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产业资讯 > 正文

在线教育兴起 长沙家庭教育每年培训费以万元为单位

编辑:csmes
2018-04-14来源:新浪网
分享:


制图/王斌
 
  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岳霞 实习生 喻萍
  周日8时30分,长沙某所外国语学校就读初二的张诗怡同学,在家中的一台电脑前准时进入网上课堂,开始了在线学习。而在一些培训机构,早起赶来上课的学生们行色匆匆,络绎不绝;还有一些家住得远的学生,由难得周末休息的父母开车送来上课。但是对于网络在线教育而言,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地赶场,只要有一部电脑、一个安静的小环境,就足矣。
  方便快捷,能跨越时空局限,享受到更多的名师资源,是在线教育快速发展的最天然优势。急速发展的在线教育也因这种天然优势,在互联网时代,成了增长最快速的教育新形态。
  A 数据
  长沙家庭教育每年培训费以万元为单位
  数据显示,2016年下学期和2017年上学期,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总体规模约19042.6亿元,占2016年GDP比重达2.48%,这是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2017年12月27日公布的“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中的数据。
  最近一篇文章《课外班花掉全家一半收入!补课老师年收入200多万 家长陪课连奶茶都舍不得喝》刷屏。“课外班花掉全家一半收入”,这个数据采集点在沈阳市,长沙的情况有没有这样夸张?
  据记者了解,一个孩子,一年以万元为单位的培训费,已经成了长沙家庭教育费用投入的基本标配。小学低年级培训以艺术特长为主,小学中高年级开始专注奥数和学科培训。到了初中,学科培训不仅超前,而且“一对一”“一对二”,稍有名气的老师收费越贵。而到了高中,面临高考,无论是学科培训还是特长培训,都到了“烧钱”的级别。最近,全国各地艺考如火如荼,孩子在考场拼杀,家长在后方支援。多位考生受访表示,为了参加艺考,少则花了六七万元,多的则达到20万元。艺术类“一对一”培训,有的高达两三千元一小时。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31个省份2017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长沙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4万元大关,达到41131元。按这个数据来算,对长沙家庭来说,“课外班花掉全家一半收入”也是平常现象。目前长沙市最低工资标准为1580元/月或1430元/月,这也意味着不少收入踩红线的家庭,对这样的培训费用望尘莫及。
  B 机遇
  在线教育快速发展,长沙推出在线学习中心
  在线教育涵盖领域十分广泛,包括早教、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目前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1700亿元左右,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2000亿元,用户约数亿。
  有数据统计,中小学课堂上任何一个知识点,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十个以上的在线课程。
  “我觉得在线教育是时代给我们小地方的孩子带来的福音,我们可以跟长沙的孩子甚至全国的孩子一样享受名师资源。”孩子在岳阳县一所中学就读的张女士表示,暑假孩子到长沙来参加一个夏令营后,对长沙的老师和同学的学习氛围念念不忘,“虽然她现在只能在家乡读书,但是我们也报了好几个网络课程,就像到长沙来上课一样。”
  利用在线教育来破解农村学校的师资不足、师资不强局面,是多农村边远学校的浏阳市正在进行的尝试。“我们农村学校,英语、音乐、美术这三门课程往往缺少专业教师。现在好了,孩子们坐在教室里,就能看到其他学校优秀教师的讲课,还能和老师及其他学校的学生进行问答交流,网络联校对我们的帮助真的很大。”浏阳市澄潭江镇上江教学点邹红霞老师介绍。过去两年里,浏阳市人民路小学、黄泥湾小学、浏阳河小学成功申办省网络联校示范性学校。浏阳市开展“网络联校”的先进经验和优秀做法成为全省建设网络联校的范本。
  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也是适应时代的需要。今年长沙市推出中小学生在线学习中心,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卢鸿鸣表示,这是时代发展的需要,新一代信息技术,尤其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正在不断改变教育教学,对教育产生日益深远的影响。
  现在只要你是长沙市中小学生,登录人人通平台,就可以免费共享名师课程。这是今年长沙市开通的中小学人人通云平台——中小学生在线学习中心,“在线学习中心”是由市教科院集全市数百名各学科专家和骨干教师,按照新课程标准和长沙使用教材版本开发的本土优质课程资源。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各年级的基础性资源,全部免费对学生开放。
  “有了这个平台,我可以不出门在家里学习,再也不用爸爸妈妈在假期接送我去培训班,也不用再交那么多课外补习费了。”南雅中学初二学生陈雅雯表示。
  C 弊端
  有的孩子自律不够,上网课的效率差
  由于网上能选择的名师资源多,选择跟孩子使用在线教育的,多是自身教育程度较高的父母,对新型教育形式和业态有比较高的认同和比较深的了解。
  程健,本身就是教育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孩子正在读初一。去年她没有再报传统的培训班,而是在一家在线教育平台报了三科。“来上网课的老师是他们年级比较有名的老师,师资是完全可以保障的。”相对于传统的培训班,网上课程只要平常五分之一的费用。
  不过程健看重的不是费用,“我更看重的是,孩子在线上课,省去了孩子耗在路上的时间和父母亲接送陪读的时间,性价比非常高。”“性价比高”是程健对在线教育最肯定的地方。程健说,孩子从小到大,上培训班,不仅是接送问题,还有孩子在上课时,家长不得不在外等待的时间成本问题,“特别是上课地点在东塘或者侯家塘的话,堵车严重,停车也不方便,真是太累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线教育,至少把家长解放了出来。
  一年的实践后,今年程健没有再报网络课程,开始回归到传统的培训班学习。为什么有这样的转变?
  程健说,还是孩子自律不够,上网课的效率差,“最后孩子竟然在上课时偷偷地玩起了游戏。”程健表示,造成这样的状态,跟孩子本身自觉度不高有关,跟在线教育的天然缺陷也有关,“上网课的老师在屏幕里,看不到孩子上课的真实状态,相互沟通也不顺畅。”
  记者用程健的账号登录到一节化学课堂。上课中,老师会提出一些问题,跟老师的沟通通过直播屏幕右边的对话框进行,有的孩子上着上着课,就开始把对话框当QQ,跟熟悉的小伙伴聊起天来,聊嗨了,直到被老师禁言。
  “所以我感觉这种在线教育的方式更适合自律的孩子,他们能够管理好自己。”程健表示。
  受访者李先生,研究生毕业,孩子现在读高一,对在线教育的使用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一般用于难题的解决,比如他有什么题不会,或者哪个内容不太会,他就有目的地搜索课程进行解决。”李先生认为这样使用效率更高,让在线教育成为孩子查漏补缺随时可问的“先生”。
  D 监管
  几乎没有准入门槛 课程质量良莠不齐
  对不少不太懂在线教育的家长来说,在网上选老师,完全看广告。事实上,有些老师的“口碑”,也属于在线教育网的营销产品。
  “技术上是工信部门管,内容是教育部门管,但注册又在工商部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说,在线教育是个新生事物,相关的监管体系尚未建立,在线教育平台几乎没有准入门槛。
  2018年初湖南最大的教育圈盛会,主题就是“在线教育”。在这次“2018湖南在线教育产业峰会”上,猫课创始人蒋晖发表了演讲,主题为:“如何把在线课程从0卖到3000万+/年”。他分享了猫课从2009年至2017年三个不同阶段,从定价、流量模式、成交模式、学员规模及遇到问题等话题。在他的分享中,就提到了在线教育如何包装老师的问题——“老师大神化”,培养“粉丝”学生。
  “如何卖课”,也是这次在线教育大会讨论得最多的核心问题。对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做教育虽然有情怀,但是赚钱也是必须的。如何把教师和课程打造成产品,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另外,线上直播课程的效果客观评估标准没有建立,据记者了解,目前都是各教育公司“自成一套”,这种评价标准更多从业绩考核上入手,这也是为什么在线教育要努力“造神”的原因。
  这个时候,所有业态里卖产品时出现的广告夸大、鱼龙混杂等问题,在“在线教育”领域同样存在。格子教育CEO周星介绍,目前在线教育卖课方式主要是直播和录播,直播学生体验好,但是对老师要求高,对学生时间要求高;而录播则可以让课程有积累、对老师没要求,但是学生体验不够好,“不过目前卖课大半规模是录播。”周星表示。
  为什么多采用录播?因为目前快速发展中在线教育的自身不足,影响了学习体验的愉悦感。“老师,我这边死机了。”“对不起,孩子们,我掉线了。”这样的对话,经常出现在目前的线上授课直播课堂里。在线教育业内人士蔡芬分析,线上授课直播平台对网络环境要求较高,卡顿现象出现概率很高。张诗怡形容,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好像“吃饭时被一个小石子磕了下牙”。出现这样的情况后,张诗怡要赶紧进QQ群去求助平台的老师,老师一般会指导她怎么样去检查网络或者更换浏览器等。“有时候一节课搞这么几次,上课的兴致就没了,因为老师讲的重要问题可能就错过了,后面可能还要重新花时间看重播。”
  在线教育未来三年会怎么发展,潭州教育董事长周有贵表示,2020年还是靠购买流量的机构全都会死。在他看来,做教育有几样东西是不会变的,核心是课程,不管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怎样发展,最本质的东西还是教研实力。
  给教育产业戴上质量“紧箍咒”
  文峰
  毫无疑问,在线教育是传统教育的一种补充。用好了,那它不仅有助于个人的成长,而且有助于缩小地区教育差距。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中小学生已成为新生代网民的主要群体之一。可以说,网络是这个群体学习知识、获取信息、交流思想、开发潜能的好平台。
  不过,我们必须明白,在线教育的关键词仍是教育,而不是商业。教育是非常严肃的一个话题,它关系个体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一种教育模式要行稳致远,其核心要件当然是人才。只有优秀的教师,才能上好课。好的课程一般都有好的教学体验。然而,好的教学体验与受学生欢迎不是一码事。要知道,刻意吸引学生眼球的教学不一定就是好教育。我们希望寓教于乐,可是别忘了,寓教于乐必须重视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教应该是内容,乐应该是形式。内容决定形式,形式服务于内容,二者既不可偏废,其地位也不可颠倒。现在,我们有些教育机构,商业铜臭味太重,眼睛里只有人民币,没有人民和底线。它们不是在诲人不倦,而是在“毁”人不倦。这一现象尤其值得注意。
  因而,我们应该从顶层设计开始健全监管体系,给所有商业教育模式都戴上质量“紧箍咒”。孩子是我们的明天和未来,教育市场如果出现问题,那监管的手段就应该及时作为,查漏补缺。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Large data sharing More