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朴树逃课、休学、家里蹲,院士父亲如何教育出音乐才子

编辑:csm351
2021-11-30来源:百家号
分享:
  朴树有多牛?想必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了。
  出道三年,与金庸、王菲并列入选十大文化热门人物,宋柯为了他专门成立麦田音乐,各种音乐大奖拿到手软……
  少年朴树,更是狂傲不羁。
  身为班长,带头逃课,混完三年高中,最后拼了半条命才考上首师大。结果,上大学后公然与老师作对,逃课、休学、家里蹲、差点去刷盘子……
  从叛逆少年到青年偶像,从辍学回家到公认才子,今天的朴树,离不开他背后的这个男人。
  如果说朴树的一生是神话,那造就朴树的他,堪称传奇。
  他就是朴树的父亲,濮祖荫。
  01▼
  濮祖荫先生,是我国空间探测“双星计划”发起人之一,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北大教授、博士生导师、朴树的父亲……
  他是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得者,美国物理学会AGU年度国际奖获得者……
  每一条,都足够他炫耀一辈子,他却和校园里任意一个老年人毫无差别,满头白发,朴实无华。
  濮祖荫出生在1937年的上海,时局动荡,一家人颠沛流离,直到9岁回到南京,才算安稳下来。
  对于少年时代,濮先生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风华正茂的年纪,恰好中国结束了上百年屈辱和十几年战争,举国上下一片欣欣向荣。
  “我们一心一意学习,把考大学和国家的名言联系起来。”彼时的他在最好的年纪,遇上了最奋发的祖国。
  也正因此,他选择了五四运动的摇篮、科学民主的发源地北大。
  初次踏入北大,他就被北大“大师有大师的风范,青年老师有青年老师的风采”深深折服,励志要将终生献给北大,献给自己热爱的物理科学。
  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从1962年毕业至今,从留校任教到退休,他一生致力于教书育人,学术研究。
  作为学者,他一丝不苟,勤勤恳恳,时至今日,朴树仍记得,“小时候很多次半夜醒来,都见到父亲在工作。”
  他发表和合作发表的论文高达270篇,SCI引用2600多次……
  作为老师,他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一定要把颗讲透讲好”,是他给自己的目标;
  为了讲好电磁学,他听完了同行老师的所有课程,把出书教授家的门槛都踏破了;
  一位学生在网上留言道:濮老师的电磁学课生动活泼,他似乎知道你想听什么,总是能抓住你的注意力。
  学生只知道电磁学课好,却不知道他的备课书上密密麻麻全是问号。
  这样的痴迷与认真,在如今对待音乐的朴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这,也是他给朴树最好的家教——言传身教。
  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他将一生献给科学,看似疏于管教儿子,却用最好的方式给了儿子影响他一生的人生态度。
  只是,生活成长在北大家属院,濮家的孩子,却走了最“离经叛道”的道路。
  02▼
  小时候的朴树,无异于家属院的其他孩子,听话乖巧、成绩也好,班长、中队长都当过。
  尤其在哥哥以8分差距无缘北大附中时,他更被寄予厚望。
  然而,他最终还是以0.5分的差距落榜。从小一路平坦人见人夸的朴树遭遇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残酷现实。
  也是这一次打击,为朴树后来的青春期忧郁症埋下了种子。
  尽管父母什么都没有说,朴树却觉得脸上无光,“真是觉得低人一等,你没考上,你爸妈都没法做人。”
  上初中后,偶然一次姨妈来家里住,对朴树的母亲说,好像很久没见朴树笑过了。
  身为妈妈的刘萍隐隐觉得不对,便带着儿子去看了心理医生,诊断结果是青春期忧郁症,测试结论“差3分变态”。
  那个年代,去看心理医生,在很多人眼里相当于间接承认精神病,哪怕是现在,也依旧有人抵触。
  而在父母的眼里,孩子的健康快乐远比外人的眼光重要。
  后来的朴树,开始“离经叛道”,身为班长,却带着八个同学逃课,结果自是被撤了班长。
  此后,朴树开始不合群,话少,失眠。
  唯一的慰藉,是哥哥留下的吉他,也是这把吉他,为他打开了全新的世界。
  甚至,把父亲给他买的游戏机偷偷卖掉报了一个吉他班。
  不可否认,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里,儿子如此,说是“不务正业”毫不为过。
  而在濮教授的眼里,“我自己不懂音乐,但我尊重孩子的兴趣,音乐是他的生命,正如学术是我的生命。”
  不出意外,朴树没有长成“小濮祖荫”或者“小刘萍”,或者说,濮家的孩子都成为了自己。
  中国式家庭里,所谓“好的人生”,大都是走父母认为“好”的路,可是,子女仅仅是父母生命的延续,而非意志的继承。
  大学的第二个学期,朴树再也找不到读书的意义,毅然决定休学,他回去问父母。
  父母只告诉他,你长大了,你的决定你自己做,但如果你问我们意见,我们是反对的。
  尊重孩子这件事,对于大多数父母并不容易,但朴树的父母确实做到了。
  儿子的决定,尽管在他们看来幼稚,却并没有阻止。但父亲仍悄悄地奔走一个月,为他保留学籍一年,他怕儿子哪天后悔了。
  在对儿子的教育中,他们给足了自由和尊重,只为他健康成长。
  退学后的朴树,浑浑噩噩地过着每一天,如同大多数普通的年轻人,轻浮、狂热、不靠谱。
  这个年代的父母子女之间不可避免地少有沟通,但父母也没有给他任何压力,任由他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
  休学在家的朴树,偶然一次看到母亲自愿报名去当知青的经历,明明一路颠簸苦不堪言,但她们却一路唱歌,满心兴奋。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做一件事情什么都不为,什么都不畏,只为了心中的热爱。
  直到两年后的一天,父母试探地问他“要不你去刷盘子?”这时的朴树才意识到,年轻,并不意味着无需代价。
  03▼
  1996年,也许是生计,也许是压力,朴树开始尝试卖歌,第一次,就是麦田音乐。
  很快,朴树出名了,回家更少了。有一年,朴树回到家,妈妈刘萍对他说,“我听了你的歌,你这两年是不是过得不开心?”
  朴树一下子就哭了,原来父母看似“放手”,依旧处处牵挂,藏着最深沉的爱。
  在粉丝的眼里,朴树是不能笑的,而在他们眼里,朴树笑了他们才放心。
  他们记得儿子的第一张专辑是什么时候发的,也记得儿子的《生如夏花》之后10年没有出专辑了。
  所以当2013年儿子开第一场在家乡的演唱会,他们悄悄地问儿媳妇,要银行账号。
  他们不知道演唱会门票多少,便想着给她打五千块,“买两张票应该够了吧?”
  做了一辈子学术研究,已是古稀之年的二老第一次踏入与学术相去甚远的世界,他们怕世界忘了儿子,要去给儿子增加两个观众。
  成名后的朴树和父母之间,如同两条平行线,在公众的视野里毫无交集;
  但在人生选择上,又大相径庭,同样真挚坦诚,同样淡泊名利,同样坚韧独立。
  人到晚年,他们早已学会放手,得体退出,这样的相处之道,何尝不是父母子女之间的最高境界。
  也是这样的放手,才让朴树一直感恩,一直努力着。
  2017年,《猎户星座》问世,被问及创作初衷时,不善言辞的朴树憋了许久才说,“因为我的妈妈。”
  “妈妈,我希望你活得长久,能亲眼看到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这一年,朴树44岁,但依旧像个孩子。
  一路走来,朴树的父母像传统父母一样,和儿子的沟通不多,却满心牵挂;
  他们又不似传统父母,给足其自由,任其生长,让他自己“找到梯子,翻过墙,发现更美的风景”。
  关于教育,无数的家长在追求着孩子功课的第一名,追求着他才艺多样、奖状无数、学习优异。
  在网络上,有这么一句话:“你进入不了重点高中,就进不了重点大学,进不了重点大学,你这辈子就完了。”
  至今,这句话仍是无数父母践行的标准,这就是他们眼中的成功。
  可是,所谓成功,是为了什么?成功之后又将如何?
  多数父母没有教过孩子这个问题,甚至,他们自己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让孩子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不在乎外界的眼光评判,尽己所能,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发光发热,自己给足自己幸福感,难道不是成功吗?
  少有父母能意识到:孩子,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父母的影子。
  资料来源:
  北大人物:《濮祖荫:祖法先哲荫及后学》
  《鲁豫有约:访谈朴树》
  《如是——朴树:奄奄一息过,才是真的我》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