长在县城,信息资源比大城市落后一大截,戏称自己像个“井底之蛙”,完全是凭着感觉报考。他住的旅馆只能放下一张小床,8天参加11所学校的考试,在上海戏剧学院复试中以零点几分的差距落榜,李涛忍不住感叹:“差了那么点实力,也差了那么点运气”。
  和紧张考试中的李涛不一样,吴铮已是中国传媒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回忆艺考之路,他至今感叹不已。吴铮中学在深圳就读,经历一年半的训练,前后花了11万左右参加艺考。他总结说,就算先天嗓音条件好的同学,老天爷也不一定赏这碗饭吃,因为这条路上每年都会杀出很多黑马,让人望而生畏。
  目前全国播音艺考越来越难,越来越专业化。考试内容主要有:自备稿件,新闻播报,即兴评述,才艺展示等几个方面,其中新闻播报和即兴评述难度最大。一位同学说,参加艺考时每天至少练习3个小时的新闻,很多时候甚至通宵练习,经常收看央视的《新闻联播》节目、收听央广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
  2018年起,文学编导类专业首次进入统考队列,2019年比2018年提前了3周,同时新的速写科目的加入,让美术类统考难度陡增。2020年,很多省已经在安排艺术类统考。
  从2019年各省公布的艺考生报考人数来看,艺考美术生的竞争尤其激烈。以艺考大省的山东省为例,从2002年艺术类报考人数3.2万人,到2005年时陡增至14.6万人,艺术生占到当年高考人数的20%,而其中美术生又占多数。
  中央美术学院同样如此,2016年报考人数2.5万人,到2019年时有4万余人,整体录取率仅2%。上海戏剧学院2017年报考人数21782人,2018年30929人,2019年增至45884人,同比增长约50%,而招生计划却只有484人。
  更让人吃惊的是表演类专业,本来只招50人,而实际报名人数达6317人,用“百里挑一”已经不能形容其竞争的激烈程度。
  艺考生中除了临阵磨枪的,还有些孩子从小就辗转寻求优质教育资源。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这群少年学习乐器超过十年,经历过比高中艺考更为严酷的竞争后成为附属中学一员,他们“为了成为国内一流的演奏家,从小就全家老小背井离乡”。
  李涛从复试考场出来后松了一口气,艺考成绩如何他不再去想,等待他的,还有6月份的文化考试,落下的文化课还要快速补上……第二天,又匆忙赶回山东。
  天价培训:半年花费19万
  “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带孩子来做一个基本的测评,然后我们针对测评结果安排班级和学习内容。”很多培训机构,会不断地催促学生来测试,从而获得家长的认同,快速为培训费买单。
  北京一家艺考培训机构有四个培训点,表演、编导及舞蹈培训点位于中央戏剧学院附近,播音主持培训点位于中传附近,此外山西也有分校。记者在该机构的播音主持培训点发现,其占据了一栋写字楼的整个二层,长长的走廊分布着包括测评声音的演播室、考核表演的大礼堂等。还有一个食堂和多间宿舍,班主任不仅要负责学生日常生活,还要监督他们课余时间的训练。
  “像我们2018年的‘王炸’女孩,同时拿了中央戏剧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两个学校的第一,她来的时候地方口音还很明显,老师手把手教,一点一点处理细节。”招生人员背台词一样地宣讲,家长们一边倾听一边用怀疑的口吻询问各种问题。
  这家机构宣称,必须有一定名气的播音员或者高校教师才能成为该校常驻教师,但比较蹊跷的是,同时告知“因为一些老师还在职,所以不在招生资料上公开”。其实,教育部2016年已允许科研人员和高校教师适度兼职兼薪,只是各省执行情况不一。
  咨询处老师不断鼓吹的是,“如果在考试的时候,恰好能够碰上曾经培训你的老师,学生的心里不仅会踏实许多,而且老师肯定对你有一定的倾向性。”但这种操作,有可能陷入利益输送的质疑和争议。
  这样具有优势的教育资源是靠金钱换来的。该学校培训为期三个月,分三个班依次进行,基础班31900元,提高班32900元,冲刺班33900元,加起来总共98700元。餐费和住宿费三个月共8400元,如果基础薄弱的学生报六个月的话需要196400元。
  接近20万的开支,相当于读大学的几倍费用,但一些家长依旧愿意赔上数年的积蓄换取孩子的未来。
  北京通州宋庄镇,是“北漂”艺人的乐园,大大小小的画室在这里扎堆占据了美术艺考市场的大半江山。达人画室在一栋六层楼的写字楼里面办公,也是宋庄占地面积最大的高端画室。2018年,该画室首次招生,就揽下1700名学生。和强大的师资相比,这所画室用见缝插针的方式把学生的时间全部占满,各种类别的班型看得人眼花缭乱。
  电话咨询收费情况,接待人员介绍说花费大约从3万元至9万元不等(不含住宿及生活费)。事实上,这家画室的分班比一般画室更为复杂,设有清华设计班、央美设计班、综合设计班、影视动画班、美院造型班、重点班等等,班级的层次决定了学费的多少,但老师们并不会对一个来咨询的人透露更加具体的情况,只有当你交上报名费的时候,他们才愿意对你和盘托出。
  除此以外,保证文化课不能“瘸腿”还是重要的一环,一周上三个半天的文化课,其余时间都在学画画,加上文化课额外的费用,保守估计花费15万元才够。一位男子替妹妹来考察该校,直呼准备艺考的钱快赶上在县城买半套房子了。
  培训班甚至对外宣称,可以签署艺术考试保证过关协议,保过的学校也有所不同,普通一本是一个价钱,“211、985”是另一个价钱,老师也愿意上一对一的美术课程加练,当然费用也要额外收取,如此估算,画室从一届学生中就可以收取2500多万的培训费。
  艺考产业链悄然成型
  与宋庄一河之隔的河北省三河市燕郊,有一所中央美院附属中专美术学校,这是教育部唯一直属的中等美术专业学校。全国各地无数的考生都对它虎视眈眈,因为考取这所学校,不仅能够获得北京户口(落户中央美院的所在地北京望京),还可以有保送中央美院的机会。
  该校招生处的老师透露,每届1000多个报名的学生里,学校最多招收200人,而这200人中会有40个人最后被保送中央美术学院。文化课是学校单独出题,自主招生,出题方向比较偏北京市中考的方向,主要考查基础知识。文化考试课的分数在230分左右,100分的题基本平均每科要达到80分以上。
  招生处的老师还透露,学生录取后需要提供中考的准考证、成绩单以及教育部门的盖章回执,这些都要报教育部,至于成绩能不能过关或者成绩合格不合格,教育部会审批把关。学生获得北京市户口后,可以在北京参加高考,虽然招生严格,但诱人的条件使得无数学生和家长期望离它近一点、再近一点。
  该校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教学楼里夹杂了全国各种口音,小黄是黑龙江考来的,他坚持不懈报考这所学校,一直到第三年才被录取,像他这样的复读生学校里并不少见。
  离该校只有200米左右的悦榕湾公寓附近,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艺术培训机构。某机构咨询处员工王先生,他的女儿也在这家机构备战考试。老板以前是商人,几年前让孩子到燕郊备考,发现其中商机以后买下了整整一层上千平方米的公寓楼,专门招兵买马从事美术培训。
  大量的培训班中,有人甚至打着名校协议班名义向考生做出“保证”:至少获得一所学校的专业合格证,否则将退还学费。例如北京一知名培训班宣传:“5万元保证通过本科”、“19万元保证通过重点本科”、“29万元保证录取5大知名艺校”。
  业内人士透露,通常培训班会夸大省统考的难度,抓住学生考前焦虑的心理,说服考生交钱上包过班,但事实上这几万块跟白交了一样,因为几乎每10个学生就有8个会通过统考。
  培训班的老师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一位内部人士称,多数的培训班会找北影与中戏的毕业生来授课,有的甚至找就读的学生。
  急功近利之下,收买考官、代买合格证、泄露考题、开办高价的包过班与协议班等现象也屡有出现。2014年上海戏剧学院的卓姓教师,私下收取高额培训费开设辅导班,不但提供“考题秘笈”开“小灶”,甚至声称为“打点”考官向考生家长索要21.5万元。事件曝光后,一审被判有期徒刑6年。
  每年艺考季来临,很多艺考生少则报考四五所院校,多则奔波于南方北方多地的十多所院校,有业内人士匡算了一笔账:每1万名艺考生大约能创造1.5亿元规模的艺术培训市场。
  当然,培训之外,和艺考有关的吃穿住行已经出现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中国传媒大学附近,还有专门定制服装的门店,为考生定制上镜西装,甚至有专门做造型的店铺。在北京师范大学门口做鸡蛋灌饼的张女士乐开了花:“现在考生来考试,来买灌饼的人也多了不少。晚上11点了还有不少人来买。”
  备考炼狱:深夜也集训
  一般来说,艺考培训需要四到六个月的时间,几乎每一家培训机构都会采取半军事化管理模式:上交手机,早晚课定时练习,班主任跟班检查作业,这是培训班的“常规动作”。学生偶尔才能获得外出放风的机会。
  冯菲学习的是空乘专业,这项专业花费并不如其他专业高,但对自身的要求却很苛刻。她在培训机构里整整待了五个月,每天必上的课程有形体、礼仪、化妆、普通话、英语课甚至还有解放天性课。她们在课堂上练习芭蕾动作、微笑时顶瓶子、夹扑克牌以及站走蹲这些基本动作。冯菲分在茉莉班,因为这个班级里的女孩子身高都在165cm—168cm之间,这并不是空姐理想的身高,更为出众且有舞蹈基础的女孩子分在玫瑰班,而那些身材微胖需要控制体重的女孩子分在了蔷薇班。
  培训老师按照班级进行相应的训练,“那段日子枯燥得像军训一样难受,有时候笑得脸都僵了,有什么办法呢!”冯菲很无奈,培训到一半的时候,老师会根据学院的情况帮她们选择学校,无论考得多么差,你都会有学校上:“一般来说,保底的是当地旅游学院,还有被戏谑为‘考个位数都能进去’的学校。”当然,冯菲很争气,她考上了中国民航大学,现已应聘到海南航空北京分部。
  舞蹈考生们习惯把培训叫做集训,对每一个舞蹈生来说,集训是逃脱不了的噩梦,开筋和伤病的疼痛也抵不过坚持的意志。
  林珂现在在北京舞蹈学院舞蹈学系,两年前她在北京报了一个私教小班备战艺考,每天早上六点钟就要起床练早功,围着一幢大厦跑到天亮,上午要进行基础的腹背肌训练,下午是芭蕾基础课,傍晚六点半开始进行剧目排练,跑完步后,要去上晚功,晚上十点结束腹背肌组合训练以后,林珂才能筋疲力尽地回到宿舍休息
  “和我一起去北京集训的有五个同学,我看着她们一个个放弃,最后只剩下我自己。”林珂很心疼父母的付出,一个月要负担12000元的学费,排练的剧目和技巧组合项目单独收费,花钱像流水一样。每天晚上她看着上铺的床板掉眼泪,不敢和妈妈打电话诉说自己的经历。
  临近考试,她又开始给自己加练,老师陪着她改动作到很晚。“出了考试排名回家的路上,我妈才和我说,我腰伤去医院的路上,她跟在我后面哭了一路。”林珂说自己最难忘的就是这一天,考上想去的学校才算对父母有了交代。
  刘美茱进入的培训机构环境要更加开阔一些,决定参加艺考以后她特意从山东滨州来到北京考察了一圈,但她并没有在花销高昂的北京培训,她选择了天津的一所小型培训单位。每天早上六点,几个同学会在天津师范大学的“钢笔尖儿”下开嗓练声。
  她坦言:“我一开始并不习惯这种方式,但我们学的专业也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也要感受那种氛围,只能慢慢接受。”每天按照教材按部就班地上课,晚上老师还会布置点小作业,如果不按时完成后果会很严重。
  美茱嗓音资质很好,如果不来北京参加艺考,她也能进入一个省内不错的大学,但播音主持是她的梦想,遗憾的是她并没有考上最想去的学校,最终被浙江传媒学院录取。
  遥不可知的未来
  艺术考试阶段也有很多潜规则。著名演员杨子表示,有女艺考生直白地对他说,是不是只要陪他睡觉就能让自己进北电或者上戏。北方某艺术院校的一位教授则直言:“大多数艺术考生的家庭,都有一本血泪账。”
  个别女生不惜牺牲尊严人格向招聘考官乃至导师抛去“肉体红包”,也有教授利用学术与职权之便大肆财色尽收。
  据《重庆晚报》报道,2009年,中央音乐学院一位70多岁的知名博导,主动向校方坦承自己“潜规则”一位女学生。该事件经媒体披露后,有关艺术院校黑幕的话题再次成为业内谈论的热点。
  当下,“艺术培训老师”越来越多地被人们赋予一些象征性——良好的社会地位、丰厚的经济收入、轻松的自由职业状态。自然的,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非专业者,冲着这股吸引力而来。
  一名中央音乐学院学生告诉记者,一个钢琴系学生授课,每小时收费在100—300元间,而教授则是500—1000元不等,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可达1500元。以此估算,一名普通的钢琴教师,一年仅收3个学生,收入也可达5万—10万元。而中传的学生去外面代课一节课是500元,川传等普通的学校出去代课可能就只有100-200元。
  某培训点内的表演类艺考生。
  久久现在在天津音乐学院钢琴系念大二,她小学开始就和妈妈从河南来到北京求学,在她的记忆里,一节课的学费从小学的100元涨到中学的500元,如今她上教授的一节课就要1500元。久久说:“我也觉得学音乐不应该这么贵,但现在好像形成了一个怪圈,自己当时学的时候觉得太贵不合理,但现在轮到自己出去教课内心又觉得要把自己花出去的钱再挣回来。”现在,久久和她的同学兼职代课一个月就可以挣一万多块,加上父母的生活费还能剩下不少钱。
  对于家长来说,学习艺术更像剧场效应,所有人站起来看戏,自己再也没办法稳稳地坐着。更多的时候他们是通过孩子学习来抚平自己的焦虑,甚至有些家长只注重考级和比赛的结果。对此,一位民乐培训的老师说:“我们并不鼓励只教授考级曲目,大部分的曲子都是学生应该掌握和理解的。考级证书也不如原来吃香,只有中国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家协会颁发的证书含金量比较高。”
  在中央音乐学院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除了烧锅炉的不教钢琴,其他人都在教钢琴。”“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家的保姆,每天看教授上课,两年时间弄懂五线谱、会弹几首曲子,就辞职教起了钢琴。”著名钢琴家刘诗昆也曾感叹:“这种事情,在北京太多太多了。”
  艺考并不会以考上大学作为终结,毕业后的出路多种多样。李涛的想法是,如果可以顺利考上中传,毕业后希望去央视工作。
  但事实上,大多数播音主持专业的毕业生并不会出现在全国观众的视线里,二三线城市的电视台、广播电台将会成为他们的首要选择。表演系的学生只有极少数接触到有利的资源,一炮而红;舞蹈系的学生可以到歌舞剧院从事表演;音乐系的学生选择出国继续深造或者去考文艺团体的编制;美术系的学生可以去设计服装或者专业绘画。学艺术的这条路上,大部分人都是垫脚石。
  未来,他们中可能有不少人,会重复着今天培训老师的职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